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神秘笑话 可笑瘪三
    “是吗?”过三的笑容渐渐收敛,眼睛越眯越小,射出两道凶光,“你仔细说说!为什么?”

    “相由心生”我边看边说:“你黑眼仁小、三边露白,主性格急躁且固执;头发曲硬主容易冲动,眉毛散乱且眉骨凸出说明你气量小。

    加之你头尖额窄无富贵相,颧骨横露、眼神凶恶带煞气,你降不住这只下山虎的。”

    “哦?”过三渐渐露出怒意,“降不住又怎样?”

    “我劝你赶快洗了吧!否则这只虎会带给你祸事,轻则有牢狱之灾、重则横尸街头!”

    “放屁!你特么找死”过三举拳要打。

    猛听有个女声喝道:“过三,你给我住手!”

    过三扫视着人群,“谁啊出来!”

    “是我!”我也很纳闷,寻声看去见方清怡挤开人群走进来。

    “哟是方小姐啊!”过三的脸上立刻露出讨好的笑容。

    “过三,你怎么欺负我朋友呀?”方清怡走到我身边,贴肩而立。

    哎哟?我惊奇万分,什么情况这是?她竟然说我是她朋友!还挨得这么近?

    更让我惊奇的是过三的反应,一脸讨好的笑不说、还特么哈巴狗一样点头哈腰的,“哟,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位兄弟是方小姐的朋友,得罪了、得罪了。”

    “走吧!”方清怡用吩咐的口气说道:“以后再不许找他麻烦哈!”

    “是是是”过三连二句话都不敢说,挥手带人就走。

    过五明显是懵逼了,“三哥怎么回事儿啊?”过三不言语,扯了他就走。

    没热闹看了,围观的人立时就散了。

    我心里却是一大堆哥德巴赫猜想,这个方清怡到底什么背景啊?轻描淡写一句话,过三连个屁都不敢放就走了?

    “谢谢你方同学,”我试探着问:“你认识过三?”

    方清怡抬眼看我一下,“认不认识都无所谓,他不敢再找你麻烦了以后再碰到这种事情告诉我,我来帮你解决,好吗?”

    刹那间我有酒醉探戈的感觉,什么情况啊这是?方大校花要罩着我,还征求我的意见!太阳呢在东边还是西边?

    “你怎么不说话呀?”

    我的大脑有点短路,“我应该说什么呢?答应你还是不答应?”

    “当然是随你便喽!”方清怡说完迈步就走,剩下我独自在风中凌乱。

    不对,还有奶油在呢!“厉害了我的哥,”赵平安一脸的艳羡,“方大校花这是铁定看上你了!”

    “别我可不用她看上我。”人家替我解围我理应感谢,但是我还真不希望她出现。

    特么的,对付那帮欺软怕硬、残害弱小同学的下三滥,就得以暴制暴、打他丫的丧家之狗屁滚尿流才对。

    “傻啊,你?方大校花人又漂亮、家里还有钱,看上你不是好事儿啊?”

    “我看你才傻呢!你告诉我,我有什么条件让她看上?模样、家世、能力,我哪样出众?我哪块肉招人稀罕了?”

    “倒也是啊!”赵平安挠了挠头,“可说呢,方大校花眼睛也不瞎呀?看上你还不如看上我呢!”

    “呸!”我被他气乐了,“打压我的时候能不能不把你自己往台面上捧,你不怕摔着啊?”

    “嘿嘿,我是眼里揉不得沙子嘛!好歹我也是小资的家世”

    “滚!开个屁大点儿的小超市也叫小资,那我还阴阳两道通吃呢!”

    换乘第二辆公交时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因为有几辆摩托车好像一直跟着我们;已经穿过七八个街区了、而且中途倒车,不太可能是巧合。

    离得比较远,一直看不清摩托车上的人,我估计八成是过三那伙人。也好,刚才便宜了他们!这次没那么简单了

    下了公交车我假说自己去买东西,让赵平安自己先回去;看看那几辆摩托车果然追上来,我走进了一条僻静的街道。

    摩托车很快就超越了我,五六辆围成个半圆把我围在当中,不用摘头盔也能认出是过三那伙人。

    “来吧!”我抱肩而立,微笑着说:“节省点时间、一起上吧,我还得回家做饭呢!”

    这帮人纷纷摘下头盔,我发现许锦江没有跟来,这家伙够阴损的。

    “你特么找死!”光头过五头一个冲上来,左手抡着根垒球棒、照我脑袋就打。

    就他那速度,在苍蝇眼里比乌龟它孙子还慢呢!我抬手抓住他的手臂,一脚踢在他肚子上,这孙子立时跪地上了。

    “来,给老子唱征服!”我夺下棒子指着他的头。

    过五疼得爬不起来,只能叫了声,“三哥”

    “小兔崽子,到这儿你还敢狂?”过三铁青着脸一挥手,“废了他!”

    其他**个青年分从左右冲上来,有拿棒子、有的拿着钢丝锁,呼呼的奔我打来

    我打眼一看就知道这些人一个练家子都没有,只是徒具其表、虚张声势。

    没等他们靠近我就左右开弓,一个被我打伤了手臂、一个砸断了指骨、还有一个被棒头怼在脸上。

    这三个人惨叫着逃开,其他人都吓得愣住了,看看我又看看过三。

    这种情形也很令过三意外,啐了一口骂道:“怪不得挺横,小崽子还有两下子。”

    “刚才算你们便宜,没想到你们不知死活”地上的过五想偷偷爬走,我起手一棒打在他小腿上。

    “小子,今天你不唱征服哪也去不了。会唱不?不会唱赶快问度娘学!”

    那边的过三掏出一把折叠刀来,学着电影里面唰唰唰的单手耍着,威胁的目光瞪着我,“小子,我很不舒服”

    “舒服是给死人准备的,活着就得特么的累!痛快过来,一会菜市场没有新鲜菜了!”

    过三趁我说话分神、突然跳过来挺刀就刺。其实我一直留意他呢,身体立时后撤、同时一棒砸在他手腕上。

    过三还真是硬朗,闷哼一声居然不逃走、飞起一脚踢过来;这次我都不用抡棒子,直接把棒头杵下去。

    过三这一脚正踢在垒球棒上,那可是脚背对棒头啊!咔的一声,是棒子响还是脚响不清楚、特么谁疼谁知道呀!

    过三疼得小脸都白了,双手捧脚咬着牙说不出话来。

    “哈!说你不知死活你还不服气”话未说完,我突觉身后一股劲风袭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