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5月子
    孩子平安生下来了,名字却成了眼下最大的问题。

    “叫蓁蓁不好吗?‘桃之夭夭,其叶蓁蓁’多有诗意。”

    见严广航开始掉书袋子,伊芸冷嗤道,“不好不好,楚楚多好听,楚楚动人,最适合不过了。”

    “蓁蓁好,显得有文化有涵养!”

    “你现在是在隐射我没有涵养是吧,不就是比我多读了几年书吗,不就是读的中文系吗,给我拽什么古文”

    眼看着两位老人家又吵起来了,严博的头‘突突突’疼,他这个身为父亲的还没开口呢他们两个人反倒抢起了取名权。

    “别吵吵,孩子的名字我媳妇儿会取。”

    当初麦麦的名字是他取的,如今这个孩子也该轮到媳妇儿来取,他们当爷爷奶奶的也就只有小名的份。

    被严博噎了一下,争吵中的两人瞬间停止了争论,面对严博的那句话两人也不好辩驳什么,季白辛辛苦苦生下孩子,取个名字的权利也是有的。

    “小名你们想。”

    原以为希望落空的两人,瞬间容光焕发,相互对视了一眼,连忙去翻字典务必要将世间最美好的词语找出来,才配得上他们的小孙女。

    燃起的硝烟消散于无形之中,为了不让他们打扰季白的静养,严博只能将自己取名的权利割舍出去,在没有找到合适的名字之前,应该能消停一段时间。

    “怎么了?”

    半靠在床头的季白从剧本上抬起头来,吵吵嚷嚷的声音消失了,整栋房子静悄悄的没点人气。严博不想吵到他休息,除了必要的活动外,其余时间都必须躺在被窝里面,热的差点没捂出痱子来,整日吃吃喝喝无所事事,简直跟废人没两样。

    “没事。”严博摇了摇头,抽出季白手里的剧本,“有没有想好孩子取什么名字?!”

    提到这个季白就有些头疼,当初为麦麦取小名也是绞尽脑汁,纠结来纠结去,最后还是严博随意指了一个,显得特别的随便。要不是名字的含义尚且解释的过去,季白真的不会那么容易妥协。

    见他头疼,也不催他,似乎对自家女儿取名字一事不甚在意。但是见他频频反驳严广航和伊芸的提议,一点也不像是不在意的模样。

    这装模作样的性格也不晓得遗传了谁,那么别扭。

    洗漱完在严博的帮助下吃完了早餐,正准备研究剧本,结果严博直接将他摁倒在床上,被子一拉,态度十分明确,就两个字,“休息。”

    说完抱着电脑掀起另一边的被子钻了进来,压根就没有出门的打算。

    从孩子出生到现在,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旁,就连公司上的事情都交给了余成处理,实在处理不了的就来个视频会议,总而言之就一个态度,他要守着媳妇儿哪儿都不去!

    季白的眼角直抽,不要告诉他,连剧本都不能看了?!

    挣扎着想要起来的季白,被严博一条腿压在床上,连为自己争取的权利都没有,睡觉!

    “我想看会儿剧本。”

    “睡觉。”严博头也不抬的说道。

    季白叹了口气,看着那条压在自己身上的大长腿,无奈地说道,“把脚挪开。”

    “中午想吃什么?!”严博没搭理他,连挪开腿的意思都没有。

    季白瞪了他一眼,“天天除了吃就是睡,你以为你在养猪呢。”

    严博敲打着键盘,不接话。

    季白很是无奈,一遇到这些原则性的问题,严博就变得无比冷血,不管你怎么说怎么做就是不搭理你,被逼着跟女人似的在床上躺着坐月子什么的,想象都觉得憋屈。

    “我们就不能商量一下?”

    “商量什么?商量你不顾自己的眼睛看剧本还是商量让你出门去面那个见鬼的试?”严博扫了他一眼,面容冷峻。

    被堵得无话可说的季白,只能瞪眼。

    严博勾了勾嘴唇,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狞笑道,“看哭本没得谈,要去试镜更加没得谈。”

    “”季白。

    完全没办法沟通,就算不让他去试镜,看会儿剧本也不碍事的吧,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摆明了就是不愿意搭理他的任何诉求,除了卧床休息,其余的一切都没得谈。

    季白发现,对于严博这个人,他是真的毫无办法,打又打不过,说又说不通,除了干瞪眼外,他居然拿他没有办法。

    麦麦出声那会儿也是这样,做了决定,你的任何意见对他来说都是一堆的屁话,完全就是油盐不进,哪怕你把眼睛瞪脱框了你也拿他没办法。

    “严二少。”

    “你再叫严二少试试,等你出了月子我不把你做到下不来床,我就不是严博。”严博呲牙,眼神幽暗,“说话不算话的话,老子跟你姓。”

    就会拿这个来威胁他,实在是太可恶了。

    季白深吸了一口气,忍着想揍他一顿的冲动,扯了扯被子,“别压着我睡觉!”

    瞅了气呼呼的媳妇儿一眼,默默的收回了自己的腿,专心处理公务,只是眼睛时不时转向身旁的媳妇儿。

    扯过被子憋着闷气闭目养神的季白,憋着憋着就觉着眼皮越来越沉重,没一会儿呼吸绵长睡了过去。瞅着他那张红扑扑的脸,再看看被他搁在床头柜上的剧本,轻叹了一口气,给严磊发了信息

    季白睁眼时,太阳已经西下了,这一觉把整个下午都睡了过去。

    “醒了?!”见他睁开了眼,严博起身,“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眨巴着睡眼惺忪的眼睛,季白坐起来靠在床头上颇有些可怜的阐述道,“睡了一天了,骨头都快散了,不舒服。”

    大概是后面那三个字齐了作用,再瞅他那可怜的样,严博蹙着眉将季白裹成了蚕宝宝,拦腰抱起,将人带到了客厅将人塞到沙发上,生怕他冷着似的,顺手塞了好几个枕头在他身边。

    除了无奈季白再也找不到其他合适的词语来表达自己现在的心情了。

    严博是不是有点紧张过度了?!

    还没等季白细想,伊芸就抱着襁褓下楼了,见季白像只蚕宝宝似的窝在沙发上,不禁失笑,一看就是她那个混蛋儿子做出来的好事,“怎么裹成这样,不热?!”

    瞧见伊芸努力憋笑的模样,愤恨地瞪了严博一眼,挪动着从被子里抽出手来,“给我看看孩子。”

    听到这话,伊芸也不矫情,抱着孩子小心翼翼地递给季白,眉眼全是笑,“你看长得多像你,以后肯定是大美人。”

    季白抱着软乎乎的女儿,点了点头,望着她那白嫩的小脸蛋。忍不住伸出手去戳了戳,软软的一股子奶味,手感像极了棉花糖。

    “别戳,会流口水的。”

    见季白戳了好几次,伊芸连忙阻止他的行为,“小孩子的脸不能戳也不能捏,要不然会一直流口水。”

    有些遗憾的收回自己的手指,“知道了。”

    裹得太严实抱着孩子的姿态久了不舒服,季白挪了挪,下一刻怀里忽然空了。抬起头,不明所以的季白看着严博。

    “只能抱五分钟。”

    “”季白。

    还有没有人权了?!

    瞧了一眼严肃的儿子,伊芸将孩子接了过去,解释道,“保持一个姿势久了,对骨骼不好,等你出月子了想抱多久都可以。”

    她记得之前的佣人说过,坐月子的时候老是抱着孩子保持一个姿势久了,年轻的时候还不觉得怎么样,如今年纪大了手臂老是疼。“反正你在家老老实实的坐月子,其他的事情有我跟你爸,安心休养就是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