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8解决
    “我今天召开这个记者招待会的原因并不是为了向你们解释那些流言的,”季白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记者身上,愤恨在眼神里一闪而过,“鉴于某娱乐周刊散播不实传闻损害了我的利益,对我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了及其恶劣的影响,此事我已转交公司法律部门跟进,你们的职业是记者有权揭露所谓的真相,但不是靠着你们天马行空的脑子凭空捏造扭曲的所谓的真相!”

    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那张精致的脸上冷的都结了霜,热闹的气氛顿时有些凝滞。

    以前不追究,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跟他们斤斤计较,可是他的退让却让他们认为好欺负步步紧逼,甚至还牵扯到了孩子,麦麦跟包子是他的逆鳞,羞辱他可以不在意唯独孩子不行。

    “我奉劝各位,做人做事都要积点德,不要以为上嘴皮子碰一下下嘴皮子就不用对自己曾经说错的话负责。”在孩子的问题上,季白浑身上下都长满了刺,将身上柔软的地方包裹住,强势而又尖锐的面对着他们,那副面孔连自己都觉得陌生。

    今日的季白尤为陌生,没有一贯温柔的面孔,就连身上柔和的气息都收敛了,露出尖锐的棱角,像极了护崽的母猫。

    招待会现场变得寂静,从开始的追问到如今的鸦雀无声,季白气质的转变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尤其是被重点点明的某娱乐周刊,浑身冒起了冷汗,见季白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他们连忙垂下头试图避开季白的视线。

    至于段继峰跟魏姓老师之间的事情,季白并未多言,哪怕在座的记者有心追问但碍于季白的气势愣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光是坐着都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原本热闹的记者招待会现场变得雅雀无声,就连口袋里面装着的红封变得沉甸甸的,入场前还感慨着天玄娱乐的大方,如今才知道这红封拿着是多么的烫手。尤其是做他们这一行的,谁的笔下没有歪曲事实过,碍于他们的职业大多数艺人都是打碎牙齿和血吞,偏偏冒出季白这么一个奇葩,竟要跟他们算起账来,脑子不是瓦特了吧。

    然而当事人并没有在意他们的看法,在阐述完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后,当即离场了。

    瞧见他那副姿态,不少记者摩拳擦掌脑子里不断构思着散场后要怎么写,然而还没等他们从会场出来,天玄娱乐的公关部门先一步发难。

    先是将参与捏传播不实真相毁坏季白声誉的娱乐周刊告上法庭,并贴心的在公司的官网上挂上了关于收养事件的前因后果,阐述的重点是小兔生母及继父的德行和抚养关系,生怕别人不晓得厉害关系似的,还很贴心的将国家法律给贴了上去,甚至还给了详细的注解。

    与此同时,还将季白从加入天玄娱乐的前因后果、加入天玄之后如何招黑的艰辛路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展现在公众面前。

    天玄的做法让季白赚足了公众的眼泪,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就连段继峰跟魏姓老师的骂战都顾不上了,吵了那么久都没有吵出个所以然来,大家都视觉疲劳了,尤其是当事人之一的段继峰摆出了不和老人家计较的姿态。

    跟风唾弃季白的网友,在知晓了前因后果以后,不禁对曾经所认定的事实产生怀疑。季白真的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不堪?!如果真的那么不堪,为什么那么多人冒头为他说话?难道真如官网上所阐述的那样,季白是被冤枉的?!

    白鸽后援会:“我从来都坚信自己没有粉错人,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夜雨一生凉:“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1,真正了解过季白的人都会深深的为他着迷。”

    风:“亲眼目睹过他所有的被黑,见证过他的成长,体会过他的善良,自此未怀疑过他的人品也不相信那些毫无事实根据的谣言。”

    对于小兔悲惨的身世,所有人都是同情的,基于人道主义的原则对她提供应有的帮助是出于一份爱心。但,将这个帮助变成义务、不顾当事人意愿强加在别人身上,换做是谁都不会愿意。

    什么有钱为什么就不能抚养的狗屁理论,那都是些愤世嫉俗的、自认为清丽脱俗的人才是让人最为厌恶的,除了当键盘侠在虚无缥缈的网上宣泄自己嫉妒的心理,还装作大义凛然的模样真叫人恶心。

    网络暴力这个词语并不陌生,尤其是对于长期生活在圈内的艺人来说,不仅要接受高强度的工作还要抵抗来自娱乐媒体给自己带来的精神压力,可以说是身心疲惫。外表越是光鲜亮丽的艺人所承受的压力就越大,可偏偏越来越多的人往这个圈子里钻。

    娱乐圈的诱惑力太大,整日追逐着所谓的名和利,风气越来越浮华

    对于白鸽粉来说,季白的出现就像是一根定海神针,让粉丝们忐忑不安的心沉静了下来,风雨过后是彩虹。

    后援会里的老粉们纷纷在群里安抚新粉的情绪,对新加入的粉丝更是按照一贯的规矩管理,丝毫没有受到外面风雨飘摇的影响,行事干练、老辣,季白能拥有这么一群亲妈粉又是何其幸运。

    冒充粉丝的季白潜入自己的粉丝群里,瞧着粉丝群里的动态,心里是既欣赏又感动,尤其是群里的那几位管理员,一边带着娃一边还要管理群里的小萌新不可谓不辛苦。

    披着一层粉丝的假皮,季白暗戳戳的跟亲妈粉们聊起了育儿的话题。直到麦麦来喊他吃饭才依依不舍的跟群里的粉丝告别,收起了手机。

    “你什么时候去试镜?!”

    刚坐下,伊芸就抱着咿咿呀呀的包子过来了,瞟了一眼季白搁在桌子上厚厚的剧本,也没有强迫他呆在家里。她这个儿媳妇首先是个男人,之后才是她媳妇儿,这一点她还是很清楚的。

    正陪着麦麦读书的季白从她怀里接过包子,不在意地说道,“不着急。”

    去不去试镜什么时候去试镜,主动权已经掌握在他手里了,就连李导对他都无可奈何。说他耍大牌也好,不会做人也罢,太过于在乎别人的看法让自己过得那么辛苦,何必呢?!他原本进入娱乐圈的初衷,纯粹就是想演戏,出不出名能不能得奖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遇到什么事就跟小磊说,不要老别在心里,我们严家人再怎么斗也不能被外人欺负。”伊芸很是镇定,抿着的嘴角带着凌厉的弧度,哪怕她在季白面前可以收敛了脾气,但是在外人面前她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严家老夫人、严广航的妻子。

    “知道了,妈。”

    见他听了进去,伊芸点了点头,询问道,“后天的满月宴就摆在一品轩,把你舅舅也叫上,我们一家人好好聚聚。”

    伊芸对季白忽然冒出来的那个舅舅的身份一直有所怀疑,只是碍于严博的面子不好发作,始终觉得那个所谓的司空先生就是他们请来的骗子,目的就是为了抬高季白的身份。

    “舅舅说了,会准时出席的。”

    “那就好,包子的满月宴自然要一家人齐齐整整的。”

    两人双目对视,脸上的笑容始终达不到眼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