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2要生了
    仔细回想了一下这三十多年来的人生历程,伊芸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没有说服过严博一次,从来都没有,从一开始的隐而不发到后来的据理力争,往往都是以她失败而告终。什么时候开始她变成今日这幅面目可憎的模样?!

    伊芸努力的回想着,思来想去都归功于家里那群工作了几十年的佣人,没有他们的怂恿她确实不会做出那些过激的行为。她的宽容让他们的野心急剧膨胀,打着为她着想的旗号为自己谋私利,而她却傻乎乎的相信从未怀疑过。

    “人老了,脑子都不好使了。”

    他的那些话让她醍醐灌顶,幸好没有铸成大错,要不然严博也不晓得该如何恨她。现在离那个地步也不远了,老严说的没错,儿孙自有儿孙福只要严博过的好,有什么不能妥协的?!她如今也醒悟过来,会不会太晚了?!

    “都送走吧,别让外人留什么把柄。”

    在这瞬间,伊芸仿佛苍老了十岁,脸上尽是疲惫的神情,再多的化妆品都掩盖不住那副苍老的灵魂。自以为聪明的她,到头来却被人当做傻子似的耍了一遍让别人看了笑话。

    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别想太多了,早点洗澡睡个好觉,母子之间哪里有隔夜仇的。”

    嘴里说着安慰的话,心里却暗自琢磨着要怎么整治那些胆大包天的佣人

    从严家老宅出来的严博,靠在灯柱下闷声抽烟,没站多久正好遇见被自家老爹赶出来的严磊,挑了挑眉面无表情地扔了一根烟过去。

    “怎么站在这里抽烟啊?!”在半空中接到烟的严磊,熟练的点燃叼在嘴里跟他相对而视,吐了一口烟圈,“找我过来啥事,说吧。”

    严博一脸深沉地望着他,半晌才缓缓吐出一口烟圈,“需要你处理的事情还在后面呢,等着吧。”

    很快,严磊就知道严博到底叫他回来处理什么事情了?没等半个小时,严大就领着几个满脸怨恨的老佣人走了出来,嘴里骂骂咧咧的没一句好话。

    “大少、二少。”眼尖的严大恭敬地喊了一声,成功的让那几个喋喋不休的老佣人闭上了嘴巴。

    比起宽容的伊芸,他们更惧怕的还是严二少爷,瞧见那张严肃刻板的连小腿肚都忍不住哆嗦,想到他们刚才的那些话可能传入严二少的耳朵里,腿软的跟泡烂了的面条似的酸软无力,各个脸色发白恨不得将自己缩成一团。

    “怎么?!”

    严博用手指掐灭了烟蒂,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别把我的宽容当成无知。”

    递给严大一个眼神,迅速将他们几个吓的抱成一团恨不得地上有条缝让他们钻进去消失在严博面前。

    “行了,这事你就别操心了,交给我就行。”既然要收拾人,那就得好好琢磨如何收拾,对于这个他最近研究了不少正好拿来做一下试验,狞笑着让严大把人带走,冲着严博露出一排白花花的牙齿,“不早了,回去好好照顾我侄子,别忘了回去之前收拾一下自己,小白闻不得烟味。”

    不用严磊提醒他也知道,只是有那么一群拖后腿的猪队友有些糟心罢了,尤其这些猪队友还是他的家人。最让他无法想象的是,曾经英明神武的老爸,如今也有疏忽的时候,到底是老了不管在商场上如何的无往不利,但私底下却连自己老婆被人耍着玩都不晓得。

    美人白头英雄迟暮,再伟大的人物都抵挡不了岁月的侵蚀

    抱着这样的感慨,时间慢慢划到了孕期的三十七周,季白的腰身明显粗了一圈,腹部更是像一颗半圆的篮球,哪怕用宽松的衣服都无法掩盖。

    严博端着温热的牛奶给他,“睡不着?!”

    天才刚刚擦亮,季白扶着腰坐起来,“嗯,睡得感觉全身都在发僵。”天气也开始转凉了,没有了闷热感,还好受些,只是这几天孩子动的厉害,还以为要生了结果医生器械都到位了,他又没动静了,把人折腾的不行。

    “闷着了?”

    “可能是吧,老待在家里无聊。”麦麦前两天被严广航接过去照顾了,到现在还没接回来也不晓得在那边过得习不习惯、睡得好不好。

    “要不这样吧,我今天在海亚那边有个会议,你和我一起过去,开完会我陪你走走。”

    海亚离梅园没多远,权当是出门散心好了,闷在家里整个人都要馊了。

    点了点头,起身换衣服。幸好这两天天气凉了,穿个外套遮一遮也看不出来,唯一担心的是会不会有人认出他来。

    吃早餐的时候,黄伯一听他要出门,拧着眉一脸担忧,“闷得慌也可以出去院子走走啊,怎么非得去海亚,都快生了。”

    知道黄伯关心季白,严博也没多说什么,领着他在黄伯担忧的目光下出了门。

    季白裹着外套,头上戴着帽子偌大的口罩把大半张脸都遮挡住了,这副装扮引得过往的行人纷纷侧目而视。

    特意在海亚开了一间房让季白在房内休息,严博本人则是开会去了,严五按照老板的吩咐去给他弄点吃的垫垫肚子,坐在窗边晒着太阳的季白刚坐下没多久,天气就变得阴沉沉的,肚子也随之变得紧绷,有一点点疼又好像不疼,弄得他整个人都烦躁不已。

    一道道狰狞的闪电划破黑暗,房间里面静悄悄的,唯有打雷夹杂着雨滴落在玻璃上的声音,季白躺在贵妃椅上,仰着头看着漆黑一片的天空。

    严五还没回来,有些口渴的季白伸手去端桌子上那杯水,手指还没触碰到杯子,肚子就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疼痛,有规律的、强烈的疼痛让他整个人疼的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撞到了一旁的桌子,倾倒的水撒了他一身。

    “疼”肚子实在是太疼了,他跟就没有办法从地上站起来,整个人像一只受惊的小虾米蜷缩成一团,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摩挲着想要给严博打电话。

    正在开会的严博胸口一阵心悸,心脏像是被人用手狠狠地揪成一团,严博皱了皱眉,正在做报告的业务部经理留意到了老板的表情,心脏猛然跳动,低下头再三确认了一下自己的报表,确实比上个季度有所增长啊,难道老板对这个季度的销售额不满意?!

    “老板,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抱着忐忑的心,小心翼翼地询问着。

    严博挥了挥手,示意他继续。

    而摔倒在地上的季白,咬着唇捂着自己的肚子,艰难的从裤兜里面掏出手机,努力的打开手机给严博打电话。

    心里的不安在不断的扩大,在会议室所有人的注视下,猛然推开椅子,“我有事出去一下,你们继续。”他无法不在意心里的不安,他要亲自确认季白的情况。

    几乎是连走带跑的在走廊下狂奔,看到这一幕的无一不露出惊愕的表情,一向冷酷的老板什么时候做过这么失态的行为,竟然在公众场面拔腿狂奔?!

    没跑多远,手机狂响,严博掏出来一看是季白打过来的,连忙接起来,“媳妇儿”

    “我好疼,他好像等不及想要出来了”

    憋着起一股脑的吐出来,季白疼的满脸都是冷汗,滴在手机屏幕上异常的显眼。

    端着食物回来的严五,看到季白倒在地上,吓得心脏都要停止了,“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