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帝,弯的否 305后盾
    其实大叔讲述很简单,从小在贫困家庭长大,每日辛勤劳作只能混个饱餐,生活始终出于低下水平。眼看着自己娶了媳妇儿生下了大胖小子,本就不富裕的家庭过得更为紧巴了。为了孩子的未来,夫妻俩决定外出打工,没有学历只能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干最累的活儿挣那点微薄的工资,为的不就是养家糊口。

    大叔讲的很随意,可是个中的辛酸只有当事人清楚,刚步入大城市求职处处碰壁。在工地出卖自己劳动力时,遇上黑心的工头,辛辛苦苦挣得那些血汗钱全部都打了水漂,只能打碎牙齿喝血吞自认倒霉。

    “那时候是真的苦,每天起早贪黑的干活,挣得也就那几十块钱,却被黑心的工头卷款跑了,就剩下我们这群求助无门的人堵在工地上闹。哎怎么就有那么黑心肝的人呢?大家都是帮别人打工的,赚点血汗钱,有什么困难说出来能帮的我们肯定会帮,至于卷款逃哎。”

    想起以前被骗之后的彷徨无措,大叔至今想起都有气,说好的一起共渡难关,却欺骗了他们协款潜逃,把他们坑惨了,那可是他们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啊,一家老小就指着那点钱过活呢。

    “很辛苦吧。”目光落在他那双满是裂痕的双手,蹙起了眉。

    许是察觉到季白的目光,大叔有些局促的搓了搓自己的双手,满是老茧的手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就连指甲缝长年累月都是黑的,摩挲时还发出‘刷刷’的声响。

    “看到儿子那张笑脸,这点苦算什么,”大叔还想再说,奈何车站的广播里响起了催促前往朔城乘客检票上车的提示,“我该检票上车了,时间也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外面的世界很乱,小孩子还是不要到处乱跑的好。”

    季白笑笑不予置否。

    目送着大叔离开,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季白拎起地上搁着的袋子,在保安驱赶之前先一步离开了候车厅,离开时他也没有忘记此次扮演的目的,出去之后很干脆的就找了个被风的地方就着袋子坐下了。

    “”严五。

    打定主意一天都在这里厮混的季白哪里会这么轻易离开,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说什么他都不会走的。距离严博下班的时间还早,也不用担心他亲自来抓人,为了揣摩角色他已经做好了长期蹲守的准备。

    他不能够理解编剧所描述的角色里,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出卖自己的劳动力、背井离乡甚至有些为了活命卖儿卖女,就这个大背景下,从小被卖的男主遇到了被拐卖的孩子,从而引起了他的怜悯之心,开始了一段别样的人生。

    后面的故事情节大多是围绕如何照顾孩子、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展开的,他到如今还未能揣摩到角色里那复杂的情绪。同样是被被迫抛弃的,季白并没有过多的记忆,可这个角色不同他因家贫被迫卖掉时是有记忆的,他很清楚的记得父亲那双浑浊的眼睛里蕴含着的泪水,哪怕长大以后父亲那张苍老的脸已经模糊不清,唯独那双眼睛给他的感触很深。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季白看了很多同类型的电影、电视剧揣摩角色,甚至还主动打电话请教段继峰,这可是史无前例的的举动。自从季白踏进这个圈子以后,几乎没有因为拍戏上的问题麻烦过他,一次都没有,看来季白对这次的剧本真的很在意。

    对这部电影重视的不仅仅是季白,就连李子健也是憋着一口气,除了季白以外启用的都是名不经传的老戏骨,就连剧组里面最小的演员都是颇具口碑的小戏骨,从演员到场景布置用心程度一点都不比《火玫瑰》差。

    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这句话不管放在谁身上都适用。

    错过了饭点,原本饥肠辘辘的季白手脚发软的靠在墙上,双眼紧盯着过往的人群,细细的观察着每个人的言行举止,心下有了微微的触动,但这些还不够。

    就在季白琢磨着要不要找个什么地方体验一下搬砖生活时,一抹高大的身影将他笼罩起来,等他呆呆的抬起头时,就瞧见严博寒着脸不善地望着他,胸膛快速的起起伏伏,显然是气得不轻。

    “你怎么来了?!”

    正在运气的严博告诉自己不能生气、不能生气,可是瞧见自己捧在心尖尖上舍不得说一句重话的人,为了那么一个破电影作践自己的身体。

    “回家!”

    严博的语气里压抑着怒火,那副阴沉的脸孔以及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暴虐气息,让路过的行人下意识的绕开了这片区域,完了还不忘拍拍自己的胸膛,安抚一下受惊的心灵。

    瑟缩一下,季白有些心虚的从地上爬站起来,饿的太久手脚有些发软,在腿软就要摔倒的前一刻,被严博紧紧拽住了胳膊,力道大的把他的手臂扯得生疼生疼。

    季白看出来了,严博不是一般的生气。

    “我饿了。”

    适时卖乖的季白,露出那张伪装过的脏兮兮的脸,乖巧无比的建议道,“你不带我去吃饭吗?!”

    严博单手捧着他的脸,拧着眉用指腹擦拭着他脸上的妆容,原想着将他脸上碍眼的东西如数拭去,没想到却适得其反,越擦越脏,整张脸被泥巴糊过似的更脏了。

    顶着这么一张脸,和精英打扮的严博走在一起,季白的回头率高达了百分之九十九,尤其是瞧见那只破袋子被严博捏在手里,以保护的姿态将那个乞丐护在怀里,大跌眼镜。

    体验人生的活动被腰斩了,望着严博那双阴测测的双眼,愣是一个反驳的字眼都说不出来。对他的重视和怜惜,季白心里是清楚的,所以进行这次的体验压根就不敢跟他说,没想到严五那么实在直接把视频发了过去。

    “我不是反对你拍戏,”面对着季白,难得得板起脸来说教,“我只是希望你能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让我们担心。”

    为了说服季白,严博很勉为其难的将麦麦和包子也算了进来。季白的性格很执拗,一但认定的事情很难改变,让他不要拍戏不当演员其实很难,他也不想剥夺他追求梦想的权利。

    “我知道”

    “知道没有用,你要去做。”严博拧着眉,一脸不认同地训斥,“你说说你今天早上出门到现在吃过什么了?我不是反对你去体验人生、揣摩角色,前提是你要照顾好自己。”

    生了孩子之后,季白的身体状态一直都没有恢复过来,平时都是各种的汤汤药药精心的养着,生怕他有丝毫的差错,他倒好跑去什么车站找灵感,把自己饿了一天,手脚发软了还舍不得走。

    “下次不会了。”

    严博瞪眼,“还有下次?!”

    季白扶额,“没有下次了。”

    “戏要拍,但是你的身体同样重要,不要本末倒置了。”

    不能怪严博生气,确实是他太紧张这个角色失去了平时的冷静,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太过于重视,以至于有些神经兮兮的了。

    被李子健夸赞为有灵气的演员,绝非浪得虚名,只是太过于在乎导致失去了本心。

    “以后都不会了。”季白露出了一抹轻松的笑容。

    见他想通了,严博也不纠结了,扣着他的后脑勺在他眼睑处亲了亲,“我和孩子永远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所以,不要有所顾忌的去干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