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0争执
    在他印象中的段继峰一直都是谦谦君子的形象,不管再怎么生气再怎么恼怒都好,脸上始终都是那副表情,连一丝情绪浮动都没有,很多时候季白都会以为那个叫段继峰的人只是一台精密的智能机器人,没有感情没有想法。

    “你就那么关心那个姓段的?!”

    叮你的醋王老公已上线。

    季白的脑子里忽然浮现出这么一句话,看着严博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无奈的说道,“我只是好奇。”

    好奇什么?自然是好奇什么事能让段继峰卸下伪装公然和人撕逼了,比他拒绝收养小兔的八卦新闻还要受人关注。

    季白预料的一点都没错,段继峰的最新动态瞬间爬上了热搜榜第一,时间不过是一小时三十五分钟,微博变天了,围绕着段继峰及那个魏老师之间的话题不断的展开。

    峰花雪月:“我就呵呵了,我峰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我们做粉丝的不清楚吗?什么涵养什么表里不一,大话说的打脸不要太疼!”

    山峰明媚华筝好:“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段哥那么生气,那个姓魏的到底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让他那么生气。”

    我胖故我在:“据可靠的情报显示,导火索是金棕奖最佳男主角的该不该颁给季白而展开的。”

    他的一句话,重新把季白的热度点燃了。

    总的来说,事情很简单,魏姓老师认为季白道德缺失,就不愿领养年幼失怙小兔这个问题上纲上线,各种侮辱的字眼喷井似的爆发出来。段继峰听不下去,就自己的见解发表了自己的言论,奈何魏姓老师不愿意听,两人的矛盾就这样产生了。

    同样是评委,明显段继峰的段数要更高一些,虽说他是临时请来的,但相比起常驻的魏老师要来的更深得人心。

    “其实事情的经过很简单,无非就是魏老师说话的语气跟部分词组让人不舒服,段哥出于好心提醒甚至主动弃权已避险,只是某人不依不挠一味心思认为段哥包庇季白。但身为一个旁观者而言,这事段哥确实是无辜的。”

    以上的言论均出自于同一评审团,魏老师已经被放弃了,剩下的人要继续立足于评审团必须要有所表示,而他们作为留下来的评审团献出的诚意就是打压魏老师。

    不能怪他们不顾昔日同僚的情谊,而是魏老师从来都是自视甚高,平时积攒的人缘太差,以至于到这个时刻大家想到的都是踩一脚而非拉一把。

    事态的发展出于季白的意料,没想到他拒绝领养小兔还牵扯到了段继峰身上,对于被无辜牵连的段继峰,季白也不晓得该怎么说他好。明知道他最近这段时间丑闻那么多,还上赶着帮他澄清,也不晓得该生气还是该感动。

    “也是时候澄清一下了,免得大家都以为我是那么好欺负的。”

    严博搂着他的腰,淡淡应了一声,“嗯。”

    要不是媳妇儿拦着不让他解决,哪里还有这么多事发生,想到这事的幕后推手,严博也是头疼不已。在媳妇儿生产前,务必要将隐藏的威胁处理掉,其他什么附加条件都没用,他这辈子就跟媳妇儿一起了。

    在严家老宅跟严广航一起享受下午茶的伊芸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把对面的严广航吓了一跳,“是不是冷着了?怎么好好的打起喷嚏来了呢?”

    “哪里是感冒,估计是你那个混蛋儿子在念叨我。”

    能被伊芸称之为混蛋的也就只有从小极有主见的严博了,“闹腾了那么久还不够啊,我可告诉你啊,到时候收拾不了场子我可不给你擦屁股。”

    碍于媳妇儿的淫威,严广航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孙子了,每次都是趁着儿子儿媳不在的时候偷偷溜过去陪他玩一会儿,跟做贼似的。至于好几次当场逮着他的混蛋儿子,那戏谑的眼神不提也罢。

    “你什么意思?!”伊芸瞪眼。

    “我能有什么意思,你也不想想从小到大你干涉小博那么多次了,哪一次成功了?!他的脾气就那么拧,你跟他倔什么啊,再说了就儿媳妇除了是个男人以外没什么缺点,要才华有才华、要样貌有样貌,现在连家世也不差,你还要跟儿子斗什么?!”

    她的怄气行为只会把儿子越推越远,如今偌大的严宅里面就只剩下他们两个老家伙,颇有种晚景凄凉的既视感。

    就严博那个性格,有人愿意真心实意的跟他呆在一起,也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能够找到季白这样玲珑剔透的人物,还以男人的躯体为他生下麦麦,如今肚子里还揣了一个,儿子能够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是他以前不敢想的。

    “你想想小博之前的生活,再看看他如今的状态,我是从内心里面为他高兴。”只要儿子过得幸福,什么家世什么性别,一点都不重要。

    拿家世去搅和儿子的婚事,可以说是非常愚蠢的行为,要是严博真的在意季白的家世在意他的背景,压根就不会选择跟他结婚。据他所知,一开始还是严博强迫别人跟他登记结婚的,生怕季白跑了似的。

    “那也不能罔顾我的意愿,我可是他妈,我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儿子居然一声不吭跟一个陌生的男人结了婚,还不许我有意见?!”

    伊芸怒视着他,一提到这个她的火气就蹭蹭蹭的上来了。那个叫季白的男人,甫一出现就抢夺了儿子全部的注意力,好好一个家就被他那个狐媚子给拆散了,以前不管再忙都好逢年过节都会回家吃饭的小儿子,如今连家都不回了,整日就守着那栋破房子,生怕她会对他做什么似的。

    “你可以有意见,但你不能仗着自己的身份去刁难季白,他能走到今天这步真的不容易,你不喜欢他那就漠视好了,闹到今天这个地步怨谁!”

    说到这里,严广航也有气,好好一个家折腾成这样还有脸怪孩子不孝顺?!还不是她自个儿作出来的,这些年太过于顺逸的生活让她忘了没嫁入严家之前她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拿门第去要求别人,也不怕被别人看到了会贻笑大方。

    一点不伤大雅的小脾气,他愿意宠着,给儿子找点小麻烦他也是乐见其成的,可他的放纵让她的胆子越来越大,都打着旗号去拆散儿子的婚姻,怎么不为孩子考虑一下这是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你这个当妈的怎么就能忍心去破坏儿子的生活,”严广航发怒时,伊芸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你就作吧,等到两个儿子连搭理你的**都没有,那你就知道什么叫晚景凄凉!”

    说完,严广航黑着脸起身离开。

    留下原地的伊芸呆坐在椅子上,惊愕地望着严广航离开的方向,一时不晓得做出什么样的反应。良久,她才反应过来,捂着自己的脸发出一阵压抑的哭声,嘴里嘟嘟囔囔的不晓得在说些什么。

    至少严博是没有听见她说什么,对于在庭院里面闷声痛苦的母亲也不见得有多在意,抬脚就往书房走。

    看着儿子这幅表情,也不晓得该说什么好,说到底这一切都是伊芸自己作出来的恶果,只是做了大半辈子夫妻宠了她那么多年,生气归生气到底还是内心还是心疼她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