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5谁的舅舅?
    简直就是耻辱,性别她可以不在乎,反正是能生的,可他的职业跟家世背景,始终都无法忍受季白的存在。哪怕他为严博剩下麦麦,哪怕他人品样貌样样出众都好,唯独孤儿这一条,她无法忍受。

    你可以相貌平平、你也可以学识贫乏,但唯独家世这一点伊芸是不能忍的,这是最基本的原则问题。风流归风流,但婚姻是婚姻,能够容忍季白存在那么久,已经是极限了。

    “家世真的有那么重要?!”严博不能理解这个概念,所谓的家世所谓的传承很多都不适应时代的发展为什么这些人还那么固执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坚持,国家经常倡导推陈出新,什么叫推陈出新,就是指对旧的文化进行批判地继承,剔除其糟粕,吸取其精华,创造出新的文化。

    伊芸捏着手提包,咬着牙,运气,“重要!重要到让人发指。”

    从孤儿院出来的季白哪怕外在形象再好,始终无法掩盖骨子里的那一股穷酸气,把自己塑造成多么的清风霁月难保不是看在钱的份上跟她儿子一起,毕竟严家根深树茂,光是一个头衔都让所有人疯狂,何况还是正式。

    “是不是只要有家世,你就能接受任何人,包括季白?!”

    伊芸的眼神有些复杂,“事到如今你还想帮他?!”

    养育了严博三十多年,从未觉得自己这个儿子如此陌生过,为了一个外人敢于对抗父母,还搬出去跟那个狐媚子共筑爱巢,还有比这个更气人的事吗?!

    “他是我媳妇儿。”言下之意,不帮媳妇儿他帮谁。

    “我还是你妈呢。”

    宁愿护着一个外人都不愿意睁眼瞧她这个当妈的一眼,有他这样不孝的儿子吗?!一个两个都是不省心的,就没瞧见过这么不孝的儿子。

    严不肖子孙博,冷冷的督了他妈一眼,拉着季白坐下扯过一旁备好的摊子盖在季白身上,还很贴心的塞了个枕头在媳妇儿的后腰上,“别冻着了。”

    “”季白。

    他压根就不冷,这么故意的做派也不怕伊芸当场就炸了。

    伊芸对她这个冥顽不灵的儿子已经绝望了,直接在季白对面坐下,开门见山,“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能离开我儿子,钱还是名?!只要要求不过分,我一定满足你。”

    听到这话,季白忍不住挑了挑眉,他是真的很想撬开伊芸的脑子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果可以的话。

    “你觉得你有什么东西是值得我离开他?!”不说孩子,严博有颜有钱又疼他,哪怕他是个穷小子就凭着他疼人的劲儿,他说什么也不会跟他分开,更何况他们之间还有孩子。

    再者,他当初跟严博结婚也不晓得他就是严家的二少爷啊,说一千道一万无非就是伊芸看不起他,才折腾出那么多事来。

    伊芸咬牙瞪着季白,下一刻就被一袭黑色西装的严博阻挡了她的视线。

    别生气!别生气!千万别生气!生气的话就前功尽弃了,不能生气。在心底默念着告诫自己的伊芸,捂着剧烈起伏的胸口,慢慢平复了心情。

    “贪心不足蛇吞象,我奉劝你一句,见好就收。”

    拍了拍严博,让他挪出位置不要阻挡他的视线,跟伊芸斗法从未畏惧过的季白怎么可能就此退却,哪怕他有一颗尊老爱幼的心但不代表别人会接受不是。

    “我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什么叫贪心不足?我贪你们家什么了?难道我没钱吗?难道我没房吗?难道我没工作没收入吗?!”季白嗤笑道,“虽说我的职业是演员,但不代表我就能随意被人污蔑,有些事我不想追究不代表我不晓得是谁下的黑手,我不揭穿只是为了顾忌某些人的面子,不要把我的不计较当成心虚。”

    被季白的话堵得心肝脾肺肾都疼的伊芸,不怒反笑,“呵,你的事业难道不是严磊帮你的?你拍的那些戏、拿的那些片酬难道不是仗着我们严家的这棵大树?就你那破公寓就这么点大你也好意思跟我说房子?!”

    来之前她可做足了准备工作,哪有那么容易就被季白的三言两语打发了,不解决季白这个后顾之忧她做什么都没精神、没动力。

    为什么伊芸那么执着于家世,真的就如外界所言的那样为的是那人身后的经济实力?为的是那份涵养?都不是,她要是真的介意什么家世门楣就不会主动跟吴家谈论婚姻的事情,她介意的一直都是季白这个人。

    除了在他的家世上做手脚,伊芸实在是找不到其他理由来整他了。水军、黑子雇了不少,人都快被黑出翔了愣是一点事都没有,每次都能来个神转折愣是将他捧红了;不给他资源吧,愣是心安理得的待在家里吃喝玩乐压根不当回事,偏偏这样的态度还有不少人上赶着找他拍戏,你说气不气人。

    “我自己的劳动所得,再破那也是我一分一毫挣来的。”

    “呵,”伊芸冷笑,“如果我没忘记的话,那房子你已经卖了吧。”拿咸丰年代的旧账来跟她扯,是不是有点过了呢。

    季白点点头,“确实是卖了,还把卖房子的钱搞了点投资挣了比之前几十倍的样子,”顿了顿,似乎不够刺激似的,“对了,那位帮我搞投资的就坐在我隔壁。”

    当初卖了那套公寓,钱都交给严博打理了,也没多过问,反正银行卡里面的钱不断的往上涨,他花钱的地方少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片酬啊、代言费啊什么的都放在卡里面,密码跟账号严博也有,偶尔能看见信息提示说转出去多少,没过一个月都会有更大一笔钱进账。

    闻言,严博的嘴角微微勾起,握着季白微凉的手,巍然不动。

    被当众塞了一大口狗粮的伊芸梗得慌,“无论如何,我是不会承认他的存在,也不会承认他是严家的儿媳妇。”

    “你”

    “谁说小白是你们严家的儿媳妇?明明就是女婿不对,应该叫儿婿。”司空弘推门而入,吓了伊芸一跳。

    “不好意思司空先生,我们正在处理家事,请你避让一下,谢谢。”伊芸僵笑着脸,很明显不欢迎司空弘这个不速之客,“家事。”怕司空弘听不懂人话似的,着重声明了‘家事’二字。

    “家事?!”司空弘关上了休息室的门,冲着伊芸笑了笑,“这里没有外人,确实是适合谈家事。”

    伊芸的脸色阴沉沉的,对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叫司空弘的中年男子十分没有好感。反倒是季白有些讶异的看着他,他是怎么摸到这里来的?!难道外场跟内场可以混场子?!

    哪里是混场子,很明显就是司空弘跟伊芸的屁股后面偷偷摸过来的,但自认为隐秘的偷听了好久。

    “司空先生,这是我们严家的家事。”

    “唔,没错啊,这也是我们司空家的家事。”

    他是季白的舅舅,出现在这里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为什么要惊讶?他有什么理由需要离开这里吗?没有吧。他明摆着是来给季白撑腰的啊,要不然这样的什么商业宴会他才不稀罕来,狂蜂浪蝶扑面而来烦不胜烦。

    “司空弘先生”

    像是恍然大悟一般,司空弘别过头望了季白一眼,“哦,怪我没有介绍自己,我再次介绍一下,我是龙腾集团的总裁司空弘,也是季白的舅舅。当然,lotus也是我心血来潮的一个产物,不需要太过在意。”

    心血来潮的产物?!一个轻奢品牌,排队还买不到的奢侈品在他嘴里就这么不值一提?等等她刚才听到了一个字眼,舅舅?!谁的舅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