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4听你的
    心心念念的妹妹终于出来了,人小鬼大的麦麦全程守在妹妹身边,哪里能体谅到长辈的惊愕。肉呼呼的手指戳了戳妹妹红彤彤的小脸蛋,软软的嗯,跟自己的脸一样。

    正准备再次作案的时候,麦麦的手指被黄伯握住了,“麦麦不能戳妹妹的脸哦,会疼。”

    “妹妹,疼。”

    混世小魔王瞬间变成乖宝宝,黄伯颇有些欣慰,小小的五短身材里可以看出里面装载着一个妹控的灵魂。只是没想到的是,所有人都以为这一胎也会是个男孩儿,没想到居然生下一位女孩,出人意料之余心里难免有些欣喜若狂,这可是严家第一位小公主啊,就光是严广航震惊过后那张咧嘴傻笑的脸就足以说明,她的出生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事。

    “下午四点十六分出生的,五斤七两,是个娇气的小公主。”严博说完这句话,便挂断了电话。

    紧张而又忙碌的一个下午过去了,严博匆忙的将自己打理干净之后,看着在床上昏睡着的媳妇儿累得摊在椅子上不想起来,可是脑海里不断重复着孩子那张柔嫩的小脸,心里确是一阵阵满足,跟媳妇儿一模一样的孩子,光是想心里就美的冒泡。

    勉强爬起来去隔壁房间瞅了一眼,看着麦麦那个小胖子紧紧挨着小女儿,一大一小胖乎乎的小脸蛋挨在一起,软化了他脸上的棱角。伸出手指在她的脸蛋上轻轻的点了点,随后听见麦麦小声的嘟囔道,“妹妹啊”

    严博望着儿子那张胖嘟嘟的小脸,心里猛然升起一点点愧疚,他是不是对这个臭小子太苛刻了吧。

    儿媳妇剩下了小公主,伊芸心里的芥蒂总算是放下了,整张脸挂满了笑容乐呵呵的比当初麦麦出生时还要高兴,将照顾孩子的责任揽了过去谁都不让沾手。

    “你不是说我闲着发慌没事找事嘛,这会儿孩子生出来了正好给我找点事做,免得你又说我没事找事。”

    见严广航还想辩解,不分由说的拍板,“就这样决定了,我去给小公主冲奶去。”

    同样想照顾孩子的严广航看着冲劲十足的伊芸,默默咽下了接下来的话。算了,只要她不再钻牛角尖,不就是不能照顾孙女嘛,他可以忍。

    端着温热的牛奶进了婴儿房的伊芸,正好跟自家小儿子四目相对,立马转笑为嫌弃,压低了声音,训斥道,“你在这里干嘛?你不去照顾你媳妇儿,你站在这里干嘛?!我可告诉你啊,你要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媳妇儿的事,小心你的三条腿!”

    严博听到恐吓,下意识的挑起了眉,没吭声。

    “看什么看,滚去照顾你媳妇儿。”话音未落,躺在婴儿床上那小小软软的小公主嘤咛两声,“哎哟,奶奶的心肝宝贝哦,饿了吧。”

    同样被奶奶吵醒的麦麦,揉着眼睛闻到牛奶的香味,揉了揉有些发瘪的肚子,他也有些饿了。望着奶奶手里那瓶奶,砸吧着嘴眼馋地看着也不说话,只是口水不自觉的泛滥沿着微张的嘴巴流了下来。

    到底是自己的孩子不能厚此薄彼,伸出手将他从婴儿床上抱起来,“走吧,给你弄点吃的。”

    “不,陪妹妹。”

    好吧,典型的有了妹妹不要爹。转头一想,以后麦麦粘着小的,那他跟媳妇儿以后的相处时间岂不是多多了!?

    “那我让黄伯给你弄点吃的,记得要保护好妹妹知道没。”

    麦麦一双眼睛黏在妹妹身上,大声地应道,“嗯。”

    拍了拍他肉呼呼的小屁股,将他放回婴儿床上,卧室里面就听到了一丝响动。

    “醒了?!”

    伸手去够水杯的季白因着这个动作扯疼伤口,疼的龇牙咧嘴,奈何嗓子干涸的都快冒烟了。见严博进来,双眼一亮,接过他递来的温水小口小口地喝着,半晌,“我睡多久了?!”

    “差不多十个小时。”

    喝了水,躺在床上的季白昏昏欲睡,“孩子呢?!”

    “我妈在照顾呢,不用担心,有我。”

    有了严博的保证,季白放心的睡了过去。

    见他睡着了,严博亲自下了楼给麦麦弄了点吃的,厨房里面飘荡着一股浓郁的鸡汤味,那是为季白准备的。

    从锅里捞出一只炖的软烂的鸡腿,搁在碗里,轻轻松松的将骨头抽出来塞进自己的嘴里,咬的咯吱作响,闻着鸡汤的味道,严博的肚子也发出了一阵阵巨响。

    不仅是麦麦饿了,他也饿了,守着媳妇儿一晚上了有没有吃饭都不记得了。

    幸好黄伯在另外一个锅里留了饭,虽然有些凉了好在能填饱肚子,就着饭勺挖出一大勺饭塞进自己的嘴里,连菜都不需要把锅里的白饭全部消灭了。舔了舔嘴边的饭粒,尚且填了个半饱,想着早餐时间快到了干脆就扔下饭勺,端着温热的鸡腿肉上去给儿子加餐。

    因着生产顺利,休息了一晚上的季白颇有些满血复活的状态,刀口的愈合速度也比想象中的要快一些,第四天就被要求下地行走了。

    “是不是唐医生接生的?!”伤口实在太疼了,季白只能找点事情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严博小心翼翼的护着他,每次在媳妇儿快要摔倒时扶他一把,“嗯,舅舅说的他人品不行,但技术不错。”严防死守,用完就扔。想要将功赎罪的唐汉国不敢有什么意见,只能扯着笑脸接受,完了还不得不扯出笑脸感谢他的不计较。

    舅舅?!好像临走的时候是说过这么一句话,只是那时候他不晓得他在说什么故而没放在心上,原来他说的那个人是唐医生啊。

    见他疼的厉害,严博将他抱到床上坐下,“休息一会儿。”

    倒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的季白,缓缓的舒出一口气,他差不多是一条咸鱼了。

    “于轩快生了,我让他们两口子搬到玫瑰庄园住着,”严博捏着季白的小腿,缓解运动过度的痉挛,“正好可以跟我们的女儿作伴。”

    “那就好,”于轩对他的帮助很大,尽他的能力帮助他是理所当然的,“等等,女儿?!”

    严博点了点头,他跟季白一样一直以为肚子里的是儿子,故而生下来的是女儿之后一点都不比他镇定。

    从生理学上解释,具有xy染色体的人就是男人,决定孩子性别的染色体中,xy决定了孩子的性别为男,而xx为女。因着两人的性别都为男性,故而在孩子的性别上他们进入了一个误区,以为男人跟男人生下来的就一定会是男孩,其实并非如此。

    “”先入为主的准爸爸们以为这一胎又是男孩,当初检查的时候也没有特意去询问过医生,连孩子的衣物都没有置办,穿的都是麦麦小时候的衣服,好在孩子还小没有颜色性别之分。

    “回头让黄伯再去置办些衣物”

    不想亏待自己女儿的严博还未说完就被季白拒绝了,“不必了,孩子还小长得快,穿麦麦以前的就可以了,等她再大点置办也是一样的。”

    季白的态度很坚定,疼媳妇儿的严博立马转变了自己的态度,点了点头,“嗯,听你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