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过河拆桥 鬼求相助
    “乔面,你可得小心点儿。”赵平安捅了捅我,“这家伙现在视你为眼中钉!”

    我淡淡的笑了笑,“无所谓,我会怕他?随他怎么样再说我又没跟他争栀大校花。”

    “那你也别大意了,他爸爸可是号称天都第二富。听说这小子交际很广,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认识”

    “别跟我提富二代,我特么就看不上他们狂妄自大、有钱任性的缺德德行!

    有钱的是他们的老子又不是他,他自己真白手起家干成富翁了我佩服;不就是他爹有俩糟钱嘛,整得他跟特么皇太子似的!”

    进教室之前十个包子已经进了肚儿,刚坐下王丽芬就走了进来。

    “同学们,三天后就要月考了,学校领导层刚下发了一个文件”不知道为什么,王丽芬向我这边瞥了一眼。

    “这次月考将决定一部分同学的命运学校决定,月考成绩最后的两名同学将离开学校!”

    哎呦我去!怎么还有这种事情?我脑中猛然一闪,这特么是冲着我和赵平安来的啊!

    他第一我第二、我第一他就第二,多少年了我们哥俩一直牢牢把控着冠亚军的殊荣,从未有人能够撼动。

    一时间,全班同学的目光都向我和赵平安射过来。目光中有同情有怜悯,当然了更多的还是讥笑、嘲讽和不屑

    “老师,”我站了起来,“我想知道,这项决定是针对整个高三年级、还是只对我们班?”

    王丽芬扶了扶眼镜,“教研主任这样交待我的、我便原话传达,至于是针对我们班还是整个年级我不清楚,如果有疑问你可以直接询问校领导。”

    王丽芬一改前两日热情似火的态度,我就明白了**成。

    等王丽芬走出去,赵平安哭丧着脸问我,“乔面,咱俩怎么办呀?这特么也太不公平了!”

    “嘘”我让他凑耳朵过来,“这是高任江、王丽芬怕我们俩把知道的事情说出去,才想了这么个办法要灭咱俩的口。”

    “哦有道理,”赵平安恍然大悟,“这么说咱哥俩就死定了啊!”

    “也不是啊!你考个前边第一就没有任何问题了,怎么、没有自信吗?”

    “切!我能考倒数第三我就不姓赵!特么,不念就不念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咱俩回家开公司去。”

    他的话把我气乐了,“奶油,咱俩会干嘛呀?还开公司?”

    “买进卖出呗,有什么难的!咱俩就开食品有限公司,主营什么牛肉干、烤鱼片、鱿鱼丝的;

    牛肉干进价四块八能卖到十一块,烤鱼片三块七进卖八块,火腿肠”

    “停!”我急忙捂住他的嘴,“我说奶油,你小子怎么什么秘密都藏不住呢!非得让人知道你是个吃货呗?”

    全班同学哄堂大笑,赵平安却满不在乎,“笑什么笑?这是生存之道,你们懂不懂?哥们儿从小就有经商的天赋。”

    笑声更大了,我都怕把王丽芬招来。

    看来赵平安听说的绝不是空穴来风,高任江这是跟我玩过河拆桥、卸磨杀驴那一套啊!

    特么,老子看你怎么杀杀赵平安的?我这个桥就摆在那儿,敢拆我老子就让你看看传说中的马王爷长什么样!

    下自习后赵平安又跟我大侃特侃他的食品有限公司计划,方清怡忽然走过来,“天行健,你不用担心,如果你真的可以到我家公司上班。”

    “呃?”这可太意外了,我一时有些茫然,实在想不通一向冷若冰霜的冰美人为什么突然转性了、对我如此热情?

    难道难道是因为那天我摸了她吗?不对,我那不叫摸、很正常的急救呀!至今我都没有记起当时的手感呢,估计方清怡也不会再让我重新试试。嘿嘿

    再说就算摸了,就就非我不嫁了?什么时代了,不至于有那么迂腐至极的观念吧?但是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其他理由呀!

    “乔面!”赵平安提醒的叫我一声。

    我这才醒过神来,“你不愿意呀?”方清怡看着我问道。

    “愿意当然愿意”不用看我也能感受到其他同学投射过来的超级关注目光,“但是我还是想读大学的,先谢谢你了。”

    话音未落教室里就响起了窃笑声,特么!老子想读大学就这么可笑吗?

    “不用客气,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不用担心别的。”方清怡说完就走开了。

    “哎看我”赵平安低声说:“看着我的眼睛。”

    “你要干嘛我可不是沙僧,非得听二哥的。”

    “你才猪八戒呢我看看你眼睛里有桃花没,呵呵”

    我扭头对准他,“我自己估计应该没有如果有也是猪头。”

    其实我一点都不担心,因为自从那次算出棋盘放米的题后、我发现自己智商和记忆力明显提高了许多。

    老师讲什么我都理解,所有课本看一遍全能记住,目前让我考第一不敢说、前五名应该不是困难的事情。

    我现在担心的是赵平安,这小子整个一猪八戒再世、除了食物和女人他对什么都不感兴趣,跟朽木和烂泥属于同类,怕是无药可救那伙的。

    不过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他手里是握有法宝的,难道还怕了高任江不成

    一天无事,放学回家,过家哥俩儿也没有露面。到了我家门口,赵平安跟我分手回家。

    开锁开门,我还没有进屋就有股异样的感觉——房间里有一股阴气!

    靠!难道是妖人找上门来了?如果是那样可是糟糕的事情。

    我左手掐着符箓、右手握着桃木剑,小心翼翼的走进去没有什么呀?里面房间的门都敞着,既看不到人影也没有任何声响。

    但是我的感觉没有错啊!明明有一股阴气的,我用桃木剑快速关上门门后也没有。

    再转过身时,我的卧室门口忽然多了一个淡淡的白影。“初雪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打过几次交道了初雪也不怕我,缓缓飘近说道:“我是来求你帮忙的。”

    嘿嘿,有意思、鬼找我帮忙?我收起符箓和桃木剑,“我能帮你什么忙呀?”

    “你不让我到学校去,我只能另找安身之所,地方倒是找到了、但是有人欺负我,你是不是应该帮帮我呀?”

    “有人欺负你?呵呵不会吧?什么人能欺负了离魂呀!”虽然她是鬼,但是当面称呼鬼有不礼貌之嫌、我便用离魂代替。

    初雪说道:“我也不知道那个是什么人,反正你不帮我我就呆在你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