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纨绔子弟 有钱任性
    “嗤”门外的许锦江嗤之以鼻,“是人才吗?我看是淫才吧!”

    尼玛,这不是找事儿吗?“哎哟!”我捂着鼻子说道:“谁早晨没刷牙啊?怎么一股大便的味道!”

    许锦江勃然大怒,“你说什么?”

    “许锦江!”栀夏板起了面孔,“我在说事情,你别插嘴好不好?”天啊!就算她板着脸都那么好看。

    “好好好”许锦江陪笑退后,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栀夏转向我时又露出微笑,“不好意思啊!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文学社?”

    “这个”说实在的,我作文写的不错纯属天赋、我一直对文学不感兴趣,当然也没有兴趣加入什么文学社,但是

    “栀夏,人家不愿意加入的,”许锦江插嘴道:“我都看出来了,是不是呀天行健同学?”

    后一句话他是拉着长音说的,让人听着很不舒服。

    “天行健同学,你真的不愿意加入文学社吗?”栀夏呼扇着长长的睫毛。

    “我是对文学没有什么兴趣”

    “看看、看看,让我说中了吧?”许锦江再次插嘴,“快走吧栀夏,我跟你说件要紧的事儿。”

    “但是,”我恼火的打断他,“我忽然对文学感兴趣了,我愿意加入文学社。”

    “太好了太好,”栀夏拍着手,“我代表文学社全体成员欢迎你的加入。”

    “嗤倒数第一的学生也想玩文学,真的是很可笑。”

    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许锦江了,他特么一直冷嘲热讽。我是有尊严的人,当着梦中情人的面侮辱我我能忍受吗?

    “学习成绩跟兴趣爱好有关系吗?穷人每天都要去厕所,难道有钱人就不拉屎放屁吗?”我冷冷的说道。

    “混蛋!你特么敢骂我?”许锦江立刻瞪起眼睛,冲上来就要动手。

    栀夏连忙拦住他,“对不起天行健同学,我改时间再联系你。”

    “好吧,再见。”我尽量让自己的微笑迷人一些。

    许锦江不依不饶的,越过栀夏的头顶冲我瞪眼睛,“小子,你等着!”

    “呵呵我等着。”

    “你干什么你再这样我生气了!”栀夏转身就走,许锦江急忙跟上去。

    我忽然想起什么,“等一等栀夏同学”

    出了门才知道,不仅我班里同学关注我和栀夏的会面,外面竟然还围了不少男生;这就是女神校花的魅力,无论走到哪都有大批男生关注。

    “你还有事儿,天行健同学?”栀夏走回来,许锦江在她身后恼火的瞪着我。

    周围的人太多了,怎么说呀?我只好尽量挨近栀夏的耳朵,小声说:“你小心一点儿,近期你的人身安全可能要有问题!”

    “干嘛呢干嘛呢?”许锦江大声嚷起来,“什么话不能大声说啊?”

    这孙子整个就一神经病,最好的应对手段就是不予理睬。

    栀夏疑惑的看着我,“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我还真没法解释,只能说道:“相信我,千万不要一个人独行!”

    “好吧!”栀夏的神色有些迷茫,“谢谢你”

    “走吧!跟他有什么好说的”许锦江好像有什么着急的事情,一直催着她走。

    “你到底有什么事情呀?”栀夏冲我挥挥手同他一起走开。

    他们俩人挨得挺近,这多少让我有点羡慕嫉妒恨。

    “不能提前说的,你马上就知道了”

    两个人走近四班时忽然响起了音乐声,“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栀夏惊喜的望向许锦江,“你知道我今天生日呀?”

    “当然必须的。”许锦江得意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遥控器,随即一个围着红布的小方桌从四班教室缓缓滑出。

    方桌不大、上面却放着一个大大的圆盘,圆盘上插着几百朵红色玫瑰花;

    那些花插得很巧妙、离远看是一朵巨大的玫瑰,而花芯位置是一个圆形生日蛋糕、上面插着十八根点燃的小蜡烛。

    方桌来到栀夏身前才停下,音乐也随之消失,走廊里充满了玫瑰花的香气。

    女生都喜欢浪漫、栀夏也不例外,这时既兴奋又感激的望着许锦江,“谢谢你的生日蛋糕。”

    “跟我客气什么,快许愿吧!”

    栀夏刚刚闭上眼睛,忽然听到外面有人用扩音器喊:“栀夏栀夏!”

    栀夏惊疑的来到窗前,只见一个淡红色的氢气球徐徐升上来,气球下方挂着一个长长的条幅:祝栀夏生日快乐、事事如意、永远美丽,爱你如初。

    许锦江看了恼火万分,冲到窗边大喊:“钱如初,你要干什么?”

    楼下站着一个身材和相貌都很硬朗的青年,举着扩音器说道:“许锦江,我祝贺栀夏生日快乐管你什么事栀夏,看看我送你的花!”

    在他身后的草坪上用各种颜色的玫瑰花组成了三个大字——我爱你,字很大、每个字少说也得上千朵花,青青绿草衬托着娇艳欲滴的各色玫瑰花分外的好看。

    这时走廊里挤满了学生,看到如此的大手笔都齐声叫好。

    “好个狗屁?”许锦江被抢了风头恼羞成怒,“钱如初,不就是你老子有几个臭钱吗?跑这显摆什么?”

    钱如初笑着说:“对了,我老子就是有钱!我特么能用钱砸死你!”

    “呸!吹尼玛牛皮,老子又不是没见过钱,跟别人牛哎,栀夏!”

    眼看意外的生日祝福变成了两个富家子弟的骂场,栀夏生气的走进教室

    “嘿嘿”看了这场闹剧我笑着摇摇头。

    赵平安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我身边,“看到没你就死了心吧!”

    我白了他一眼,“你懂个屁!君子爱莲,只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奶油,他们俩谁家更有钱?”

    “应该是钱如初,据说他爸爸钱守仁是天都第二富,”赵平安边进教室边说:“不过听说许锦江家有官方后台、挣钱特容易,到底谁更有钱说不好。”

    “怪不得,特么、有钱就任性”要拐向座位时我偶然碰到了方清怡的目光。

    那之前她应该是在盯着我看,目光中似乎带着不屑,碰到我的目光便扭过头去。

    嗨!这是什么意思呀?看不起我?是栀夏找我,又不是我去找栀夏。或者是她这个方大校花不服气栀夏自己排名在栀夏之后

    一整天都太平无事,王丽芬果然不再找我的茬儿,倒是找机会表扬了我两回;这可是百年不遇的事儿,哥们儿都有点受宠若惊了。

    下午放学时我看到栀夏一个人走出校门,想起早晨的预感便跟赵平安说自己有事要办、远远的跟在栀夏后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