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2委屈你了
    “哎哟,麦麦实在是太逗了,小吃货就是小吃货哈哈哈哈哈”

    看着躲进媳妇儿怀里的儿子,严博张嘴就把筷子上的丸子给吃了,随后拿了一个新碗夹了一个放在碗里,细心的捣碎了递到媳妇儿面前,示意媳妇儿给儿子喂肉。

    再怎么膈应麦麦,严博的心里还是疼他的。

    摇摇头,将埋在自己怀里的儿子揪了出来,调转了方向,捧着碗将里面的丸子碾碎。

    紧盯着肉的麦麦口水都流下来了,滴滴答答的,两条眉头皱得跟毛毛虫似的,直到吃到了心心念念的肉,那张小脸才舒展开来,乐得跟花儿一样。

    看得司空弘又是一阵大笑。

    包厢里凝滞的气氛因着麦麦有所缓解,孩子果然是家庭的调节剂,这顿饭吃得也算是宾主尽欢。

    临散席前,司空弘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两个厚厚的红封塞进季白的手里,捏了捏麦麦那张肥嘟嘟的脸,“这是麦麦满月很百日的红封,当时我没在场,现在补上。”

    也不晓得是不是司空弘的话起到了作用,季白并没有过多的抗拒他的接近,只是很不习惯忽然冒出来的舅舅。

    吃过饭又拿到红封的麦麦,穿着虎头鞋,在包厢里面四处乱窜、东摸西蹭,严博借故要带着麦麦去解决生理需求,其实是想把空间留给季白和司空弘。

    刚才的那一番话,严博不得不承认,认祖归宗对季白来说确实是有利而无一害的可行办法。平白多了一个舅舅疼,他媳妇儿说什么都不会离开他,在这样的大前提下,对他对季白并没有什么损失。

    至于什么产业什么份额,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他又不是没有能力养活媳妇儿孩子不贪图他那点,当然司空弘要是给他媳妇儿,他也不好说什么。

    随着严博和麦麦的暂时离开,包厢里面只剩下季白和司空弘面面相觑。

    良久,司空弘叹息似的说道,“你跟你母亲长得很像。”完全跟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

    “像不是正常的吗?!”要不然季东为什么会那么死缠烂打的咬着他不放,无非就是他这张脸跟他母亲长得一模一样勾起了他那些痛苦不堪的回忆。

    司空弘笑笑并没有反驳,透过季白的那张脸看着记忆深处那张艳丽到极致的脸,慢慢的跟眼前这样精致如画的脸孔重合在了一起。

    “可我不是她。”不会懦弱到任人欺辱也不会懦弱到任人宰割。

    但凡她当初能够强势一点,聪明一点,她也不会沦落到香消玉殒的地步。面对威胁,除了妥协难道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是啊,你不是她。”他这个外甥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势,只是被严博的笼罩下没有人发现季白的强,离了严博的他,在那一刻气势瞬间就强盛了起来。

    扮猪吃老虎,从来都不是谁的专利,显然他这个外甥做的很好。换一种说法就是,严博将他保护的很好,不需要他去面对外面的风风雨雨,这一点严博确实比季南做的要好。

    想起季南,司空弘一阵气闷。要不是他人已经跟芙蕖长眠于底下,肯定要揪出来狠狠的将他暴打一顿,才能稍微泄一下心头之愤。

    “我们司空家的班底都在国外,国内的根基不深,当年没能及时阻止也是因为如此,”司空弘整个人有些萎靡,“舅舅我没有孩子,这辈子也不打算要孩子,所以司空家的一切在我百年之后都会交给你。”

    “可能你不想要,可是你身上留着司空家的血这一点是无法抹掉的,有了这一层身份,我晾严博的父母也不敢对你做什么,门当户对从古到今都是上流社会的通病。”

    什么上流社会,自诩高人一等,无非就是有了经济实力得到了更好的教育资源有了更好的教育素养,到实际上呢?可能为了家族的资产抢了个头破血流、罔顾亲情,比一般的普通人还不如,虽说他们没有钱也没有得到更好的教育。

    世事无绝对,可能他的看法太过于片面,但在他的心里很多时候都庆幸自己能够继承父辈强盛的集团,比一般人过得轻松些,最起码无需在钱财上发愁。

    “确实,你说的这些话我都无法反驳。”为了孩子,季白不能不考虑一切不可知的因素。

    “我知道你还很不习惯我这个忽然冒出来的舅舅,不过没关系,时间还长我们慢慢接触,让我了解你,也让你了解我。”司空弘笑笑,欣喜于季白态度的软化,没有急切的要求季白跟着他回去。他的这种做法,成功赢得了季白的好感,哪怕只有一点点。

    面对他的妥协,季白点点头,算是应承了他的话。

    没一会儿,严博变带着昏昏欲睡的麦麦回来了。

    见麦麦困了,司空弘也很识趣先一步告辞,只是临走前冲着严博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虽然他的人品不好,但是他的专业从来都是首屈一指的。”

    严博了然的点点头。

    抱着麦麦的季白扭过头去看他们,什么人品?什么专业?!他们在说什么?

    从媳妇儿怀里接过陷入熟睡的儿子,抽出纸巾帮他擦了擦汗,接过包就这样以左手儿子右手妈妈包的形象走出了包厢,季白紧随其后。

    正往外走的夫夫两人,谁都没有留意到躲在柱子后面那鬼鬼祟祟的身影以及那微弱的拍照声

    把熟睡的儿子安顿好,严博便拉着媳妇儿上了床。

    当然,这三个是字动词还是名词,看季白那张略显疲惫的脸就晓得了。

    “我认司空弘会不会对你产生困扰?!”

    严博亲了亲季白汗湿的额头,深情地看着季白的脸,“你做的一切都不会是我的困扰,而且司空弘本来就是你舅舅,血缘关系是无论如何都割舍不掉的。”

    就像麦麦跟他,哪怕他妒忌麦麦在媳妇儿心中的位置,恨不得将他打包送走,可是当麦麦今天那一声‘爸爸’将隐藏在他血脉深处的那一抹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父爱给唤醒了。

    再者,司空弘说得对,在他父母的观念里面门当户对的什么世家淑女才是他们儿媳妇的首选,像季白这样要身世没身世要背景没背景要文化没文化的演员压根就不适合做严家的儿媳妇,尤其季白还是个演员。

    在娱乐圈混的基本上没几个干净的,这是他们对演员的认知,尤其严磊还是开娱乐公司的,里面的弯弯绕绕几乎都领教过了。哪怕季白生下麦麦,也不能让他们对季白改观,要不是儿子的模样完全就是一个缩小版的他,或许伊芸对季白更加不会有好脸色看了。

    别以为出头的都是伊芸,要不是有严广航在背后支持,她怎么敢胡闹到如今这个地步。什么病啊什么不舒服啊,那都是借口。

    “委屈你了。”严博叹息着说道。

    本以为搬出来可以让父母对媳妇儿改观,现在看来也是他的痴心妄想,什么距离产生美那都是不存在的,还连累麦麦受欺辱。

    严家老宅里面都是一群看碟下菜的狗东西,就算麦麦姓季不姓严,都会是他的继承人,跟媳妇儿肚子里的孩子一样,联合外人来欺负他严博的孩子,简直是活腻歪了。

    脑子里想了很多,其实时间只是眨眼间,听着严博沉稳的心跳声,季白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们是夫夫,不需要说这么见外的话。”

    再者说了,他季白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