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正义凛然 替鬼出气
    “为什么?”初雪忽然歇斯底里的嚷起来,“为什么你要帮着坏人?他们一家三口都不是好人,你帮他们做坏事就不怕遭报应吗?”

    “我没有啊!”我摇头道:“我是个有正义感的人,绝不会帮着别人做坏事的,前两天我还打过这小子呢!”

    “那你还拦着我?”

    “我是拦着你,其实也是在帮你。就算你杀了他也于事无补,只能徒增你的罪过,听我一句劝吧!”

    “不听不听!他们一家都不是好东西,都特么混蛋!他们把我害死了,高任江却说我犯了神经病,只肯赔我爸妈五万块钱!

    我爸妈辛辛苦苦把我养到这么大,才值五万啊?所以我要高洪波死!让他们也尝尝失去孩子的滋味!”

    我去!这个高任江真特么的不是个玩意,既然初雪的事儿周宝霞出面了、他就不可能不知道初雪肚子里的孩子是高洪波的,五万块钱就想打发了、简直就不是人!

    “你说,”初雪哭着问:“这家人可恨不?高洪波该不该死?”

    该!特么这一家三口都该死!为富不仁啊!但是我还得劝初雪,“他们是可恨,但是不能因为他们可恨就增加你的罪过;

    如果真是为了出一口气杀了他,你再不能正常轮回做人、是不是得不偿失呀?这样我让你出了这口气好吗?”

    “可我这口气出不去”初雪忽然叹了口气,“你说怎么办?”

    “这样你认为应该赔偿你父母多少钱合适?当然了,多少钱也不能代表你的价值,也抵不过父母养育之恩;

    但是你的父母还得生活呀!老了那天也得有所依靠,对不对?不能为了赌气就不顾活人的生存问题,你说对吗?”

    初雪怔怔的看着我,缓缓点了点头,“你说的还有点道理,那你说怎么也得赔偿我爸妈五六十万吧?”

    “一百万,可以吗?”

    “啊能赔那么多吗?”

    “我帮你去谈,”我说道:“还有,我让这小子供上你的牌位,每天给你磕上九个头怎么样?”

    “天行健你他妈混蛋,你说什么呢?”床上的高洪波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醒了,一双血红的眼珠子瞪着我。

    我向初雪使了个眼色,“看来某些人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还没有受够罪啊!”

    初雪怔了一下才明白我的意思,立刻上了高洪波的身;我也做了件好事儿,解开了高洪波脚上的绳子。

    于是高洪波就跳了起来、起到两米高时还放平了身体,这时初雪再离开他的身体、剩下的事就不用说了。

    两米高、平着拍在地上,摔得高洪波那张圆脸都快成大饼子了。

    外面砰砰打门,高任江大声问:“天同学,我儿子怎么样了?”

    “好多了,”我大声回答:“你就放心吧!”

    “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跟拆房子似的?”

    “是我在驱鬼!你快走远些,鬼眼看就要出来了,别再上了你的身!”听我这么说高任江这才走开了。

    高空自由落体运动又来了两次,我摆手让初雪停下。

    等到高洪波能正常喘气、有了自主意识我问道:“高公子,你对我的提议还有意见吗?”

    “滚混蛋!”

    “弄他!”我一摆手初雪就上了他的身,原地跳起、翻了两个空翻后狠狠砸在地上。

    “怎么回事啊?”这次是周宝霞来打门,“天同学,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没事儿没事儿,小鬼马上出来了你快闪开!”我憋着笑、跺着脚,嘴里胡乱念着咒语。

    外面没动静了我才问高洪波,“这回怎么样,高大公子?”

    “你你”高洪波呼呼喘了两口气,无力的说道:“好我赞同!”

    “这多好,早这样就不用遭罪了!高衙内,记住了!这是你做孽应该付出的代价!”

    我打开房门的时候,高任江两口子都在门口,奶奶的!也不知道他们听到了多少。

    “我儿子怎么样了?”高任江不等我回答就冲进去,周宝霞紧随其后。

    我知道这时候我得绷住架,这也是跟爷爷奔波多年学来的经验,所以我都没回头看、径直来到大客厅坐下来。

    不一会儿,高任江两口子扶着高洪波走出来。那个王嫂真听我的话,直到这时才从房间里出来。

    一待扶着高洪波坐好周宝霞就急急的问:“天同学,我儿子这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跟我?”

    我有意无意的扫了王嫂一眼,周宝霞便住了口。

    高任江说道:“王嫂,洪波没事儿了,你跟着累了一夜、去休息吧!”

    看得出王嫂也是个善于察言观色之人,知道主人家有不方便的话,答应一声回房间去了。

    我是真没有心情面对高家三口,便直接说道:“高校长、周主任,相信你们二位也都知道初雪的事情。

    高洪波和周主任遇到的就是初雪的怨魂,不瞒你说我只能把她驱离高洪波的身体、她还存在于这座房子里。”

    高任江两口子听了惊恐不已,相互看了一眼周宝霞哀求道:“天同学,你就行行好,把初她的怨魂赶走呗?”

    “没有那么容易的刚才驱鬼时洪波就受了挺大的罪,但是没有办法、初雪的怨气太重,不那样做根本无法驱离。”

    我得把话说前头,高洪波再说什么都是白费,“再说我就算赶走了初雪、她也还会回来,我能一直呆在这儿吗?”

    看着高任江两口子面面相觑,我就危言耸听的把那两样条件说了,“你们做到这些,初雪自然会走,否则麻烦高校长另请高明吧!”

    高任江把两道眉毛都拧成一股绳了,“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我是无能为力了”

    “哎呀!一百万就一百万,反正是学校拿钱,”周宝霞说道:“还犹豫什么,难道你想看到我们娘俩死啊?”

    “住嘴!都是你个败家娘们儿还有你!”高任江反手给了高洪波一个耳光,“不务正业就知道沾花惹草!”

    周宝霞自知理亏不敢吭声,高洪波坐在那死死盯着我看。我心里话:瞪我怎么样?老子就玩你,不服气啊?哪天有机会老子玩死你!

    “好吧!”无奈之下高任江只得答应了那两个条件,我警告他说话得算数、否则初雪不会离开,便起身告辞。

    高任江亲自送我到门口,取出一沓钞票递过来,“真是得谢谢你天同学,我没法送你就请你打车回去吧!”

    “高校长太客气了。”我伸手去接钞票高任江却不肯松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