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安居小城 一对活宝
    爷爷拍了拍我的头顶,“来吧!你们随便怎么样好不好,我绝对不拦着。”

    哎呀!爷爷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他打不过那么多鬼,干脆把我送给他们了吗?我看着爷爷,满脑子的疑惑。

    “臭道士,算你明白!”一个红毛恶鬼飘到墙头之上,“你赶快让开!”

    这个红毛鬼周身红褐色,看上去比先前那个强壮了许多,面目也更加凶恶。我胆怯的看向爷爷。

    “别怕天健,它们谁都不敢碰你的。”爷爷小声说道,伸手从怀里取出一个青白色的玉牌挂在我脖子上,“你站着别动,否则这件事情就完不了啦!”

    “爷爷,你是想让他们抓住我?”

    “怎么可能呢!你放心,这些恶鬼不敢碰你的。”爷爷说着竟然退到了后面。

    “喋喋”那个恶鬼怪笑着说道:“算你聪明,否则你们都得死跟我进去!”

    那恶鬼好像根本不忌讳围墙上的公鸡血和符箓,飘身越过墙头;在他身子下方刚好有一张符箓,这时竟然燃起一团火光。

    我惊讶的看着他越过墙头,忍不住去看爷爷、他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天啊!真想把我送给恶鬼啊!我满心的失落和惶恐。

    那恶鬼来的很快,我扭回头时它已经到了我的身前;特么,他的獠牙足有四寸长、竟然像锥子一样尖锐。

    “啊!”那一刻爷爷的话早忘到了脑后,我大叫着想转身逃跑,可惜被吓得动不了啦!

    我眼睁睁的看着恶鬼扑过来,他的一双鬼爪离我的面门只有一尺远了,爷爷再不出手我这条小命

    突然,那个恶鬼把一双鬼爪收了起来,并且倒退了回去。

    哎呀!怎么回事,这是?我既惊讶又意外,难道爷爷说的是真的?

    那个恶鬼满脸的惊骇神色,直愣愣的盯着我看,好一会儿我才弄明白他看的不是我、而是我胸前的玉牌。

    那块玉牌白中透青、色泽不纯净不说还有两小块杂质,得说玉质很普通、只是厚重的包浆说明是个老物件。

    玉牌总体呈长方形、四个角内收,四边是简单的装饰回文曲线、上面刻着几个很怪异的文字。

    怎么回事儿?难道这块玉牌很特殊、这个恶鬼认识并且惧怕这块牌子?

    其实时间很短,其他恶鬼刚跟上来那个红棕色恶鬼突然掉头逃去;其他恶鬼都懵逼了,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个个直直的看向我胸口。

    之后的情形更让人惊奇了,众鬼纷纷掉头,一个个惶恐的逃出院去。特么,什么情况?怎么好像我是恶鬼似的。

    过后我问爷爷那是怎么回事,爷爷不声不响的摘下玉牌收好了才说道:“现在不等告诉你,等你过了十八岁再说。”

    怎么什么事情都得到十八岁再说啊?我觉得自己就是个谜,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这种感觉非常不爽。

    但是爷爷丝毫不理睬我高高撅起的嘴唇,一点没有提前告诉我的意思。

    天很快就亮了,爷爷叫出主人家哥俩、告诉他们找人准备出殡;这一次果然没有任何问题,顺顺利利的出了殡下了葬。

    两兄弟万分的感激,拿出两万块作为酬劳。十多年前两万块钱真不算多,但是在比较偏僻的山区可也不是小数目啊!

    爷爷似乎在躲避什么,嘱咐两兄弟一定要把人家的坟墓修好、便带着我急匆匆离开了,甚至都没有吃饭。

    爷爷带着我一口气来到一百多公里外的一个小县城,这一次居然不走了,租了一户赵姓人家的门房定居下来。

    我好奇的问爷爷为什么不走了,这次他没说过十八岁的话,“行健,因为你该上学了。”

    我听了自然很高兴,看看爷爷心情不错便提出要跟他学打鬼的本事,爷爷却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在我一再追问下爷爷才说道:“我答应过你爸爸,要把你培养成对国家有用的人。所以,今后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天啊!都什么时代了,这套词早就馊得长白毛了,还说呢?不教就不教呗!我只郁闷了一天就忘记了那件事情。

    因为房东家也有一个叫赵平安的小男孩,他跟我同岁,胖乎乎的很好玩;爱玩是孩子的天性,我们俩没到一天时间就混熟了。

    转年开春我们俩一起报名上学,而且分到了一个班、一个桌,就这样整整同桌了五年。

    这五年间我也由小孩子变成了少年,身高大幅度增长、但是体重始终不能跟身高成正比;

    赵平安家里开个小超市,条件好吃的好,胖乎乎的一身肉;每当说起体重的话题他都喊我乔面,荞麦面条的简称。

    五年间我也再没有遇到鬼族、妖族,我甚至都快忘了当年那回事;要不是那年夏天发生的事情,我还以为会在这座小县城生老病死呢!

    我和赵平安总是出双入对的,这一天也不例外;出家门不远他就拿出一袋薯片给我,然后冲我眨眨眼。

    这小子义气,每天偷家里小食品都有我一份,这些年我都习惯成自然了,嚼着薯片说道:“你想去,咱就走着!”

    学校在西边咱俩却往南走,过了一条街后藏在路旁的一株大树后面,赵平安掐着表,“要出来了马上。”

    半分钟后,从马路对过的窄巷中走出一个年轻女人;她穿着白色的包臀长裤,上身是大红色的汗衫、两个衣襟在腰间打了个结。

    于是乎腰部以下的优美曲线毕露无疑,高跟鞋嘟嘟的敲击着地面,两个圆鼓鼓的皮球左右摆动。

    这个女人就是我们的班主任乔丽华老师,她从不骑车一直步行上下班,可能就是为了享受自己的回头率、每天都要在小城里招摇两次。

    其实说招摇可能错怪乔老师了,因为她走路都是挺胸昂头、目不斜视、一路猫步笔直前进的。

    从四年级起我和赵平安就做了她的护花使者,经常跟在后面放肆的品头论足。

    看着连一丝褶皱都没有的后球部我就纳闷,“我说奶油——既然他叫我荞麦面条我就称他奶油面包,咱乔老师是不是忘穿内内了呀?”

    “老外了吧,你!”赵平安得意的说道:“人家那叫无痕内,懂不懂啊?”

    “再怎么无痕也得有边儿呀!你看乔老师那绷得那么紧,总得有点印儿吧?”

    “嘻嘻,说你老外你还不服气,啥叫无痕呀?就只有一根带还在沟里,你能看得到吗?”

    “呃?”我愣了一下才明白,“你小子,又是从岛国*****里长得知识吧?”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