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一波三折 英雄受伤
    栀夏看到先前的流氓居然帮着许锦江打架诧异不已,大声问道:“许锦江,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的许锦江可顾不上回答她、他也无法回答,只拳脚相加的打向钱如初,一边打嘴上还乱骂。

    “许锦江,你他妈的就该打!敢跟我捣乱,少爷今天打的就是你!”

    钱如初哪里肯吃亏,立刻招呼锅盖头几个人帮忙。于是乎,十多个人混在一处乱打一通。

    哈!真特么热闹,两拨流氓、俩个假英雄,打得啪啪响鼻青脸肿嘴丫子流血。

    栀夏就算再天真纯洁这时候也能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气得把许锦江的西服往地上一摔,“混蛋!你们俩都是混蛋!”说罢迈开两条大长腿快步走开。

    我也懒得理会那两个笨蛋谁胜谁负,转身要往回走,就在我即将转身时忽然看到一辆黑色面包车停在栀夏身边。

    车门打开跳下两个蒙面男人,一人拉了栀夏一条胳膊就往车上拽,栀夏吓得大叫救命。

    哎哟我去!怎么话说的这是,难道还有第三拨人导演英雄救美吗?这特么也太热闹了。

    许锦江和钱如初立刻停止打斗、一齐跑过来,大声喝问怎么回事儿。

    其中一个蒙面人拿出一把尖刀,厉声说道:“都特么滚蛋!活得不耐烦了?”

    不对劲儿这回八成是真的流氓,我立刻跑了过去。

    许锦江和钱如初都有好几个帮手,哪里会怕一把小刀,立刻招呼同伴把人和车都围起来。

    正乱着司机从车上跳下来,这家伙身高体壮、两拳就打倒了两个青年。

    “特么,大伙一起上!”钱如初倒也不是太怂,头一个就冲上去。

    “我看你敢动?”司机从怀里掏出把手枪指向他的头,“来啊?打我!”

    刀子可以不怕,手枪能不怕吗?“别大哥别激动。”钱如初吓得脸儿都白了,举着双手倒退。

    “激动尼玛?”司机一大脚把他踹倒了,把围人的几个青年都逼开、招呼同伴快上车。

    靠,这三个人不是普通流氓、是抢匪绑架啊!如果让他们把栀夏带上车可就麻烦了,我飞步上前一拳就打到了一个拉扯栀夏的人。

    另一个掏出尖刀向我刺来,我闪身躲开一脚踢在他肚子上、趁他退开急忙把栀夏拉到我身后。

    “别动!”那个胖司机再次跳下车,举着枪走过来,“小子,你特么挺虎啊?来打我!”

    奶奶的,我是有功夫、但是没有挡子弹的功夫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呀,我只能默不作声。

    被我打到的抢匪来能耐了,爬起来举着尖刀奔我刺过来,我总不能挺着挨刀子吧?

    我往后一缩身躲过刀子、抢匪一刀走空便冲过了头,我牵着他持刀手臂顺势一拉、飞起一脚踹在他后腰上。

    其实我也没用多大劲儿,只是把他的力道改变了方向,抢匪直接奔拿枪的司机撞去。

    胖司机哎哟一声惊呼,可是相距不过两三米哪里躲得开?嘭的一声撞在一起。

    我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得手,立刻一个箭步窜上去,夺了司机的枪。

    枪入手我心里就咯噔一下,这枪怎么这样轻啊?手上用力枪管竟然瘪下去一块。靠!塑料的。

    “是假枪,抓住他们”我话未说完忽听栀夏惊叫,“小心!”

    坏了,我侧后方还有一个抢匪呢!转身来不及了我急忙向右前方抢出一步,可惜还是晚了,右脚刚跨出左臂上猛然一阵剧痛。

    我怕那家伙继续攻击,右脚一落地左脚就向后蹬了一腿,也不知道蹬到了什么部位反正有人闷哼了一声。

    侧头扫视见那抢匪正踉跄退后我才去看伤处,特么的,上臂的衣服被划开一道口子、鲜血顺着口子渗出来;还好,血量不大估计伤势不重。

    许锦江和钱如初一听枪是假的又都来了精神,骂骂咧咧的围上来。

    “都特么别动!”一声大喊后接着又是一声女人的惊叫。

    我急忙转身抬头,见砍伤我的抢匪正扯着栀夏把刀架在她脖子上,“都退后谁特么敢动我就宰了她!”

    到这时候都看明白了,这三个家伙不是善茬、真敢下手,许锦江、钱如初相互看看又看向我。

    我特么也没办法,投鼠忌器我哪动啊?弄不好真伤了栀夏我不成罪人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胖司机上车,另两个抢匪扯着栀夏上车。

    “救命救命啊!”栀夏挣扎着不肯走,梨花带雨的看着我,“救我!”

    许锦江、钱如初也都一脸茫然、焦急,都看着我,其实我比他们还急呢!这人救了一半、我还受了伤,这不等于前功尽弃嘛?

    这时两个抢匪已经把栀夏拉到车门口了,栀夏乱扭乱挣就是不肯上车;

    其中一个抢匪便先上车去,另一个抢匪一手抓着栀夏胳膊往里推、一手持刀戒备我们偷袭。

    奶奶的,这可是个机会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心中默念咒语一抬手一团火焰飞了过去。

    车下抢匪吓了一跳急忙拿刀子一划拉,刀子能挡住火吗?符火不受影响的撞到他的面门上,瞬间就把他的头发点燃了。

    抢匪急忙丢了刀子扑打头上的火,符箓飞出我立刻启动冲上去;车里的抢匪还死死拉着栀夏,我又是一道符箓飞去、同时拉了栀夏往回跑。

    当时也是着急、忽略了栀夏是背对着我呢,刚退出两三步她就摔倒了、连带着我也倒在地上。

    说来也巧、刚好是左肩着地碰到了伤口,疼得我直冒冷汗,栀夏压在我身上还不动了。

    “你快起来呀?”我担心抢匪趁机攻击,耳中却听到马达的轰鸣声快速离去,应该是抢匪跑了。

    扭头间才看到栀夏的头就在我胸前,那辆面包车果然不见了,“起来吧他们跑了。”

    “唔是吗?”栀夏惊魂未定,双手撑起身子撑了一半又趴下了。

    “怎么了你,受伤了?”

    “好像没有,我手上没劲儿。”

    “别害怕,没”话说一半我眼睛就直了,她双手撑地头微抬、我的目光刚好看到了她领口里面。

    我去!两只白兔子还不小、又白又嫩又弹还在微微颤动,哎哟!我可是头一次直面真的,不禁热血澎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