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7不算解释的解释
    解开‘封印’的季白,睡觉前刷起了微博,可是打开一瞅里面的内容已然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一个了。一天都没有关注,圈内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更何况他被迫隐退了那么久。

    就金棕奖结束之后,段继峰跟那个所谓的魏老师的骂战升级,甚至还上升到社会道德的高度,谴责段继峰任人唯亲、毫无怜悯之心什么枉为公众人物,没有为粉丝树立正面形象。

    瞅着那文绉绉的词语,那引经据典的段落,季白不得不承认那个所谓的魏老师确实很有学识,只是不晓得他的这个学识是真的还是假的。

    至于自己被黑出翔而极具掉粉的现实,被季白忽略了过去。身为骂战中心的主要人物,季白从未露面过,很多粉丝对他的不作为表示很失望,粉转黑的大有人在。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当事人本人却不怎么在意,他又不是钞票人见人爱,就算是钞票也有不少嗤之以鼻的人,没有必要为了这点小事影响自己的心情。

    只是段继峰为了替他出头,独自承受这些本就与他无关的东西,季白的心备受煎熬。这段时间顾着坐月子、照顾孩子,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回事,他也不敢指望严博那个小气吧啦的男人会为段继峰解决麻烦。

    想着,就从手机相册里面翻出了一张照片,直接po到了自己的微博上——

    “感谢你来到这个世界,我亲爱的宝贝!”

    配合的那张照片,是他握着包子的小脚丫子时麦麦拿着手机拍的,拍的时候没抓稳结果只拍到了包子那只肉呼呼的小脚丫子,见他拍的还行季白也没舍得删掉,没想到这会儿反倒用上了。

    沉寂许久的季白终于发微博了,没想到居然会是报喜的,孩子都生出来了大家才恍然所觉。

    很快,底下的评论多了起来,季白也懒得去看,关掉微博之后给段继峰打了个电话。严博进门时,正好瞧见笑呵呵的季白站在阳台上和人讲着电话,眉眼都是笑。

    “好,我知道了。”季白冲他打了个手势,“等包子百日宴请你来吃饭,到时候段影帝要赏脸出席啊那些我自己会出面处理,不需要担心。”

    接到季白电话的段继峰笑了笑,“我肯定去,之前打你电话一直打不通还以为出什么事了,敢情你是藏在家里照顾孩子呢。”

    什么照顾孩子,是生孩子!季白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是啊,只是没想到事情会闹得那么厉害,委屈你了。”

    “什么委屈不委屈的,再者我说的是实话,你要是觉得对不起我改天请我吃顿饭权当是赔罪了。”

    “饭是肯定要吃的,等包子再大一些我带着她一起去,让你看看我女儿长得多漂亮。”那副骄傲的语气生怕别人质疑他的话是的。

    电话那头有人在喊段继峰,季白也没有多说什么,笑了笑,“包子该喝奶了,有空聊。”

    挂断电话之后,段继峰的经纪人蹙着眉一脸不赞同地望着他,为了季白把自己经营了那么多年的形象都破坏了,不管事情是真是假,到最后段哥肯定是吃力不讨好,搞不好还会惹上一身骚。外界的人总以为段哥过得很风光,可是身为经纪人的他是看着段哥这一路走得多艰难,为了不熟悉的人败坏自己的名声,代言吹了、电影换角了,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里,曾经风光无限的段影帝变成了无人问津的过气演员了。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段继峰不在意的笑笑。

    没有代言、没有拍摄的日子前所未有的轻松,忙忙碌碌那么多年,想要找机会休息的段继峰终于迎来了他的休息日,尽管他是被迫休息的。“帮我把剩下的工作都推了吧,好久没有这么清闲过了。”

    “都推了?!段哥,你已经掉了几十万的粉了,广告、代言什么的都被撤了,曝光率大大的减少,这个时候还推掉所有的工作那就真的成了过气的演员了。”经纪人急的跳脚,奈何当事人本人态度坚定,就算再如何心焦都于事无补。

    就在段继峰推掉所有的工作安心休息之际,天玄娱乐却主动召开了记者招待会,主讲人是久未露面的季白。

    如此震撼的消息,像一滴水落在了油锅里瞬间就炸开了。

    时隔多月的季白终于肯露面了,就事件爆发伊始,身为当事人的季白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渺无音讯,天玄对外公布的是季白带伤休养期间不接受任何的工作安排,就连他的经纪人都回家养胎去了。

    上行下效,两位助理更是直接,报名参加了什么培训课程,直接就住进了培训基地再也没有露过面了,这让狗仔们无从下手。从业以来首次遭受滑铁卢的狗子们气闷不已,纷纷咒骂着季白的狡猾。

    扎堆的狗仔里,忽然有一人的脸上缓缓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握着相机的手因用力过度而微微发白

    “季哥,你真的要上台?!”

    问这话的是张云也,从培训出来的他成熟了不少,板起脸来还挺能唬人的,可是这里面并不包括季白。

    “迟早都要面对的,容不得我逃避,”季白笑着说,“而且,我不喜欢无中生有的伤害,尽管是无心的居多。”

    他不能容忍的是狗子们没有底线的去挖掘他的事迹,什么孤儿身份什么被出轨、被离婚层出不穷,身为公众人物季白更希望的是他们能注意他的事业而非家庭。

    真正让季白下定决心的还是他们对包子的口不择言和恶意中伤,身为孩子的父亲,季白不能容忍他们肆无忌惮地攻击他的家里人。

    “好吧,我们会在你身后的。”张云也点了点头,望着一脸坚定的季白重重地点了点头。

    上午九点整,天玄娱乐就季白事件的调查做出了调查分析,所有的一切都跟季白无关,纯粹就是诬陷,从而达到目的。

    “就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什么收养门啊、弃养门啊,什么有的门没的门就交由当事人亲自向公众解释。”

    那人侧开身,嘴角含笑的季白就从门口从容的走近,场上的镁光灯拼命闪烁和,生怕漏了什么重要的场景记者们架着极其拼了命的跟在季白身后。

    “请问你对魏老师的说法有什么不满的吗?!”

    “你是真的打算弃养小兔吗?!”

    “网上的人都说你说忘恩负义的小人,你是如何看待自己的?!”

    记者的话像激光抢似的,笃笃笃的问了出来,完了还一脸好奇加认真地望着你,他们很期待季白的‘自我申辩’。

    “看法?小人?”季白当场露出错愕的表情,像是听到了什么荒诞的故事,“对于要不要领养小兔?为什么不领养小兔在这一点上,我自认并没有做错,也不值得某些人上岗上线的指责我,还上升到国家的层面。”

    他的话有些尖锐,记者也是从一开始的错愕变得狂热起来,这些都是材料啊。说出这样的话,季白难道不怕被观众抵制从而走上事业的谷底吗?!

    瞧着他温和如玉的笑脸,不知为何他们忽然觉得身上有些冷。

    “不管出于公道还是爱心都好,收养小兔对于她对于我来说绝对不会是一件好事。至于你们想知道的什么内情,我相信凭借各位的本事,但凡有心都能发现端倪。”季白微微蹙着眉,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