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一厢情愿 很是受伤
    “哈你想打赢我?再练几年吧!”方清怡不由分说,冲上来便是一脚侧踢。

    她的速度非常快,脚丫子直奔我耳根子踢过来;我刚撤身闪开,她的左腿紧跟着扫过来。

    “够了!”我跳开两步大声说道:“你还讲不讲道理,谁同意跟你比试了?”

    话音未落一只白嫩的脚丫子又向我下巴踢来,五根脚趾还涂着红指甲,“不用你同意,我想比就得比!”

    奶奶的!男的欺负我不说,连个女的也敢欺负我?心中无名火起,我上身后仰一抬手就托住她的脚后跟。

    我本想往后一拉她非摔倒不可,可是刚摸到她脚后跟猛然觉得哪里不对,急忙松手退后。

    靠!方清怡的另一只脚果然当胸踹过来,脚尖都擦着我的衣襟了,我再慢一点非被踹中不可。

    方清怡双脚落地诧异的看着我,“行啊还真有点功夫。”

    “哼!你惹恼我了”我抬手甩了外衣,“就算胜之不武,我也得教训一下你这个狂妄的丫头!”

    “不许叫我丫头!”

    “不叫你丫头叫什么?难道叫你老娘们儿啊?”

    “你混蛋!”方清怡冲上两步抬腿就踢

    她的速度可比高洪波快多了,不仅快力量还很重、每一腿都挂着风,挨上一下可不只是疼的问题啊!

    左一腿右一腿、上一腿下一腿,接连躲了十几腿我竟然没找到破绽;关键是我左臂有伤,不敢和她硬碰硬。

    心里暗想就算你的腿法厉害、一个人能有多少体力,我看你能踢到什么时候。

    果然不出我所料,转眼间方清怡的进攻频率就慢了下来,可以清晰的听到她的喘息声。

    我笑着说:“你累不累啊?又不是争世界冠军,至于这么拼老命吗?”

    方清怡停下来,双手叉腰看着我,“你总躲,还还怎么比啊?”

    方清怡脸色晕红,神色也没有平时那么冷若冰霜了,看起来愈发的漂亮。

    我气定神闲的说道:“压根我也没同意比呀!是你一厢情愿非要比。”

    “一厢情愿?我就一厢情愿呸呸!谁跟你一厢情愿了今天非跟你分个高低上下不可!”

    “为什么呀?我跟你有仇啊?”

    “少废话!”方清怡再次冲上来,右腿高高抬起。

    我以为她要使用下劈便往左跨一步,准备去托她小腿;没想到她膝盖忽然内转,一脚平蹬过来。

    我来不及闪躲,只好并起双臂挡上去。她的腿很有力度,蹬得我退了两步、她自己也退了一步。

    “不对呀?”我疑惑起来,这一招不是跆拳道啊!倒像是道家的十八路蹬山腿法。

    “什么不对了?”

    “你这是跆拳道吗?”

    “管得着吗?”方清怡缓步走近,“能打赢你就行!”说着冲上来再攻。

    我这次留意观察,发现她把跆拳道和道家的腿法揉和在一起了,怪不得先前感觉找不到破绽呢!

    心里不禁惊疑起来,她怎么会道家的腿法呢?难道她家里也是正一派出身吗?

    到后来方清怡几乎弃了跆拳道腿法,完完全全是道家腿法了。其实我此时想赢她很容易,但是既然知道她有可能是阴阳世家出身、我就更不能露出道术了。

    看来不让她赢就没完没了啦,我决定诈败认输;那时她一记低扫后忽然纵身起来攻击我上身,这可是个好机会。

    我运气于胸腹,准备硬接她这一下。没想到她中途变招,飞膝撞向我的面门。

    靠!这要是被她撞上了,我这一嘴牙不得掉一半啊!事情太突然也容不得我细想,见膝盖过来急忙举起双手向外一推。

    方清怡惊呼一声,身子倒飞出去六七米远、噗通一声摔在地上。

    坏了!只记得不露道门功夫了,不知不觉把元力使出来了。

    方清怡这一下可能是摔狠了,双眼紧闭躺在那一动不动,靠!可别摔坏了。

    我急忙赶过去,“你怎么样醒醒喂!”叫了半天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糟糕之极啊!我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坏了!怎么没气了呀?特么,她真死了我不成杀人犯了?

    碰到这种事情谁不慌啊?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打120急救,又一想不对、等急救怕是来不及了。

    救人要紧我也顾不上别的了,扒开她的嘴巴往里吹气对了,生理课上讲了、还得做胸部按压呢!

    扭头看到方清怡的情况我怔住了,刚才她的飞膝动作太大了,混乱中也不知道她的腰带怎么开了;

    此时跆拳道服敞开着,她里面只穿着个小背心,两只兔子隐约可见。这可怎么办啊?

    我又叫了她两声还是没有反应,顾不上那么多了!两只手按在兔子上,用力按压。

    说来也怪,平时考试时记不住这时却清清楚楚,每分钟八十至一百次、按压二十下再做人工呼吸

    按压、吹气,吹气、按压做第三次按压时跆拳道馆的大门忽然开了,十多个男女学生走进来。

    还没等我喊帮忙十多个人一齐跑过来,一个女生大声质问:“你是谁啊?你把我们方社长怎么了?”

    “你这叫什么话?”我气恼道:“她昏过去了,我在急救呢看不出来啊?”

    “哎社长醒了!”

    “社长,你怎么了?”

    我扭头一看,方清怡果然醒过来了,“哎哟我的天,你可算醒了。”

    “你干什么呢?”方清怡厉声质问。

    “急救”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还放在她胸上,急忙拿开。

    忽觉眼前白影闪动,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呢面门就被踢中了、身不由己的来了两个后滚翻。

    艹!这丫头下手也太狠了,额头、鼻子、嘴巴都特么疼,眼前金星乱飞。

    “你讲不讲理,我帮帮你急救你还踢我?”等我爬进来时看到方清怡一边抹泪一边跑进更衣区。

    不会吧?我是受害者呀!十几个人围了半个圈子,都一脸惊疑的看着我。

    我去,太特么尴尬了!“我们那那个切磋来着”张嘴说话忽觉得有黏糊糊、带着咸味的液体流进嘴里。

    抹了一把才发现是鼻血,真特么倒霉!我赶紧找水龙头洗了洗,弄张面巾纸塞住鼻孔,不理睬那些人的眼神拿了衣服就走。

    还没走到门口身后忽然有人喊道:“站住!谁让你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