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3不爽
    生怕外甥吃亏的司空弘,在瞧见季白的态度软化之后,立马安排人手准备即将到来的宴会,他要将季白介绍给他那些商业伙伴同时也向外界宣布,季白将会是他的继承人。

    他期待这一天已经期待够久的了。

    随着辉煌高层半数落马,笼罩在众人头上那一片乌云终于烟消云散了。身为受害人之一的季白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关注,反倒是好几位小透明因着这事彻底的红了一把,其中最让人觉得惋惜的还是那不堪受辱跳楼自尽的少女。

    除了罚没他们的个人财产外,鉴于他们有恐吓、威胁甚至谋取他人性命及财产的实证,纷纷被判处无期徒刑、有期徒刑。至于那名医生也得到了自己应有的惩罚,鉴于他自首、为局里提供有力的证据的前提下,刑罚减轻了不少,但即使是这样,他也要在牢里蹲上五年。

    一切随着任凡的离世、案件的尘埃落定,这一出掀起圈内狂风暴雨的恶劣事件终于尘埃落定了。这一起恶劣事件引起了国家对娱乐圈的重视,下定决心整治这一浮躁的圈内气氛,最为主观的就是,影响青少年成长的、引发社会不良风气的电视剧、电影遭禁。

    为了从根源上解决这个问题,各大平台的、剧本但凡涉及要敏感题材的纷纷被强制勒令修改,屡教不改的那就去局子蹲着,什么时候愿意改、什么时候改完了,你再出来吧。

    在国家如火如荼的行动里,季白耍大牌缺席什么音乐盛典的消息压根就砸不出任何水花来,就连之前在网上叫嚣着命苦的谭晓晓也歇了气。

    而严博也迎来了苦逼的上班日,在家没羞没臊的过了一周,严博不得不收拾好心情去上班,临走前还黏糊糊的在季白脸上亲了好几口,“别累着了。”

    索性今晚中信地产要举行什么周年庆典,会提前下班让所有员工梳妆打扮参加,严博想借此机会让所有人都认识一下季白,免得有些不长眼的狗东西欺负到他头上。当然,司空弘也会在邀请的名单里面,毕竟主动承认关系跟被动承认关系的差别是不同的。

    “不用了,晚点严博会接我过去,谢谢你的好意。”刚哄睡了麦麦还没来得及换衣服的季白就接到了司空弘的电话。

    被拒绝了司空弘也不在意,“既然严博去接你,那我就不操那份心了,我让人给你做了一套礼服,回头你穿上去参加晚宴吧。”

    明言要求季白要穿着他提供的礼服去参加晚宴,这个要求可以说不算过分,季白想也没想点头应下了。

    “我知道了,晚点见。”

    “晚点见。”司空弘笑笑,挂了电话。

    中信地产的周年庆典,分为内场跟外场,内场一般都是公司内部员工参与的,基本上没有外人。但外场不一样,邀请了各大公司的领导人还有不少的新闻媒体、还有不少国际知名艺人到场参加。

    而严博的初衷,就是带季白参加外场,让所有商业合作的伙伴都认识一下严家的二夫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意外的是,严博瞧见季白身上那一套价格不菲的手工定制西装时,只是挑了挑眉闷声不吭,甚至还很体贴的替季白整理了一下领带,“裤头不会勒吧。”

    顾忌季白怀孕,愣是将裤头做成了松紧型的的不伦不类,把好好的一套高定弄成了运动装?!估计西装的制作者听见客户那么奇葩的要求都要哭了,真难为他们能做出这套完全跟其他西装别无二致的款式。

    扯了扯松紧裤头,讶异于司空弘的贴心,也佩服与师傅的手巧,这一套穿在身上压根就看不出他微凸的肚子,“刚好,这下完全看不出我肚子里还揣了个宝贝。”

    对于这点,季白很是满意,毕竟他也可以算是个偶像,也需要一点偶像包袱的。

    轻轻地拍了拍肚子,临下车前瞟了一眼‘荔城酒店’那俗不可耐的酒店名字,以及那配套的金碧辉煌的‘荔城’二字,无一在跟世人炫耀着这酒店老板的财大气粗。

    严财大气粗博和季白肩并肩走向了那灯火通明的宴会厅,在踏入那光怪陆离的世界的前一刻,严博的脚步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跟季白错开了距离。

    那一脚,似乎跨越了两个世界,从寂静到喧嚣、从万籁俱寂到觥筹交错,场景的变换就只发生在瞬间。

    “真热闹。”

    在场的大部分都是严博的生意伙伴,见他领着季白前来,纷纷猜测季白的身份。倒是有不是圈内人惊愕的望着他俩,不自觉的开始猜测季白到底跟严家二少爷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严二少会对他如此的礼遇。

    碍于场合没有跟媳妇儿有过多接触的严博低声在他耳边说道,“先去找点东西吃,我去应付几个麻烦人,待会儿去找你。”

    季白点点头,应下了。

    他知道严博不想他受委屈,可他实在没有精力去应付眼前的这些魁魅魍魉,累得慌。觥筹交错尽虚佞,推杯换盏无真衷,果然不管过了多久,始终都无法适应。

    严二少的到来引发了一波小**,而司空弘的到场彻底点燃了整个宴会的气氛,‘lotus’的东家、国外知名企业家、慈善家空降荔城,而且还参加中信的周年庆典晚会,是不是意味着严博跟他的关系匪浅。

    是不是跟严博关系匪浅,他们不知道,但是跟季白的关系肯定不简单。

    如何不简单?!但凡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无视在场对他投以注目礼的宾客,径自往季白所在的方向走去,随后在季白身旁坐下了。更让他们感到惊悚的是,季白在大庭广众之下甩他脸,居然还笑呵呵的哄他吃饭。

    天啦噜!这个季白到底是何方神圣?!

    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下,季白将他端来的所有食物都给推开了,因着反胃而有些发青的脸在旁人看来就是当众打脸。

    “不合胃口?!”看这些小点心做的那么精致味道应该不差,怎么就恶心反胃了呢?

    对奶油反胃的季白忍着喉间想吐的**,把那些点心有多远推多远,忙端起一旁的柠檬汁灌了几口,把那汹涌澎湃的恶心感给压了下去。

    “我对奶油反胃,”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关系,他如今是见不得闻不得奶油的那股味,别的东西倒是没多大感觉。许是上次被麦麦那一手奶油给恶心到了,直到现在都觉得异常的恶心。“把它拿开。”

    听见恶心反胃这两个词,司空弘哪里敢怠慢,连忙将它端得远远地,还招呼服务员给他拿了杯柠檬水,“喝点柠檬水压压。”

    季白也不跟他客气,接过来喝了两口,完了感慨道,“真好喝。”

    闻到那股味唾液腺就开始疯狂分泌唾液的司空弘,在心里感慨着怀孕之后不管是男是女口味都让人捉摸不透,想当初芙蕖怀孕的时候还让他从国外寄点什么虫,光是听到那个名字都让人毛骨悚然。

    司空弘的眼神有些飘忽,嘴角隐隐带着笑,看来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嗯,透过他的脸想起了故去的刘芙蕖、他的妹妹。

    再怎么心大,遇到这样的事情再怎么体谅再怎么宽心,季白还是很抗拒,尤其司空弘还是用那深情的目光透过他回想他妈。

    很不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