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7吴璐的忽然出现
    像是没有感受到季白异样的目光,十分镇定地阐述,“当然还有另外一种说法,死贫道不死道友。”

    与其在这里跟伊芸谈论这些没有营养的话,还不如早点回家洗洗睡,不管是当妈的还是当儿子的,谁都不愿意妥协,场面就僵直在那儿,再怎么争论也是于事无补。

    “今晚我坐飞机回去一趟处理些事情,”司空弘笑了笑,“鉴于你以后都会在夏国,我打算将公司迁回来,以后就不需要你东奔西跑了。”

    “就这样放弃国外市场,合适吗?!”

    季白不是很懂他们商业上的弯弯绕绕,但是一个上市公司的成立并没有那么容易,尤其是华裔企业要想在国外扎根发展,真的太难太难。放弃国外的基业转移到国内,在季白看来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总归是担忧的。

    感受到外甥的关切,司空弘大有老怀安慰的既视感。“只是把公司总部迁移回来,但是会在原址设立分部,派人驻守管理国外的事务,但以后的工作重心会慢慢转移到国内。”

    把企业转移到国内,在很多人看来他此举很疯狂也很愚蠢,放着国外的市场不要转而搬到毫无事业根基的夏国,绝对是脑子瓦特了。尤其在‘lotus’这个品牌正在打开夏国市场这个敏感的时机,总部居然要搬了势必会对股市带来多大的震荡。

    “哦。”见他的态度如此坚决,季白也不好说什么,点点头抬脚便要走。

    被搅和了好心情,季白也不想留在这里让人观赏,“我去一趟卫生间,然后就回家。”

    严博点点头,正想陪着媳妇儿去,奈何被眼尖的余成发现了,死活拽着他上台讲话。季白冲他挥挥手,去解决生理需求去了,完全没有预想到接下来的发展。

    周年庆上的主持人都是公司内部的高层,好不容易逮着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板,哪能那么容易就放他离开,也不怕明天上班后老板会如何收拾他,连忙拦住说没几句话就要下台的严博,“老板,别那么着急着走,有些疑问想要老板你帮忙解解惑。”

    “我相信在场的女性很多都跟我一样,瞧见我们这位硬朗帅气的老板,难免不会心动。不过在心动之余,有个事情想要确认一下,老板,您真的结婚了吗?!”

    一旁的男主持适时吐槽她,“我今晚的拍档真不是一般的八卦,问的这个问题简直就是大家的心声。”

    底下的人发出一阵叫好的欢呼声,为胆肥的主持人给予最热烈的鼓励和同情,但脸上无不挂着好奇的表情,虽说老板手指上带着戒指,可是从未见他带过她过来上班,孩子倒是见过几次,完全就是缩小版的老板。

    严博面瘫的脸上勾起一抹可以称之为笑容的弧度,抬起自己的左手,亮出无名指上那低调而又善良的珀金对戒,“嗯。”

    女主持捂着胸口,夸张的抽了口气,“老板,你不要回答的那么肯定快捷,让我和台下的美女们长期以来的希望破灭了,一想到我们优秀的老板不知道栽在谁手里,我那颗心瞬间就被撕成碎片了。”说着,抱着期待的追问,“那老板,今天夫人有没有跟你一起来?!”

    “你猜。”

    男主持人那紧张的心情被这两个字被戳破了,有些无奈的说道,“老板,你这样会失去我们的!”

    “老板,你应该把夫人也带来的,让我们瞻仰一下夫人、表达一下我们对她的敬仰之情,顺便跟夫人取取经,是怎么把您这位钻石王老五追到手的?!”女主持人颇为遗憾的说道。

    严博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视着,正好落在解决生理需求后回来的季白身上,眼中的深情一闪而过,“时候未到,时候到了自然会介绍给你们认识的。”

    “看来老板的保姆工作做的不错,希望我们很快就能见到夫人本尊。”

    男主持人把握好时机,搭上了话,迅速将话题转移到了接下来的抽奖活动中,放了严博一马。只是严博刚才的那些话造成的轰动段时间内是无法平息了,大家的目光下意识的黏在老板身上,暗自观察着。

    底下议论纷纷的声音,下意识的蹙起了眉,右手无意识的搭在左手上死死的捂住那枚戒指,生怕被别人瞧见似的。

    回头他一定要把戒指给拨下来,拿根链子穿上挂在脖子上,免得时不时遭遇这种刺激心脏没事都要吓出心脏病来了。

    内场一片热闹,外场自然不遑多让,气氛并没有因为谁的提前离场而有所消退。身为东道主的严博自然不能提前离开,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媳妇儿离开。

    周年庆临近尾声时,正准备离开的严博在走廊里面遇到了一个女人,温柔恬静、豁达率性两种复杂的气质交杂在她身上,带着几分莫名的眼熟,“好久不见。”

    严博督了她一眼,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抬脚往前走,和她擦身而过。

    “严博,”她喊了一嗓子,转身追了上去,拦住了严博,“那么久没见,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了?!”

    “我为什么要记得你?!”严博目不斜视摆明了不愿意跟她有过多的纠缠。

    那个女人脸上露出一抹苦笑,“确实,确实是没有必要记得我,我们之间本来就没什么关联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亦或是将来。”

    宴会厅里面人来人往,严博跟一个陌生的、长得还不错的女人交谈,不免让别人怀疑那个女人会不会是他的另一半,传说中的那位。

    暗自揣测着两人的关系,抱着看戏的心态认证的打量着那位娇俏的身影,尤其是那张脸越看越是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看过。

    “说完了吗?!”

    “”

    在严博锐利的眼神下,愣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喉咙像是被人掐住了似的,呐呐的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出国的这一年多里,每天都穿梭在校园的各个角落,用有限的时间拼命学习把脑子塞的满满当当的什么都不去想,原以为这样她就能放下,可现实却在她脸上狠狠地甩了一巴掌。再次瞧见严博时,她的身体比理智先一步出现在他面前,然而还没等她开口,严博已经迫不及待的要离她远远地

    而围观的吃瓜群众,则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在心底嘀咕着,这是什么发展?!不是应该耳鬓厮磨、牵着小手亲个小嘴什么的吗,他们都做好吃狗粮的准备了。

    负责扫尾的余成顺着大家的目光看到了那道落寞的身影,警告的扫视了一圈,走近了才瞧见那落寞身影的主人公。

    “吴小姐?!”

    沉浸在自我厌弃中的吴璐,泪眼朦胧的抬起头看着出声喊她的人,鼻头发酸,下一刻就扑进了余成怀里无声的哭了出来。

    她已经自己变得足够强大,没想到到头来都是白用功,当初如此决绝的离开到底是为了什么?!

    美人在怀的余成,叹了口气,本想拍拍吴璐的背部,但视线之下是一片**的肌肤,在手掌即将落在上面时僵硬的转移了方向继而拍了拍吴璐的脑袋。

    围观的好奇份子,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跟那女的有一腿的是余助不是老板!只是那女的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直到秘书处的小姑娘小声嘀咕着——

    “怎么那么像吴氏集团的大小姐啊?!”

    着啊,原来是吴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