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2探望
    散席后,伊芸带着两个孩子先回去了,严博跟季白落后了几步,他们身后是拉拉扯扯的两人。而严磊跟伊哲琛这两只单身狗,早就趁着大家不留意的时候溜了。

    “累了?!”

    见媳妇儿抬起头望着黑暗的天空,走上前搭着他的肩膀,问道。

    “没,只是觉得时间过的真快,”季白侧过头去看他,嘴角含笑,“和你认识就像是昨天才发生那样。”如今他们两人之间却有了两个孩子,真是不可思议。

    生了包子之后,难道有这么温情的时刻,严博闷笑声低下头,扣着季白的后脑勺啃了上去。

    就在他们在大街上亲的忘我之际,角落里蹲守的狗仔疯狂的拍起了照片,快门声不断的响起。正准备收拾好吃饭的家伙离开时,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穿着黑色的西装大晚上还戴着墨镜,一副保镖的装扮。

    “内容够劲爆吗?!”严五呲牙,狞笑道。

    衡量了一下自己的力量值,狗仔很识趣的将自己吃饭的家伙上缴,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说。

    严五接过相机,嗤笑道,“你倒是识趣。”

    形势比人强,不识趣能怎么办?要不就乖乖上缴相机,顶多就是被拿掉内存卡,要不就是被暴揍一顿连相机都别想要回来,比起一个内存卡,他还是选择相机,毕竟价值就摆在那儿,但凡脑子没坑都会选择。

    “看在你那么识趣的份上,吃饭的家伙就不给你砸了,”严五抽出相机里面的内存卡,随即将相机的出厂设置,“不要让我看到一些不应该看到的娱乐新闻,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

    拿回相机的狗仔点头如捣蒜,压根就不敢反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内存卡在自己面前被严五一点点的掰碎,连挽救的可能性都没有。

    “那我是不是可以”

    严五督了他一眼,“滚吧。”

    听到这两个字,那人连滚带爬的离开了‘案发地’,处理狗仔之后的严五啧啧称奇,“哪怕天气开始变冷了,那股恋爱的酸腐味总是经久不散。”

    老是被老板秀恩爱的严五,揉了揉有些发痒的鼻子,很认真的在思考他是不是也该谈个恋爱了

    包子的满月宴没多久,季白就收到了李导发来的进组通知,拍摄的地点比较随机,暂时还未确定目的地,不过开机仪式却是在荔城举行,同行的还有国家台的几位负责人。

    许是有人提前打过招呼,面对备受争议的季白,那几位负责人神色如常的参加了开机仪式,结束之后甚至还说了几句勉励的话,着实让季白摸不着头脑。

    有了李子健的保证在前,天玄娱乐的投资在后,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撇开那些丑闻不谈,季白确实是个好演员,能得到金棕奖的提名,演技自然是没的说的。至于什么人品的、人格魅力啊,他们是没什么感觉,但怎么说都比那些沽名钓誉的老学究要来的招人喜欢。

    想起那姓魏的,他们的脸色不自觉的阴沉了下来,倚老卖老也就算了,仗着吹嘘出来的名气经常在台里发纵指使,压根就不把他们这些当领导的放在眼里,时不时还要用什么不尊老爱幼教训他们。指鹿为马的本事不要太强大,这次栽在季白手里也算是为他们出了口气,至于他的下场会如何,并没有人会关心。

    时刻关注他们的制片人蹙着眉,仔细回想了一下剧组有什么地方让他们不喜,好好整顿一番,免得被人抓住了把柄拖累了剧组的进度。

    制片的揣摩让剧组的工作人员苦不堪言,却造就了高品质的作品,此乃后话。

    备受瞩目的季白,这会儿正拿着新鲜出炉的剧本找李子健探讨细节,之前的那一份初稿跟这一份定稿差别还是很大的,有些细节上的感觉他把握的不是很好,需要找找感觉。

    “这还不是最后的定稿,别紧张,先按你的理解来。”李子健笑呵呵的跟季白探讨了好一会儿,安抚性的说道,“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随时问,在拍摄过程中说不定也会随时修改情节。瞅见那几位没,那都是国家台的人,这部电影上面不是一般的重视。”

    必经是由真实故事改编,又有电视栏目在前,拍摄这部电影压力不可谓不大。可就算是这样,也有不少导演在争抢这次的拍摄,要不是他跟其中一位领导人交好,这样的好机会说不定就轮不上他。

    以为是最终定稿的季白微微蹙着眉头,“那我先拿回去琢磨琢磨。”

    拍戏最难的不是这个角色有多难演绎有多大的挑战性,而是没有固定的剧本,就连角色的性格特征不明显,只有一个大概的身世背景,故事发展的历程有无数的可能性。

    很有挑战性,季白兴奋的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唇瓣,眼神里透露出来的兴奋,让李子健不禁眯起了眼,心底不断感慨着自己正确的选择。

    相比起之前那个剧本,这一份里面的人物形象要更加丰满一些,故事情节也有了些许改动,但总体来说改动的不大,只是在人物刻画方面一直在完善,让人物的性格更为鲜明。

    “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去吧,去吧。”李子健摆了摆手,让季白离开。

    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开机仪式,至于其他事务都要等小演员到位之后才能开始拍摄,李子健是想将小演员那部分的戏份拍完,说到底这部电影主要依靠的还是季白的演技,所以剧本改动最多的也是季白的戏份。

    今天的工作告一段落,季白收拾好东西跟他们告别离开,也没有着急回家带孩子,反而让严五驱车去了玫瑰庄园。

    前两天于轩生了一对双胞胎,为了他的身体着想,季白索性让他在庄园里面住上一段时间,等出月子了再搬,毕竟庄园里面的设备齐全,做什么检查都方便些。

    “来啦!”

    拎着给孩子准备的小东西,季白直接上门,瞅见季文跃一副奶爸装扮也见怪不怪了。

    “我给你们带了点衣服,都是以前麦麦穿过一两次的,我让佣人洗了两三遍。”知道季文跃的自尊心强,季白也没有拿什么贵重的物品过来,都是麦麦婴儿时期的衣服,包子用不上干脆就拿过来给他们,“你们不要嫌弃。”

    “嫌弃什么啊,都是用得上的。”季文跃笑了笑,脸上的疤更加狰狞了。

    从季白手里接过分量不轻的袋子,招呼着让他进来,“他就在前面那间房,你进去看他,我给你们弄点吃的。”

    季白点了点头,没想到于轩干脆就住在了手术室隔壁,庄园那么大他们的活动范围很自觉的划分在了一楼,这个认知让季白既感动又好气。

    推开门正好瞧见于轩抱着孩子喂奶,明显有些发福了,但气色红润,“看来季文跃把你照顾的很好。”

    “都养猪似的过着,哪能不好。”熟练的喂完,轻轻的拍了拍儿子的背,满意的听见一声轻嗝,“给你抱抱我儿子。”

    “稀罕,我没儿子吗。”嘴里说着嫌弃的话,双手却接过了孩子,仔细打量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