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9满月宴
    包子的满月宴眨眼就到了,一大早伊芸就捏着包包率先离开了,说是要给包子准备礼物,而身为舅公的司空弘也一大早发了信息过来,说是在回国的路上,预计晚上开宴时能到。

    更为实在的是,尹哲琛直接就将一品轩歇业一天,所有的员工负责布置酒店,势必要给包子一个完美而又盛大的满月宴。

    不想折腾反而更折腾了。

    季白心里虽然抱怨着,但是脸上却挂着愉悦的表情。没有人会讨厌别人喜欢自己的孩子,看来包子的出生受到了所有人的喜爱,就连麦麦那个当哥哥的都要往后退让。

    被爸爸忽视的包子,咿咿呀呀的说着话,肉呼呼的小拳头塞到自己的嘴巴里,发出‘噗噗噗’的声音,完了被自己弄出来的声音吓到了,那双黑亮的小眼睛里面蒙上了一层水雾。

    “这不是你自己弄出来的声音,还好意思哭。”点了点她的鼻子,季白把包子抱起来,轻轻拍了拍。

    包子很喜欢爸爸,呆在爸爸怀里一双眼睛指望着爸爸,咯咯咯的笑,就连麦麦一直喊着她的名字都不搭理。

    “包子,这是哥哥。”见麦麦喊得有些急,季白连忙调整了一下姿势,握着她白嫩嫩的小爪爪冲着麦麦挥了挥。

    “咿呀?!”

    摸着妹妹的手,麦麦笑的眯起了眼,“妹妹啊”

    相比起麦麦的闹腾,包子要文静的多,被爸爸抱在怀里就安安静静的呆着不哭不闹,被爸爸逗弄时很给面子的露出软萌软萌的笑容。饿了、拉了哼唧两声,也不哭不闹,乖的都让季白怀疑自己上辈子积了什么德才能生出两个乖巧的孩子。

    相对于包子来说,麦麦要调皮些,毕竟混世小魔王的称号不是白来的,从怀他的时候就晓得麦麦的性子完全跟他爹是一模一样。对于样貌、性格完全是第二个严博,从怀孕伊始心心念念的愿望实现了。

    要说整个家里谁最宠麦麦,绝对非季白莫属,尤其是他那张跟严博神似的脸,压根就升不起一丝责骂的念头,疼都还来不及。

    喂饱了两只小崽子,季白抱着包子去洗了一个香喷喷的澡,等包子出来之后,严博则拎着麦麦进了浴室,没一会儿就听见麦麦的嘶嚎声还有模模糊糊的抗议声。

    对于严博恶劣的行为,季白只能摇着头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管到了什么年纪再怎么成熟的男人都好,都会有幼稚的一面。望着双眼红彤彤的麦麦一脸控诉的望着他爹,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让人半懂不懂的话,基本上都是指责严博的恶劣行径,季白俨然见怪不怪了。

    抖开手里的毛巾将光溜溜的哭诉着他爹暴行的麦麦包裹起来,小声地哄着,责怪似的督了罪魁祸首一眼。

    不哄还好,这一哄麦麦就更委屈了,拧巴着一张小脸也不怕别人笑话掉着金豆子,没有嘶嚎只是瘪着嘴委屈巴巴的哭着,嘟嘟囔囔的说着,“坏,不要他”

    瞧着麦麦委屈的模样,心疼不已的季白用自以为杀意重重的眼神瞪了他一眼,可在严博眼里确是含情脉脉、别具风情。

    将两个小崽子洗刷干净换上红彤彤的衣服,打扮成红封似的一起出了门。

    晃悠悠的到达目的地时,季白刚下车就撞见了许久未见的安中岩,比起之前拍戏是略显苍老的形象,这会儿要打扮的更为年轻一些,一点都看不出他已年近五十。

    “安哥?!好巧。”季白微笑中带着惊愕,不动声色地打探道,“你今天是?!”

    安中岩瞟了严博一眼,眼神里迅速划过一抹诧异,见季白的神色有异,安中岩掩盖住眼里的情绪,笑的一脸狡黠,“过来喝满月酒啊。”

    喝满月酒?!不是说只请了家里人吗?!安中岩也是严家人?!

    严博神色如常的冲着他点了点头,调整了一下姿势让麦麦睡得更舒服一些,另一只手握着婴儿车的车把,车把上还挂着不少婴儿用品,这副育儿形象完全跟他那商业精英的行头天差地别。

    “欢迎,”季白尬笑道,“安哥你先上去吧,我们等下一班电梯。”

    知道季白有话要跟严博说,安中岩识趣的先上了电梯,忽略空旷的电梯间,从容地踏了上去。他今天完全是厚着脸皮过来吃满月宴的,至于是谁通风报信这点就没有必要告知了,临近宴会厅安中岩紧张的松了松领带,咽了咽唾沫。

    嬉笑着的伊珊,抬脚就往电梯间走,要抢先一步见着她那个小外甥女。

    “你们今晚谁要不许跟我抢,包子是我的了。”

    话音未落,电梯门缓缓打开,伊珊灿烂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跟安中岩四目相对。

    “你来干嘛?!”伊珊的脸完全黑了下来。

    被喝住的安中岩见伊珊抬脚要走,连忙从电梯里面出来,快走两步将她拉住。

    “哎——你别走啊。”

    伊珊甩开他的走,到底顾忌着这是外甥女的满月宴,压下了心底的愤怒,“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吐出来的话冒着火气。

    安中岩紧紧拽着她的手,不让她甩开,“别生气,气坏了我心疼。”

    “嗤——谁稀罕你的心疼,要我不生气除非你滚!”

    挣扎不掉的伊珊干脆就不挣扎了,只是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见她不挣扎,安中岩反而握得更紧了,在其他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下笑的如沐春风,要不是伊珊那副愤怒的面孔,还真的会让人觉得他们是一对璧人。

    “今天是包子的满月宴,来的都是自家人,识趣的赶紧离开,我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伊珊的笑容有些狰狞,安抚似的跟伊哲琛对视了一眼,淡漠的说道。

    “我是小琛的父亲,不管你怎么否认都好,这都是事实,”安中岩望着身旁的伊珊,那张美艳的脸庞不知何时有了些许细纹,哪怕她的容颜依旧,岁月还是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

    “你脸真大!”

    安中岩摸了摸自己的脸,也不恼,笑眯眯地说道,“我脸大你不是一早就知道了么!?”

    看着他嬉皮笑脸,胸腔里面的那团火瞬间就被熄了一半,他永远都这样,总是有办法让她熄火,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我们已经离婚了,安中岩。”

    这话不仅是说给他听也是说给自己听,分开了那么多年了,半只脚已经踏入棺材里的人哪还有心思跟他谈情说爱,再者凭着他安中岩的名头大把年轻小姑娘上赶着给他当情人,她又何必自讨苦吃。

    “珊珊”

    正当安中岩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身后的电梯传来了一阵响声,下意识的松开了手,伊珊得以解脱。只是在挣开的那个瞬间,伊珊的眼里划过一抹失望,随后被自嘲所替代。

    呵不都习惯了么,还有什么好失望的。

    电梯门在众目睽睽之下缓缓打开了,一副奶爸装备的严博率先走了出来,抱一个推一个简直就是颠覆了他在众人脑海里的形象。

    随后走出来的季白疑惑的打量着他们,“安哥,小姨。”

    瞬间掩盖自己的失态,扬起笑容往前走了几步,冲着季白点了点头,“包子,包子,我是你姨婆啊。”伸出手指用指腹摩挲着包子软乎乎的小脸蛋,随后直接将她从婴儿车里抱了出来,越看就越喜欢。

    “好想抱回家当女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