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超级预感 变态老师
    特么!我瞬间反应过来,正要喊赵平安快走王丽芬忽然抬头看过来,和我的目光结结实实的碰在一处。

    她先是露出惊愕神色、随后变为羞怒,隔着玻璃都能看出她的脸色涨得通红、目光像两把刀子;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我已经死几次了。

    这种情况下根本无从解释呀!我掉头就跑,“快走奶油!”

    赵平安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追上来问道:“什么情况啊把你吓成这样。”

    “特么车里是张主任和王丽芬。”

    “大热天的他们俩在车里干嘛我去!玩车震呢!”

    “可不是嘛!这回咱俩可倒霉了。”

    “坏坏了”赵平安回头扫了一眼,“这里王丽芬更得找咱俩小脚了。”

    我知道那是肯定的事情,叹气道:“咱们是好心,可谁曾想已经这样了,听天由命吧!”

    “哎王丽芬能看到你,不一定能看到我、车膜颜色深。”

    “屁!从里面往外看清楚着呢!那时候人家正如漆似胶、深入浅出,你咣咣的敲玻璃打扰人家好事、你以为自己会没事儿?”

    赵平安脸色微变,忽然咬了咬牙,“随特么便,反正老子也考不上大学,大不了不念了!”

    因为我们俩是走读生,只能到校外吃饭。

    点了两碗麻辣拌坐等,赵平安忽然笑着说:“乔面,停车场有监控呀!我把他们进车的视频录像弄来,王丽芬敢胡来我就给他曝光!”

    赵平安可没有吹牛,别看这小子学习不行,鼓弄电脑可是天才;当年他爸爸为了防止他偷看岛国片换了多少个密码,可这小子每次都能破解了。

    别人打游戏得花钱买装备、他可从来不用,想要什么装备都能从别人那里黑来,几乎就没有什么地方他进不去的。

    后来这小子好奇心起要进中情局网站看看,我说你看看没关系、但是很容易引起两国之间的误会、真要因此爆发世界大战你能兜得起吗?这小子才没敢进。

    麻辣拌上来时赵平安忽然惊呼一声,“乔面你看初雪还真没有撒谎。”

    “什么呀?”我探头看他手机,他的手机正在播放监控视频、里面的两个人竟然是初雪和周宝霞。

    看背景应该是在女生宿舍楼里、初雪靠窗站着,周宝霞在她面前指手画脚、情绪激昂的说着什么。

    “怎么没有声音?”我问。

    “大哥,监控都是没有音频的。我没找到停车场的监控,却碰巧哎哟!”

    那时画面上的周宝霞转身离开,而初雪却从窗口跳了出去

    “混蛋!”我气恼的攥紧了拳头,“这个老巫婆太可恶了!”

    “要不要报警?没有她初雪不会死!”

    我看看赵平安,咂嘴道:“只凭这个定不了她的罪吧咦?”

    我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了赵平安母亲的影像,她的样子好像很难受。

    “怎么了你?”赵平安收回手臂,“我把这段拷贝了,万一有用呢!”

    先前我和他一起捧着手机,手指挨在一起、他的手收回去我脑海中的影像就消失了。

    这可有点奇怪了,我脑子里怎么会突然出现赵婶的影像呢?我想了想,伸手过去抓住他的手臂。

    赵平安一边鼓弄手机一边纳闷的扫我一眼,“干嘛?我可不是基友。”

    “我的性取向也很正常!”正如我猜想的那样,我一接触他的皮肤脑海里立刻再次出现他妈妈的影像,赵婶好像倒在地上、呼吸困难的样子。

    “不好了,你妈好像心脏病犯了!”我马上拉他起来。

    赵平安惊疑的问:“你怎么知道你可别咒我妈?”

    “艹!我是那人吗?快回去看看,万一是真的就麻烦了!”

    赵平安见我神色紧张不像开玩笑,立刻跟我跑出去、拦了辆出租车回家。

    等我们俩跑进他们家超市时却没有看到人,后来在卫生间找到了赵婶,她果然心脏病发作、嘴唇都青了。

    赵平安急忙找来药给她吃下去,这才逐渐缓过来。赵婶后怕得哭了,说养儿子没白养、关键时刻救了自己一命

    回学校的路上,赵平安惊奇的问我是怎么知道他妈妈犯病的?

    这件事情太奇怪了,我就没有说实话、只说爷爷教过我掐算,我算出他妈妈有一难。

    赵平安将信将疑,却也对我感激涕零。

    等回到学校时校园里静悄悄的,已经过了上课时间。

    下午第一节是自习课,没想到要进教室时王丽芬刚好推门走出来。中午刚刚经历了那一幕,这时面对能不尴尬吗?

    王丽芬的羞怯不安神色只保持了短短一瞬,目光立即转为恼羞成怒的严厉,“你们俩为什么无故旷课?”

    赵平安连忙说道:“老师,我妈心脏病犯了,我们回去送药。”

    “真的假的?”王丽芬想当然的不肯相信。

    “老师,我能撒谎说我妈妈有病吗?那我成什么人我要是撒谎,出门就让车撞死!”

    “好吧!我相信你了,”王丽芬把阴冷的目光看向我,“你又是什么原因呢?”

    “我陪赵平安回去的。”我答道。

    “人家送药用你陪吗?多少药他自己拿不动啊?”

    “呃?”这可麻烦了,我总不能说我有特异功能吧!

    “你就是糊不上墙的烂泥巴!寻找一切机会逃避上课!”王丽芬那张瘦瘦的刀条脸因气愤而变了形,枯枝一样的手指几乎杵到我的脸上,“你不是不愿意上课嘛今天的课你都在这听!”

    我明白她是在报复中午的事情,不禁心中暗想:按说那个张主任长得也算人模狗样的,他怎么能看上这么老巫婆?

    瘦得跟螳螂似的、还弓着虾米腰,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看着都倒胃口。

    见我满不在乎王丽芬更火了,大声说道:“赵平安,你进去上课去天行健,你就给我站在这不准动!

    一直站到放学,让全班同学、全年级同学看看你是什么货色,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她的嗓门很大,引得在别班上课的教室探头出来看。

    特么!老子也是要脸的人啊!我忍不住低声说道:“老师,差不多得了、你不就是因为中午的事儿吗?你就不怕我说出去呀?”

    那一刻王丽芬的目光恶毒之极,小声说道:“小子,我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你说啊!随便说,嘿嘿、有证据吗?

    那样我就可以告你诽谤,不仅可以顺理成章的开除你、你还得给我道歉恢复我的名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