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4搅黄
    眼看着季白成为了舆论中心的焦点,严博连忙挥别商业伙伴快步走向他们所在的包围圈,以不可忽视的状态,坐在了季白的身旁,“司空先生怎么窝在这里不出去走走?!”

    就算同意季白认祖归宗,但却不代表可以任由他接近季白。

    “这边的环境好,空气也清新。”环顾了一周,将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这是在说他组织的周年庆典乌烟瘴气?!严博挑眉,“既然这样那司空弘先生就好好享受这一片清新的空气吧。”

    皮笑肉不笑的搂着季白先一步离场,接下来的场面全部交给严磊负责。

    刚刚到场的严磊正和别人谈笑风生,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家亲弟搂着弟媳妇的肩膀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了。真的就这么走了,把这么大的一个摊子留给他,算这么回事?!

    “你老是这样坑大哥真的好吗?!”被坑的次数多了,季白对严磊莫名多了一丝心疼。

    反倒是坑人的那个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十分不要脸的回道,“大哥就是拿来坑的,不然做什么兄弟。”

    呵呵,严磊这会儿应该很后悔跟他做兄弟、塑料的那种。

    “带你去吃点东西,然后我们回家。”

    外场可以交给严磊处理,但内场严博身为公司的老板却不得不露面,那群都是在他手底下为他打拼的员工,哪怕公司福利再好,在公司的周年庆典上老板都不露一面确实说不过去。再者,比起外场的氛围,媳妇儿要享受内场。

    他如何得知?!

    看季白的状态就晓得了,从入场那瞬间开始公司的女同事开始向他靠拢,两分钟不到他这个当老板的就被挤到天边去了。

    什么时候他公司的女同事能扛得住他的威势,跟他媳妇儿聊得那么好,俨然一副男闺蜜的模样。

    被女性同事包围的季白,笑了笑,“最好的保养方法就是早睡早起、三餐正常,少吃煎炸辛辣的东西。”

    “早睡早起、三餐正常感觉跟几百年前的生活一样。”

    “工作量那么大,不加班已经很好了还三餐正常?饿起来我脸自己都吃,哪能顾忌那么多啊。”

    “就是说啊。”

    中信在业界的福利是出了名的好,但相应的工作量也很重,有收获就有付出,公司里一个小小的前台外面的人抢破头了都想进来,竞争不可谓不激烈。

    因着怀孕而导致的皮肤光滑靓丽的季白,也不晓得盖如何教导她们正确的护肤知识,毕竟作为一个男人来说,用洁面乳跟水乳已经是对皮肤最大的保养了。可以说,他的皮肤能这么好,大多数都要归功于肚子里的孩子,他不清楚别人怀孕是什么样的,但就他怀孕的状态来看,皮肤确实是越来越好了,有时高茜云还会追问他用了什么牌子的面膜,为什么脸蛋能白的发光,毛孔小的几乎看不见。

    就在大家围着季白聊天之际,严广航和伊芸夫妇姗姗来迟,环顾了一周没有瞧见小儿子,反倒是出现了一张陌生的面孔。

    “这位是?!”伊芸见司空弘风度翩翩、气度不凡,场内不少商业伙伴对他也是恭敬有加料想身份不简单,故而主动凑上前去。

    瞧见来人,司空弘只是挑了挑眉,这就是季白的那位恶婆婆?!果然人不可貌相,一副雍容华贵的模样,内里确是各种的阴险毒辣。

    为了避免场面尴尬,严磊主动担起了中间人,“爸妈,这位是‘lotus’的老板,司空先生。”

    “司空先生,这是我父母。”

    “幸会!”严广航主动伸手。

    “久仰大名。”

    不知为何,严磊居然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到了电闪雷鸣,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我那边还有人需要招呼,你们慢聊。”

    伊芸眼睁睁的看着他临阵脱逃,一双眼睛给雷达似的扫视了一圈都没有发现严博人。

    “要是严夫人要找严二少的话,可以去隔壁厅看看。”

    被识穿了目的的伊芸也不尴尬,冲着司空弘笑了笑,“让司空先生见笑了。”

    而在内场的夫夫二人完全没有预料到伊芸会亲自来逮人,甚至还带了司空弘这么一个小尾巴,晃晃悠悠的就过来了。

    季白捧着杯子听见舞台上开奖的声音,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就抽出了一个笔记本电脑、一部肾x、一部什么家用清扫机、最差的也有三四百块钱一个的电饭锅,一个空奖都没有。福利之好,让季白十分眼红,“待遇这么好,我都想跳槽了。”

    “你来的话,我给你弄个位置,”严博凑上前去,“总经理夫人,怎么样?!”

    “我可没有自虐的倾向。”严博这么精明能干的人都忙成什么样了,换做是他,估计连公司大门都不用走出去了,他还是老老实实的演戏实在,“你怎么有空过来了,不需要上台讲话?!”

    严博拉开椅子落座,“忙也不能忽略你,再说了我们是一家人,陪家人不是很正常的事?!”

    “你是嫌不够乱。”明知道她们都怀疑,偏偏他还主动把话柄递到她们面前,是嫌弃他的娱乐新闻不够多么?

    严博瞟了他一眼,“怎么会,我说过的,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你不喜欢做的事。”

    “你觉得我会信你吗?待会儿我先回去,你自己回吧。”

    “我喝酒了。”

    “还有司机,你花钱请司机是用来开车的,严先生。”别指望他会心软,这种事情是不存在的。

    严博没说话,眼睛始终紧盯着季白,眸子里满是神情,那副模样在外人看来确实老板在众目睽睽之下试图对季美少年白下毒手。

    然而还没等季白走出这个宴会厅,伊芸便走了过来,目的很明确,她就是冲着季白来的。有这么一个儿媳妇,伊芸真的觉得她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奈何小儿子跟护什么似的护得死紧,想找个下手的机会都没有,更气的是她花那么多钱雇了那么多的水军抹黑他,反倒让他越来越红。

    想到他那狐媚样,气得牙痒痒。

    督见伊芸来者不善的身影,季白很是淡定的拍了拍严博的手背,“我觉得回家之前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聊一聊,你觉得呢?!”

    敌人来势汹汹,严博蹙着眉,脸上不自觉的浮现出一丝的困扰。

    “你”

    还没等伊芸的话说出口,严博先一步阻挠了她,“妈,这里是公众场合,有什么话我们私底下谈。”

    碍于场合,伊芸只能憋着气,重重的点了点头。察觉到别人的目光,愣是扬起了一抹温和的笑容,只是这抹笑容出现在她那张扭曲的脸上,显得有些狰狞可怕。

    搂着媳妇儿的肩膀,护着他从伊芸身边走过,扭头督了一眼在角落里的某人,淡淡别开了眼。

    憋着气的伊芸紧随其后,在大家好奇的目光中,上了楼。

    楼上是休息室,是酒店专门设置的,为有需要的酒醉人士休息的地方,没想到刚开始没多久反倒是被他们用上了。

    刚进门还没来得及坐下,伊芸就迫不及待的开口,“你们什么时候离婚?!”

    忍无可忍的伊芸早就抛弃了那些所谓的风度、涵养,甚至连装疯卖傻都不不愿意装了,目的只有一个,让季白离开严博、离开严家。

    他们严家传承了百年,哪一代不是人才辈出、哪一代不是跟世家名媛联姻?偏偏到了她这一辈,冒出了这么一个演员媳妇?还是个男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