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6反击的开始
    “等等,你说你是谁的舅舅?!”

    拿捏着季白身世做文章的伊芸坚决不能接受自己的如意算盘就这样落空了,忽然冒出来的一个歪果仁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什么集团的老总,同时也是季白的舅舅。事情太过于巧合了,不得不让她怀疑这一切都是策划好来忽悠她的。

    “看来,严老夫人的耳朵不太好,建议你有时间可以去医院检查检查,毕竟上了年纪了不是。”

    被讽刺的伊芸眉角抽了抽,硬是忍下这口气,扯出一抹僵硬的微笑,“看来我儿子花了不少钱请你来演这场戏啊,为了不让季白扫地出门,你们的准备工作做的不少嘛。”

    “也是,严家的大门进来了谁都不愿意离开,毕竟我家小博在业界也是有名的钻石王老五,想嫁给他的名媛都能排到首都去了,是我也不舍得走不是。荣华富贵、豪车名宅都是唾手可得的东西。”

    见伊芸说的起劲,目视着她的三人也没打断,任由她侃侃而谈像看笑话似的。

    “你妈的臆想都能拍一部电视剧了,不去当编剧真的是浪费了。”季白啧啧称奇,实在是佩服伊芸的脑洞。

    严博垂下头,拉着季白的手,不声不响。

    反倒是司空弘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追问两句,让伊芸尴尬不已。

    “原来季白在你们严家活的那么嚣张的啊,我怎么看着他过得苦哈哈的,出入都是公司配的那辆小破车,吃的是剧组提供的饭盒。”

    “呃苦肉计谁不会使啊,你看看他身上穿的,手上带的那样不是小博的钱”

    听到这里司空弘连忙打断,“哎——有一点我需要解释一下啊,现在季白身上穿的这套衣服是我买的,还有收据呢,你要不要看看?!”

    伊芸的脸瞬间涨红,“就算他现在穿的这身不是,那以前的总该是吧。”

    说句良心话,还真不是。季白其实很少置办衣物,平时拍戏有戏服、参加活动也有广告商提供服装,他真正穿自己衣服的时间真的很少很少。如今怀孕了,穿的也是以前的旧衣服,根本没打算置办,毕竟孕夫装穿的次数不多,也没有必要专门去准备。

    至于手表啊什么的,也是认识严博之前买的,跟严博结婚之后,说大手大脚花钱,豪车名宅什么的也没看到,至今之后的这套梅园的别墅也是在严博名下。

    伊芸的话提醒他了,趁着自己还年轻能挣钱的时候也是该买几套房子,哪怕放着不住也好,最起码房子不会贬值比白花花的钞票搁在银行里面被别人拿去投资要来得好。

    “妈,你说够了没?!”

    听得耳朵都快长茧子的严博,抬头望着她,脸上面无表情十分淡然,完全没有被伊芸的话影响到一丝一毫。

    伊芸愣住了,被严博脸上的表情给吓住了,呐呐的不知晓如何开口。

    “季白确实是司空弘的外甥,你不相信他的身份尽管派人去查,”严博对伊芸是彻底的失望,折腾了那么久闹了这么久,也该够了。“我说过,季白这辈子都会是我媳妇儿。”

    她考虑的从来都不是她两个儿子会不会幸福,而是她能得到什么好的名声有什么值得拿出去可以给人吹嘘的资本,归根结底,就是季白不能满足她那日益膨胀的虚荣心。

    “你想的从来都不是我们想要的。”

    说完,严博把季白拉起来,轻声说道,“回家。”

    那蒲扇大的手掌搭在他的腰上,宽松的衣服在他的动作下变得贴身,显出他微凸的肚子。看着严博那小心翼翼护着的姿态,伊芸像是被开水烫到一般,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等等!”

    季白的肚子让她想起了麦麦,她的第一个孙子,严博的儿子。恍惚中记得严博说麦麦是从季白的肚子里出来的,因着没有亲眼目睹事实故而伊芸对麦麦是季白生的这一点心存疑虑,尤其是麦麦户口本上的名字姓季而非姓严,让她对麦麦产生了怀疑和不满。

    瞧着季白四肢纤细,肚子微凸的模样,以及严博下意识的姿态,让她的脑海里形成了一个荒唐的念头,季白真的怀孕了!?

    什么时候?男人真的可以怀孕?!

    伊芸的脸色忽青忽白,目光却死死地盯着季白的肚子。

    司空弘往前走了几步,遮挡了伊芸的视线,端着温和有礼的架子,“既然严老夫人不相信我,那尽管派人去查好了,我随时恭候你的大架。只是希望下一次见面,我能看到和外界评论一样的严老夫人。”

    像似不够刺激一样,司空弘一直在强调伊芸‘严老夫人’这个话题。奈何伊芸根本就不接这个茬,她如今所有的关注点都在季白的肚子上,哪里还会在意司空弘说什么,就算他现在叫她老妖婆都不见得季白的肚子来的冲击力要大。

    “没什么事妈你还是早点回家陪爸,”严博淡淡地阐述道,“与其在我们身上花费心机还不如去管管爸的那些烂桃花。”

    严广航年轻的时候很招人,哪怕如今的年纪大了,但是身材、样貌保养的很好,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五十多的人,再加上身家丰厚,想要攀高枝的女人绝对不比他们两兄弟的少。如今这浮躁的社会,只要有钱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何况只是一个小三。万一小三转正了呢?

    “你爸都那么大年纪了谁稀罕他。”

    “呵—你不稀罕大把小姑娘稀罕,你不信可以回头去看看。”严博讽刺道。

    伊芸的心当即咯噔跳了一下,想到临过来之前严广航那副笑眯眯的模样不得不让伊芸心生警惕,她年纪大了不管怎么保养始终比不上外面那些鲜活小姑凉的青春靓丽。

    咬着唇衡量一下利弊之后,伊芸虚张声势地说道,“事情我会查清楚的,别以为这样我就会认同你们。”

    说完,急忙把儿子推开打开门快步往外走。不管是真是假,她都要亲自去验证,至于其他的事情回头再料理,反正季白就待在严博身边不会跑。

    “既然你岳母走了,那么接下来也该商量一下,你什么时候跟我回去认一下门。”

    季白轻轻摇了摇头,“这事不着急,以后再说吧。”

    相认是一回事,回去认门又是另外一回事,就现在的情形而言他也不适合到处走动,也不想走动,至少在孩子没有平安的出生之前,他是不打算离开夏国。

    目光落在季白微凸的肚子上,司空弘点了点头没有过多的为难,他什么都计划好了,只要季白点头答应一切都会正常有序的进行,也不需要过多的纠结什么时候反正季白会回去的。

    “不过,你刚才跟你妈说的那些话是真的吗?!”

    据他的认知里严广航可以称得上是护妻狂魔,搞外遇这样的事情一向都跟他没什么关系,怎么这会儿到了严博嘴里就变成了背着妻子在外面乱来的老年人呢?

    望着求知欲旺盛的媳妇儿,严博的眼神里划过一丝狡黠,“有句话叫祸水东引。”

    “”季白。

    “”司空弘。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