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6名字
    “怎么?你还想母乳喂养?!”

    季白听到这话,下意识的拧着眉,瞪着严博,就算他把孩子生下来了,也不代表他可以母乳喂养,说到底他只不过是一个可以怀孕的男人!

    被瞪了一天的严博不痛不痒的继续忙自己的事。

    好在严博也没有太过分,休息够了就拉着裹得严严实实的媳妇儿在别墅里面溜达了几圈,随行的还有麦麦那个小粘人精。如今除了季白,他最黏的还是季白,见麦麦最近的表现良好,脸色也缓和了不少,任由他扒拉着两条小短腿跟在身后,时不时听着媳妇儿应和的声音。

    画面温馨而美好。

    时间不紧不慢的过着,被压着安安分分坐了一个月月子的季白走到院子里长舒了一口气,窝在家里什么都不能做除了吃就是睡的日子真的太难熬了,也不晓得那些传说中的宅男宅女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包子呢?!”

    包子是他女儿的小名,在历经了半个多月的争论之后,好不容易抢赢了的包子取名权的伊芸正兴高采烈地想要将自己苦思冥想了好久的小名用上时,却发现麦麦已经抢先一步喊上了。搞笑就搞笑在,包子已经认准了这个小名,企图想要篡改名字的伊芸不得不战败而归。

    “黄爷爷说,面粉是用麦子做的,而面粉是用来做包子的,所以叫包子的话大家都知道包子是麦麦的妹妹。”义正言辞的麦麦典着小肚子,声音异常响亮。

    像是为了应和麦麦的话,躺在婴儿车上的包子手舞足蹈的笑了起来。

    这下就算再怎么不甘,伊芸也不得不屈服。

    “跟麦麦一起玩呢。”伊芸坐在院子里打着毛衣,时不时拢一下散落在脸颊上的碎发,整个人的气质跟以前的她完全就是天壤之别。

    见季白没有应她,抬眼正好对上季白惊愕的眼神,失声笑道,“很惊讶?!”

    “呃有点。”

    本以为伊芸只是装模作样,就像是麦麦出生时那样,说是帮他照顾孩子,实则是想分裂他的家庭破坏他的婚姻。可是这一次,季白却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真诚以及关切,想到这一个月以来伊芸对他的关心,季白有些恍然,就跟梦一样那么的不真实。

    “我只是想通了一些事,”伊芸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带着歉意的眼神望着有些拘谨的季白,笑着说,“我以前受了别人的唆使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虽然无心但终究对你造成了伤害”

    见伊芸眼角垂泪,季白连忙阻止她的话,“那都是过去的事了,都是一家人没什么怪不怪的说法,谁都有做错事的时候。”

    他是真的怕了,每次面对和蔼可亲的伊芸,后脊梁总是会冒出来一股寒意,怎么都无法压制下去的冷。

    “我去看看包子。”

    生硬的找了个借口落荒而逃,伊芸望着季白离开的背影,苦笑地叹息声,继续手里的动作。在心里默默地安慰自己,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刚走进屋没多久,严博就拎着保温桶进来了,今天厨师放假家里不开火,其他人还好解决,唯有季白的伙食不能随意,严博只好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去一品轩拿了点外卖回来。

    打开保温桶,一股鲜甜的鱼香味传入了季白的鼻子里。

    同样闻着味儿的麦麦摸了摸自己瘪瘪的肚子,忍痛的离开了包子身边的位置,快步走到季白身旁,咽了咽口水,“妈妈,饿。”

    刚准备将麦麦抱起来,严博就把他扔进了椅子里。

    见儿子没什么不适,季白也没有多说什么,男孩子摔摔打打才能长得更好,再者麦麦显然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吃了饭,季白本想上楼,却被伊芸拦下了。

    “现在小白也出了月子,包子也该办满月酒了吧。”

    麦麦的过了也就过了,可是包子身为严家的小公主怎么能忽视,满月酒不仅要办还要办的风风光光的让大家都知道包子多受重视。

    难得抽空过来的严广航和严磊点了点头,身为严家的小公主确实不能低调,好让所有人都知道以后他们严家也是有女娃的家族了。

    不能怪他们太偏心,实在是严家上下三代都没有出过女丁,到了严广航这一代就他一个儿子连个商量事情的兄弟都没有。如今严博有了孩子,他从爸爸升级成爷爷,还有了孙女,光是这点就能让他乐上一辈子。

    “当初麦麦也没有摆满月酒,包子的也没有必要摆,”季白想了想,拒绝了伊芸的提议,“虽说包子是女孩子,但也不能厚此薄彼。”

    世人常说穷养儿富养女,什么叫穷养什么叫富养?界限在哪里其实不好界定,孩子还小没有必要现在就开始划分穷富,一碗水端平更适合。他不缺钱,严博更不缺钱,没有必要为了这点小事争执。

    “实在是要办的话,就一家人吃个饭就好了。”

    季白督向严博,淡淡地说道,“把小姨他们也叫上,热热闹闹的吃个饭,到时候百日宴隆重些。”

    被拒绝了伊芸蹙着眉,不赞同季白的说法,“之前麦麦没办不就因为你在拍戏错过了吗,如今你没有工作怎么就不办呢?又不是出不起那个钱,包子又是我们严家的女儿,说什么都要办。”

    说到这里,气氛就僵持住了。

    季白在心底默默的叹了口气,果然和谐的婆媳关系是不可能存在的。

    眼看着婆媳两人要吵起来了,严广航充当消防员连忙打断了他们凝滞的气氛,“其实小白的话也有几分道理,包子是我们的孙女麦麦也是我们的孙子,也不能太过于偏心了。”

    “老严,你”

    “而且包子才一个月,抵抗力差外面什么环境你也是知道的,到时候沾染了什么脏东西弄病了就不美了,还不如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个饭,等包子百日宴时我们弄得盛大一些。”

    提到包子的身体状况,伊芸沉思了一会儿,不得不赞同他们的说法,孩子才一个月多点平时吃的用的穿的都是经过再三清洗消毒才用上的,谁能保证满月宴时会出什么状况,还不如等孩子强壮一些。

    “行吧,既然你们都这样说了,那就挑个好日子叫上珊珊他们一起吃个饭,”伊芸点了点头,颇有些不甘,“等包子百日宴,我一定要办的风风光光的,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包子。”

    一场无形的战争消散于无形,严广航在伊芸不留意的时候松了口气,幸好也打起来要不然场面控制不住。

    “话说包子的大名取好了没?!”

    话题一转,伊芸又纠结上了包子的大名,眼带希冀地望着季白,多么希望能从季白嘴里说出名字由她来取这等美事。

    可惜,她的愿望要再次落空了。

    “想好了,叫静姝,”季白的眉角十分柔和,“取自《邶风静女》里面的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

    “静姝,严静姝,静女其姝,这名字取得好。”

    严广航满意地称赞着,冲着包子笑呵呵地喊,“静姝,静姝,包子你以后就叫静姝了。”

    见严广航他们脸上都浮现出满意的神情,伊芸也不好多说什么,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取名水平比确实比她要好。

    要商量的事情商量完了,逗弄了一些孩子,各自散去。看着包子跟麦麦两张白嫩嫩的小脸蛋,季白的心都软了,在他们的小脸蛋上亲了亲,小声说道,“晚安,我的小宝贝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