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1称呼
    被吓了一跳的麦麦咬着饼干,无辜地望着司空弘,一副俨然被吓傻的模样。

    “哎哟,舅公吓到你了是不是?!”瞧见麦麦的傻样,司空弘连忙收敛了自己的气势,一脸疼爱地望着季白怀里的小豆丁。

    这画面转变的够快!

    哪怕画风转变的再快,刚才的那一番话确实搔到了严博的痒处,他的父母不待见季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有他在的时候还好至少面子上过得去,可他不在场呢?!

    伊芸的态度已经告诉他答案。

    再怎么不喜欢自己的妈,那也是他的亲生母亲,血缘上的联系是断不了的。他也很希望自己的媳妇儿能被家里人接纳,至少在他无法顾及到媳妇儿的安全时,他们想到的是保护而非落井下石。

    “我不否认,你说的都是事实。”严博的脸色有些阴沉沉的,如同他现在的心情。

    司空弘勾了勾嘴角,一双眼睛紧盯着季白,“那你的意思呢?!”

    严博的意见怎么样从来都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当事人的意见才是最重要也是最为关键的。

    别看季白一副温温和和的模样,但从他的那双眼睛里司空弘似乎看到了年轻的自己,一样的野心勃勃一样的不甘平凡,正如他如今在娱乐圈的发展,也正如他在严家的地位。

    为母则强,这四个字不管放在谁身上同样适用,尽管季白是个男的。

    他可以不在乎外面的人怎么看他,不在乎伊芸如何待他也不在乎严家的佣人用什么样的眼光看他,可换成麦麦却不行。身为严博的继承人,哪怕麦麦姓季也改变不了他身上流着严博的血这个事实。

    任何人都不能因为他的身份而轻慢他的孩子,哪怕是严家人都不行。

    包厢里面是良久的沉默,除了窝在爸爸怀里专心致志啃饼干的麦麦外,在场的成年人都陷入了良久的沉思。

    就在气氛快要凝结而窒息时,包厢的门被叩响了,随即是服务员端着热气腾腾的菜肴流水般上了桌,当然大部分都是根据孕夫的口味点的菜。

    “先吃饭吧,有什么事吃饱了再说。”司空弘不舍得季白跟麦麦饿肚子,打破了这一室的沉寂。

    不等司空弘说完,严博已经动手给季白布菜了,毫不客气丝毫没有餐桌礼仪的将菜端到了季白面前,还很贴心的给他倒了被温开水。

    看着一大桌子好吃的饭菜,而自己只能啃着硬巴巴毫无味道的饼干,麦麦表示很郁闷,刚想扯麻麻的衣服要吃的,却被他爹先一步抱了起来塞进婴儿凳里面,随手塞了一根新的饼干给他。

    “”麦麦。

    这下,麦麦就更加郁闷了。

    好几次拉扯他爹无果的麦麦,急了。

    “麻麻”

    “麻麻”

    最先听到麦麦叫唤的是时刻关注他的司空弘,第一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紧接着的第二声第三声,让司空弘大感意外。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麦麦身上。

    不是第一次听到‘麻麻’这个字眼的季白实在是没有办法习惯,尤其是在公众场合里猝不及防的听到这一声声的交换。

    嘴角不自觉的微微抽搐,什么时候才能改正这称呼

    “麻麻”嚷嚷着扭过身去张开手要抱。

    季白无奈的伸手将婴儿凳里的儿子抱出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再一次郑重其事的纠正儿子的称呼,“麦麦,是爸爸,不是妈妈。”

    一到爸爸怀里的麦麦,将手里拿着的饼干随手就丢了,揪着季白身上的衣服爬了起来,一双小脚稳稳的站在爸爸的腿上,指着盘子里的肉丸,“麻麻”

    再次将儿子抱起来坐下,严肃认真的纠正儿子的称呼:“麦麦,是爸爸不会妈妈,爸爸。”

    被揪下来的麦麦,相当的不安分,总是想站起来伸手去抓盘子里的菜,奈何人小力小被爸爸压着肩膀挣脱不开,干脆就打滚撒泼似的在爸爸怀里一个劲儿的闹腾。

    “麻麻”

    麦麦毫不配合的称呼让严博忍俊不禁,生怕惹怒媳妇儿似的憋着笑。

    而身为舅公的司空弘对麦麦天真无邪的称呼并没有感到任何的郁闷,反而看着季白那张窘迫不已的脸,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季白不死心,干脆连饭都不吃了继续给儿子纠正称呼,誓要将妈妈改成爸爸,可偏偏麦麦像是在跟他作对似的,不管他什么说怎么教怎么哄,就是不该,一个劲儿的叫着麻麻麻麻的。

    看了好一会儿的严博,闷笑着从媳妇儿的怀里将儿子拎了过来,奖励似的在他那张肉嘟嘟的脸上啃了一口,夸赞道,“干得好,儿子!”

    看着‘助纣为虐’的严博,季白心里一阵无力。

    有了这么一个‘助纣为虐’的爹,也不晓得这个称呼会被麦麦这个小家伙惦记多久,在家里也就算了,这都在外面、在公众场合里被儿子叫着‘麻麻’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他可没有忘记被麦麦第一次叫麻麻时,黄伯那张色彩缤纷的脸。

    这下被他爹抱在怀里麦麦有些焦急,望着色香味俱全的菜,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憋了好一会儿,张了张嘴,“拔拔”

    “”

    那一瞬间,严博的脑子里好像有什么炸开了,愣了好半晌才转动着僵硬的脖子低下头去看怀里的麦麦,目光有些发直,显然是被惊着了。

    “拔拔啊!”叫着严博,麦麦胖嘟嘟的手指指着桌子上的饭菜,咿咿呀呀的嚷着,很明显这是在找爸爸要好吃的。

    被惊着的严博抹了把脸,表情有些诡异,看着怀里的儿子,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过来。

    “拔拔”

    难得的给严博好脸色看的麦麦,也不在乎多叫几声,只要有东西吃他都可以配合,至于为什么?看他那双小眼睛一转不转的盯着面前那盘清蒸的牛肉丸子就知道答案了,某种程度而言,为了吃,他可以暂时选择屈服的。

    云里雾里的严博伸出筷子戳了一个肉丸子挪到了麦麦面前,清了清嗓子,“再叫一声爸爸。”

    美食就在眼前,麦麦的口水都滴了出来,扑腾着想要伸手去抓,严博的手一手,扑了个空,着急不已,扭头去看捉弄自己的爸爸,焦急地喊道,“拔拔,拔拔”

    听见如同这天籁的声音,严博忽然升起了逗弄的心思,将人掉了个头,对着媳妇儿,让他再喊一声妈妈。

    “拔拔”

    没有得到丸子,再一转身就瞧见季白,麦麦委屈极了,张开胳膊就想扑腾到妈妈怀里,可惜抱着他的爸爸没有撒手,只能白费力气。

    严博没撒手,季白也没有伸手去接。

    司空弘放下手里的筷子,没有出声,兴致勃勃的等着看麦麦的反应,看看这个潜在的小吃货会不会屈服于美食的淫威之下,听他爹的话再叫一声妈妈。

    身为当事人的麦麦,等着一双大眼睛,委屈的都可快哭了。

    他那可恶的爹不撒手,那边的妈妈也不伸手抱,吃的就在眼里没抓着,委屈的不行,看着季白喊道,“麻麻麻麻。”

    那要哭不哭的可怜巴巴的模样,让季白一阵心疼,也不晓得改气还是该笑,最后还是任命地将严博怀里的儿子抱了过来。

    “叫爸爸。”完了,还是忍不住给儿子纠正称呼。

    到了妈妈怀里的麦麦,直接把头埋在季白怀里不起来了,撅着小屁股对着他爹。

    麦麦这个反应,让司空弘爆笑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