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8争论不休
    吴璐的回国并没有给严博带来什么影响,反倒是余成最近一段时间到了某个点自动自觉下班,第二天又春风满脸的上班,时不时还会莫名其妙的露出笑容。

    余助谈恋爱了,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就连严博都有所耳闻。

    被媳妇儿轰出房间睡了两天走廊的严博,瞧见余成身边散发出来的恋爱的酸臭味,严博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凭什么他就要留在公司里面加班,下属却要抛弃他谈恋爱?!不,这可不行,俗语有言,同富贵共患难,怎么能抛弃他一个人去潇洒。

    “工作完成了吗?!”

    正准备离开的余成冷不丁的被身后阴沉沉的声音吓了一跳,僵硬的转过头双眼正对着严博,拍了拍心脏狂跳的胸膛,“老板,我快被你吓死了。”

    “我交代的事情完成了吗,你就下班。”

    余成很干脆的拍了拍桌面上的那堆文件,“都在这里了,我的任务完成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现在我要下班了。”

    严博的脸色阴沉沉的。

    “老板,我今年都三十二了,我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喜欢的,你不会想留我下来加班吧?!”余成苦着脸,“你要想想,我为什么单身至今,我前任、前前任、前前前任再前前前前任女朋友为什么要跟我分手?!”

    面对余成的哭诉,严博未尽的话只能噎在喉咙里面,冲着他摆了摆手。

    还想着如何脱身的余成瞧见老板的手势,连忙拿起自己的公文包拔腿就跑,生怕严博反悔似的逃似的消失在他眼前。

    余成一走,整层楼就剩下他一个人了。想到下属跟女朋友甜蜜蜜的吃着烛光晚餐,而自己只能在黑灯瞎火的公司里面加班,严博的心就跟浸了黄连一样苦。

    喂了严博苦黄连的季白,这会儿正半躺在贵妃椅上打着呵欠,耳边尽是李秀叨叨叨的声音。今晚是颁奖典礼,参奖的作品是《火玫瑰》,而就在颁奖典礼举行之前的几天时间里,网上冒出了一股黑子。

    黑子背后的人是谁,季白已然不关心了。网上就季白该不该收养小兔这个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大部分人都在谴责季白为什么不愿意收养小兔,也有一小部分人可怜小兔的身世愿意领养小兔。

    那一小部分人的存在,彰显了季白‘恶劣’的品格,甚至还有不少粉丝叫嚷着要粉转黑,而这一切季白是看在眼里的。

    “季哥,今晚的颁奖典礼你不出现真的合适吗?!”

    季白打了个呵欠,“没什么不合适的,反正那个奖无论如何都不会落在我头上,与其在现场遭受所有人视线的凌辱还不如呆在家里睡觉来的舒适。”

    李秀皱了皱眉,在心底叹了口气,“我知道了,季哥。”

    “网上的舆论不需要理会,也不要发表任何言论。”挂断电话前,季白叮嘱道。

    “我知道了,季哥。”

    李秀乖巧的应下,转而给张云也发了信息再三强调季白的意思,甚至还不惜用上恐吓的手段制止张云也接下来的犯蠢行为。

    而当事人本人,则是瞟了一眼严五发过来的调查报告,把手机丢在一旁,拉了拉被子闭眼休息了

    娱乐圈每年一度的盛事,无非就是各大奖项的颁奖典礼,其中最受追捧的就是金棕奖的颁奖典礼。在《火玫瑰》拍摄结束后,李子健将样片送往组委会评选,随着宣传、上映等一系列的动作,可以说是超过预想值。

    只是坐在台下的李子健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作品入选多项奖项而感到高兴,身为主演的季白缺席了这次的颁奖活动,当然他对外的官方解释是身体欠佳尚在休养不出席任何活动,但私底下却给他发了信息说他被黑出翔了、得奖是无望了,为了避免剧组收到牵连干脆就不出席了。

    就一个收养事件就闹得沸沸扬扬,所有的话题都围绕着季白拒绝收养小兔而展开,甚至延伸到对人性这种深度,要说是没人整他说什么都不相信。只是季白的态度很奇怪,不做任何的解释,任由事态的发展,李子健眉头紧锁,在思考自己的选择到底正不正确。

    “你说,我孤注一掷的选择到底对不对?!”

    坐在一旁的制片人瞅着他纠结的模样,叹了口气,“你想想之前季白的那么丑闻,再想想他现在这个地位,凡事不能用眼睛看。”

    被他这么一提醒,李子健这才回过神来,确实啊,每当所有人都觉得他很惨的时候季白都会以所有人都非常羡慕的姿态无比的风光一把,那点丑闻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不痛不痒。

    季白的红是建立在黑上面的,黑的越惨他就越红,所有的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不值一提,而季白确实是有这个实力。

    陪跑的左映轩环顾了四周,凑到李子健身边低声询问着。两人低头说话的姿态,周围的人都看在眼里,碍于场合只能按捺不动,尤其是《火玫瑰》剧组如今的现状跟被架在火上烤似的,进退不得,毕竟在颁奖前夕主演爆出那样的丑闻对剧组的获奖多少有点影响,说句不好听的,季白的最佳男主演是没戏了。

    丑闻爆发的太快,左映轩忧心不已想为季白做些什么的时候,却遭受了主人公的阻挠。面对季白的请求,左映轩不能视而不见,故而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焦灼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同样焦灼的还有身为评选人之一的段继峰,几乎包揽了各大奖项的段继峰难得受邀来参与这次颁奖典礼的评委,在点头同意之前还特意咨询了一下此次入选的奖项里面是否有季白,没想到拎到颁奖典礼前会爆出这样的丑闻。

    “不行,我不同意!像他这种道德缺失的人凭什么得这个奖,要是把这个奖给他了外面的人会怎么评价我们?!不行,坚决不行,我说什么也不会同意的。”

    正在叫嚣的这个人,是演艺圈里的老戏骨,跟他混娱乐圈的人不一样,他一直都是活跃在戏剧、话剧圈里,也算是老戏骨了吗,逢人也要喊一声魏老师。

    “魏老师,你不要激动,我们就事论事”

    “我怎么不是就事论事了?!没错,他的演技确实很出彩,但他的人品不行,”魏老师气得脖子都粗了一大截,“在我看来,演技再好顶个屁用,人品不行那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都值得怀疑,我不希望我评选出来的奖项落在一个道德品行有问题的人身上!”

    这话说的有些重了,段继峰听了都有几分不舒服,“魏老师,能不能听我说几句话?!”

    段继峰给魏老师递了杯水,心平气和地站着,眼神真挚态度诚恳。

    “昂那你说说你有什么见解。”

    对于段继峰这样有才气的年轻人,魏老师也乐于给他机会表现自己。

    “首先,撇开季白人品不谈,在颁奖典礼举行的前夕忽然爆出这样的丑闻,会不会是有人有心构陷呢?!”段继峰看着魏老师从脸红气粗的叫嚣到听到他反问时陷入沉思,眼神里同样划过一抹深思,“丑闻爆发出来的时机太过于巧合了,巧合到让我不得不怀疑是不是有人在故意陷害”

    “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他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