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宿命难违 死亡循环
    “啊不要玩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声女人的尖叫惊醒了我,睁开眼睛后眼前的情形吓了我一跳。

    我发现自己竟然侧卧在一张大床上,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女人躺在我面前。

    女人很年轻不过十六七岁,长得挺漂亮、细眉大眼的,身上肌肤又白又嫩;她正一脸娇羞的看着我,双眼朦胧而迷离,“别弄了大人,奴家想要。”

    要?她要什么?看着她玉体横陈、面带春色我猛然醒悟,靠!老子可是头一次啊!

    心情激荡之下我突然发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下面好像没有什么反应啊?下意识伸手摸了一下,特么老子这次穿越成太监了!

    哎哟我去!老天爷,不带这么玩人的吧?把我弄成太监,还弄个女人来干什么呀?馋死人不要钱呗!

    女人双眼春波流转,竟然主动挨过来。没有用啊,老子办不了实事儿呀!

    “那个等一等”我说道:“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我重重的赏你。”我得先弄明白这是哪朝哪代,自己是谁呀!

    “大人”女人嘟着嘴扭动着娇躯,“人家都都这样了,你还问什么呀?”

    “别废话!”既然老子是大人就得有大人的威严,“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时间?”

    “三更过了吧”女人诧异的看着我,“刚打过更梆了,大人忘记了?”

    我特么才来怎么听得到?“我没问那个当今皇帝是谁?今天是几月几号?”

    “天启七年不对,应该是崇祯元年了,十一月十七。大人,您问这个干嘛?”

    “少管!”怎么又穿明朝来了,我是太监、她是宫女吗?目光扫到脚榻上女人的衣服,不像是宫服呀?

    “这是什么地方?”我问。

    女人愈发诧异了,“你怎么了大人?”

    “快回答,我有健忘症,总记不住。”

    “这里是阜城客氏客栈呀!”

    不对了!我是太监怎么不在京城?“我是谁?”

    女人摇头,“我也不知道,只听您的随从喊您九千岁!”

    九千岁魏忠贤?我脑中急转,特么、魏忠贤好像就是崇祯元年被赐死在阜城的啊!

    “圣旨到”外面有人高声喊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阉党魏忠贤发配期间仍然豢养死士,违大明律钦命鸩杀”

    老天爷,不带这么玩人的吧?刚被吊死又要被毒死啊?也太特么欺负人了!

    外面响起呼喝之声,有人直接踹开房门几个锦衣卫闯进来,其中一个倒了一杯东西递过来,“千岁大人,喝了吧!”

    孩儿是好孩儿,就是命苦啊!端着毒酒我泪流满面,老子不想死啊!我还要为爸爸妈妈和爷爷报仇呢!

    “磨蹭什么,快喝!”那个锦衣卫抽出雪亮的绣春刀。

    喝吧!被毒死总比挨刀强,如果再穿越老子要做个强人

    眼前一黑我又开始了穿越,再次睁开眼睛时我身穿华贵的西服、雪白的真丝汗衫、锃明瓦亮的大头皮鞋。

    哈哈!看样子我是富豪啊!这可比和珅、魏忠贤强多了。

    我正高兴呢忽然有人推我,还说了句英文,我诧异四顾。

    见前方有一个木台子、木台上有个木架子、木架子上拴了个绳套,我身后是两个穿制服的外国人,左侧还坐着几十个人定定的看着我。

    远处有一排持枪军人围成一个圈子,圈外聚集了很多阿拉伯人,有人大声喊道:“傻大母!”

    “傻大母hooray!”

    好一会儿我才醒悟,他们喊的是萨达姆!特么,萨达姆是很强,可是短命啊!

    临死之前我大声喊道:“我要做更强的人!”

    再次有意识时我在一座帐篷里,一个美得不要不要的金发碧眼的年轻女人冲着我勾手指,哎哟我去,看来老子这次艳福不浅啊!

    刚走出两步发现左侧有宽大的穿衣镜,我好奇的看了看,见镜子里是一个老人,身穿白色长袍、头上缠着包头布、大胡子足有两尺长。

    呀!这个人怎么看着眼熟啊?忽听外面枪声大作,我正疑惑间一队荷枪实弹的特种兵冲进来,“you ar 笨拉灯?”

    哎哟我去!老子的命怎么这样衰啊?就不能弄个年轻有为、前程似锦、叱咤风云的人物吗?

    穿越无限黑洞时脑后忽然有人问:“往左拐还是往右拐?”

    我惊讶万分,“往左拐是谁?”

    “****!”

    我去!“那右边是谁?”

    “右边斯大林。”

    草泥马,都是死鬼啊!“我都不要,老子要回中国、我要做英勇善战的大将!”这可是我自小就有的英雄梦。

    等我睁开眼睛见自己身穿乌金盔甲、手持板门大刀、座下枣红马,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立于两军阵前。

    靠!绝对是大场面啊!往前看,对面百米外立着无数兵马,盔明甲亮刀光闪闪,我的左右也一字排开无数兵马。

    还没弄清我是谁呢,忽听有人喊道:“主公命令大将颜良出战!”

    颜良?哪个颜良呀?我正纳闷,为我牵马的小卒低声说道:“将军,主公叫你出战呢!”

    靠!我是颜良呀!我只得催马舞刀冲出去。

    远远的看到对方阵中一马飞驰而来,马上坐着一个红脸、长须的大汉,手里也拿着一把大刀。

    我举刀一指,大声喝问:“来将是谁?”

    “某家乃关云长是也!”对方的马太快、犹如闪电一般眨眼就到了近前,大刀一挥我就感觉脖子一凉

    再次有意识时发现自己还是一名武将,一身银盔银甲、座下一匹白马、手持长矛,还是在那个战场之上。

    “大将文丑何在?”有人高喊。

    “将军,”牵马的小卒提醒我,“主公在叫你呢!”

    我是文丑呀?我的命怎么这样好啊?不愿意也没办法,我只得走向袁绍。

    袁绍说道:“文将军,我命你出战,只可胜不能败!”

    你娘的,谁能打过关老二呀?我脑中一转,“主公,末将肚子忽然要拉肚子,你还是先派别人吧!”

    “文将军,”袁绍寒起面孔来,“临阵退缩可是与叛军同罪,论律是当斩!你自己选择一条路吧!”

    “好吧好吧”左右都是个死,老子就去会一会关公关老二。

    我拍马挺枪冲出战阵,高声喊道:“关老二,你给老子滚出来!俺文丑与你决一死战。”

    对面阵中立刻跑出一匹红马,马上之人红面长须正是关羽,挥舞青龙偃月刀向我冲来。

    特么,玩兵器老子肯定干不过你,可是老子会道术呀!

    我手上掐诀,口中念道:“:赫郝阴阳日出东方,敕收此符扫尽不祥,口吐三昧之火如日光,镇煞金刚降伏妖怪,急急如律令,敕!”看看关羽将近右手突然向前一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