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0满月宴二
    见严博夫夫两人上来了,伊芸赶紧上前,正好听见伊珊的话,伸手就点了点她的额头,“想得倒美,那是我孙女。”

    就包子那张软乎乎的小脸蛋,她都能瞧上一整天丝毫不觉得腻味。

    “想要女儿,赶紧让小琛结婚,让你儿媳妇给你生十个八个都围着你叫奶奶。”督了严博夫夫二人一眼,冲他们摆了摆手,“别在这儿杵着,进去里面坐。”

    季白点了点头,暂时压下疑惑,从严博手里接过熟睡中的麦麦,瞧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将怀里的麦麦叫醒。

    “空调开的有些大,给麦麦穿件衣服,免得冻着了。”

    说着,递给季白一件薄薄的小外套,示意他帮麦麦穿上。而包子则被伊珊抱着在众人殷羡的目光下,乐得露出了粉嫩嫩的牙龈。

    睡得迷迷糊糊的麦麦嘴里叼着奶瓶,热闹的气氛像是感染到了他,没多久便清醒过来,也不要季白抱着,挣扎着要下地去找妹妹。

    在场的都是自家人,季白也不怕麦麦出什么意外,直接把人放在地上,扒拉着两条小短腿奔向包子,嘴里吸着奶,使劲的扒拉着围观的人挤进去小手搭在包子的衣服上,彰显他的存在感。

    “妹妹,我的!”

    吐掉喝得一干二净的奶瓶,声音洪亮且清脆,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一直在重复这句话,见别人上手去摸包子干脆就扬起手去打,霸道的不行。

    伊珊闷笑道,“哎呦,这个小醋坛子把妹妹护得那么紧啊,姨婆摸一下行不行啊?!”

    “不!”奶声奶气的麦麦,吐出来的那个不字,字正腔圆,连带着眼神都是警惕的。

    “麦麦你这个小妹控,现在就护得那么紧长大了还得了。”伊珊也不恼,伸出手在他肉呼呼的脸蛋上掐了一把,成功引来了麦麦的怒视,那板着的脸完全跟严博一模一样,让人怵得慌。

    “跟小博越来越像了。”

    就连伊芸这个当奶奶的都不得不承认,麦麦的脾气完全跟严博一样,有时候瞧着麦麦板着脸生闷气的模样,她这个奶奶的压根就不敢上前哄,实在是严博留给她的心理阴影太大了。

    “跟二表哥是父子嘛,肯定是像的。”伊哲琛看着他虎头虎脑的模样,很想伸手去揉一下他那颗脑袋,事实上他也这么干了。

    细软的头发手感极加,哪怕是要被麦麦这个侄子怒视,伊哲琛还是觉着就算是被外甥瞪他的人生也很圆满了。

    那边围着孩子热热闹闹的,就连安中岩都死皮赖脸的凑上去,压根就没有把伊珊的黑脸放在心里,全程保持着那张笑眯眯的脸,完全没有被伊珊的恶言恶语所影响。

    “安中岩跟小姨?!”

    见安中岩处处讨好伊珊,季白想看不出来都难,只是他不清楚安中岩是打算追求伊珊还是想破镜重圆。

    “他是小姨的前夫。”

    当年他俩闹得很僵,以至于后来伊哲琛出生,伊珊都没有联系过他。据他所知,他们两人吵吵闹闹那么多年,分分合合那么多次,当事人不觉得累,他们这些旁观者看着也心累。除了那张离婚证以外,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这一次闹得比较僵,甚至还放话威胁伊哲琛要是敢跟他见面的话就断绝母子关系。

    季白恍然大悟,挂不得之前安中岩那么帮他,原来是因为他跟小姨有一腿。“所以他今天过来是借着包子的摆满月宴的名义来哄小姨的!?”

    太可耻了,借着孩子的名头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许是季白鄙夷的目光太过于强烈,被挤出来的安中岩笑呵呵的向他们走来,“今天是包子的满月宴,我也没带什么礼物,这个小葫芦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打开红色的锦盒,里面的玉葫芦小巧精致、质地通透、水润且有光泽,刚触碰到那块小小的玉葫芦时却发现这个小东西绝非凡品。

    “太贵重了。”哪怕他对玉石不熟悉,可是上手的手感跟玉的质地就知道了绝非凡品。就算安中岩跟伊珊有过一段,但是出手那么大方,总觉得有些不安。

    反倒是严博二话不说,接了过来,“包子的给了,那麦麦的呢?不能厚此薄彼吧。”

    “就知道了你会这样说。”安中岩无奈的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摸出另外一个红色的锦盒,打开一瞅,里面赫然是另外一块暖玉,只是跟葫芦形状不一样,是个观音像。

    “男带观音,女戴佛,可惜没有找到好的佛像,先将就的带着葫芦,等我找到了就给包子送来。”

    严博毫不客气的接了过来,转而交给了一旁看戏的严磊,示意他帮两个小崽子戴上。生怕安中岩后悔似的。当然从侧面可以看出,严博确实是很喜欢这两块玉,要不然也不会收到的同时让两个小崽子戴上。

    安中岩收藏了不少好东西,就算严博这个身价不凡的人看了都难免心动,以往看在小姨的面子上不好下手,如今他是上赶着给他送礼来了。

    “希望到时候,不要失信才好。”

    季白听不懂他们在打什么哑谜,干脆就端着坐在一旁不说话,脸上挂着笑,在外人看来俨然是胸有成竹的模样,那副架势很能唬人。

    为了哄回媳妇儿,安中岩确实是下了血本,先是贿赂了儿子得知了媳妇儿的行踪,紧接着还有‘割肉’将严博那无风不起浪的性子安抚好,想起严家人无理还有搅三分的性子,实在是头疼。可偏偏他不得不依靠严家人的助攻,而到今天为止,他都还没有弄清楚为什么伊珊不肯和他复婚。

    接到安中岩求助似的眼神,严博耸了耸肩,表示爱莫能助。他不捣乱已经很好了,别想他帮他,从小到大,他从严磊身上学到了一个教训,小姨的事情千万别管,要不然你会过得很凄惨。

    “时间到了,我们先吃饭吧。”伊哲琛让服务员整理好包厢,“我们麦麦也饿了,我都听见他肚子叫唤的声音了。”

    听他这么一说,聚在一起的长辈才惊觉时间已经不早了,别说是麦麦就连他们也是饥肠辘辘。

    “那就开席吧,都是自家人没那么多讲究。”伊芸点了点头,让服务员给她弄了点温开水,给包子冲了奶,而麦麦则是黏糊糊的蹭到季白身边喊饿。

    菜一一呈了上来,身为东家的伊哲琛瞧着那精致的菜式,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月底给你们发奖金。”

    几位服务员喜笑颜开,也顾不上偷偷打量季白那张脸,嬉笑着跟他道谢,“谢谢老板。”

    道谢的同时不忘在心里诽腹,季白在网上的照片跟本人一点都不像好吗,本人要比照片上的要好看许多,尤其是笑起来一脸宠溺的样子,光是看着都难免让人心生荡漾,恨不得扑上去在他脸上啃上几口,真的太太太太好看了!

    被意yin的季白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觉着有些冷,可是空调上的温度显示的是26摄氏度,怎么好好的忽然浑身发冷呢?!

    “怎么了?!”

    将炖的软烂的蹄筋剪成一小段一小段搁在季白面前的严博,微微蹙着眉,关切地询问道。

    季白摇了摇头,那股感觉只是在一瞬间,并没有什么大碍。“麦麦,这个你不能吃,爸爸给你夹点别的。”

    一上菜,急切的麦麦伸手就想去抓那道卤猪蹄,却被季白阻止了,连忙夹了一颗肉丸放在他碗里捣碎了递给他。

    勺了一大口的麦麦,冲着季白喊道,“麻麻,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