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胸大无脑 真心废纸
    我去!两只白兔子还不小、又白又嫩又弹还在微微颤动,哎哟!我可是头一次直面真的,不禁热血澎湃。

    “看什么呢,你?”栀夏冷冷的问。

    “没看什么呀!”我装作镇定的看向她的脸,“我在等你起来,你不起来我也起不来啊!”

    这时许锦江和钱如初一边一个架起栀夏,我也从地上爬起来;这俩小子倒是也不傻,把那些流气青年都打发走了。

    我急忙去看自己的伤口,还好,三寸来长、不算很深,估计十天半月也就长好了。

    “天行健,谢谢你。”栀夏走过来给我鞠了个躬。

    “别介”小时候跟着爷爷东奔西走、只能算半个流浪儿,上学后又是老师同学眼中的差等生、不招人待见;

    从来没有人给我行礼阿,还真有点不适应,我摆手说:“那个你没事儿就好,不用客气。”

    栀夏关切的看着我的肩膀,“你的伤重吗咱们去医院吧?”

    伤口不轻不重、但我是个谦虚的人,在梦中女神面前当然得装一把,“没什么大事儿”

    “有事儿才怪呢!”一旁的许锦江忽然说道:“轻描淡写的划了一下,做样子呢怎么可能有事儿?”

    这话茬不对呀!“你什么意思?”我疑惑的问:“什么做样子?”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说锦江,看来咱二十一中还真有能人啊!”许锦江没回答,钱如初却阴阳怪气的说道:“你看人家这戏演的,跟真的似的。”

    “你特么什么意思?”一股火直冲脑门,我恼火道:“以为我跟你们俩那么无耻自拍自演英雄救美呀?”

    “看看,自己承认了吧?”

    “诚实点就对了,这戏演得也不怎么样,明眼人谁看不出来呀?”

    这俩孙子左一句右一句的,栀夏看我的眼神可就变了。我救人并没有想要回报,但是也不能被人冤枉啊!

    我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们俩今天得说明白了,我特么怎么演戏了?敢冤枉我,跟你们没完!”

    “很简单啊!”许锦江微微撇嘴,不屑的说道:“天行健,谁不知道你叫荞麦面条?高三最弱的一个”

    “都弱爆了。”钱如初讪笑着插了一句。

    “就是啊!从高一我就认识你,哪次被人欺负敢还手了?人家踢你一脚就摔倒了,今天哪来的这么大胆子、这么厉害的身手?”

    “这个?”以前都是爷爷一再警告我不许露出道术和元力,我那都是装的,眼下还真没有办法解释。

    “嘿嘿,答不上来了吧?”钱如初在一旁溜缝,“弱爆了的阿q哥一下变成了英勇善战的黄飞鸿,你自己信吗?还好意思说不是演戏?”

    “是这样吗?”栀夏一脸怀疑的看着我。

    “当然不是了!”许锦江和钱如初说什么我还不太在意,连她都怀疑我我可受不了啦!

    “你自己都看到了,他们拿着刀子呢!能是演戏吗?”

    “锦江,要不怎么说人家厉害呢!看人家设计的多巧妙、多到位、多逼真,有一道小伤口做掩护就全变真的了!”

    “你特么放屁!”我是真恼了,握紧拳头恨不得打钱如初一顿。

    “荞麦面条,你特么骂谁?”

    “行了,我还没问你们俩的事儿呢!”栀夏挡开钱如初,问道:“天行健同学,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突然会功夫吗还有你怎么弄出来的火球?”

    “呃?”看着许锦江、钱如初幸灾乐祸的嘲笑我想发怒却发不出来,总不能把什么都说了吧?

    “算了”我摆摆手出了口粗气,“你爱信不信吧!随你怎么想我也没打算你感谢我。”说完我掉头就走。

    “天行健同学”我走出几步栀夏在后面喊,“你能告诉我怎么知道我要出事的吗?”

    奶奶的,这可怎么回答?“我有特异功能!”能问出这句话就证明她认定我是在演戏了,我还有必要再跟她废话吗?

    身后传来许锦江和钱如初嘲讽的笑声,我忽然觉得自己太不值了,多管闲事干嘛?还弄了个自讨没趣

    “乔面”赵平安突然从树后蹦出来,吓了我一跳。

    看到好朋友我的心情才转好一些,“你怎么跑来了?”

    “我就知道你小子背着我没好事儿我能放心吗?”

    “呃你一直都在啊?”

    “也没有了,原来离得远、你跟那几个人打架时我想过去来着,但是很快就完了你们都说什么了?你救了栀夏怎么还气呼呼的?”

    “别提了,碰到一群sb”一边走我一边把前因后果都说了。

    “真是sb!简直就是胸大无脑,栀校花就在边上看着自己还分辨不出来了啊?”赵平安为我抱不平,“乔面,你这伤口太大了得去医院!”

    我本想自己回家帖几个创可贴就完了,架不住他生拉硬拽只好跟他去了医院。

    没想到医生一看就知道是刀伤,告诉我没有警局备案不能治疗,没奈何只好报了警。

    警官到医院给我做了笔录、医生才给我缝合上药,等折腾完回到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赵平安不愧是我哥们儿,买了酒菜回来,说得敬见义勇为的英雄一杯。

    我说拉屁倒吧!人家根本不领情。赵平安说无名英雄更值得敬佩跟他喝了通酒我的压抑心情才渐渐转好。

    伤口不是很严重、自己在家又无事可做,第二天照样和赵平安去上学。

    说来也巧,要进校门时看到栀夏和钱如初肩并肩的走过来。

    真特么可气,就算我是演戏救美、他钱如初更是啊!怎么还

    哼!女孩子都言不由衷,嘴上说不在乎这不在乎那、只在乎真心永恒;其实都是狗屁,真心就是红钞票、爱情只是性的需要。

    “不行,太特么气人了!”赵平安毫无征兆的拐过去拦住栀夏,大声说道:“栀夏同学,天行健为了救你都受了伤、你怎么还能冤枉他呢?”

    “什么?”栀夏一时没反应过来,惊疑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是冤枉他?”

    “当然是”

    “当然个屁啊?”钱如初一把推开赵平安,“天行健就是在演戏,不然你让他自己解释”

    钱如初一抬眼看到了我,“来来来荞麦面条,你当着众位同学解释解释!”

    昨天只有三个人我都不能说、今天这么多同学我能说吗?我憋闷的招呼赵平安,“走了奶油,跟他们说什么?”

    那时栀夏看着我,眼中有几分戏亵的嘲笑,我的心猛的一痛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