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海王寺北 怪事多多
    初雪说道:“我也不知道那个是什么人,反正你不帮我我就赖在你家里!”

    嗨!这是怎么话说的,我家里住着个鬼像话吗?而且还是个女鬼。

    我可没有愿意向别人展露身体的怪癖,洗澡、睡觉、换衣服她在一旁盯着看?那不得别扭的不要不要的啊!

    “好吧好吧,”我问道:“你仔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初雪说道:“我好不容易才找了个合适的地方,呆了还不到一天就来了个怪人、他竟然也能看到我!”

    哦?能看到鬼那得是有阴阳眼呀!或者是像爷爷那样的懂阴阳道术的人,拿柳树叶沾牛眼泪贴在眼睛上。

    “你详细说说他长什么模样?眼睛上贴树叶了吗?”

    “贴树叶干什么?那个人没有他看上去就跟普通人一样,个子不高、不胖不瘦、四十多岁。”

    “哦”我心想不会是妖人吧?妖人是应该能看到鬼的,“他怎么欺负你了?”

    “他想吃了我,还说那里是他的地盘,你说气人不?”初雪生气的说,“你法力那么厉害,帮我把他打跑。”

    我想了想问道:“你说的地方是在城中山里面吧?”那地方我可不能轻易去,万一碰到历东行可是件麻烦事儿。

    “不是城中山里面,是流水湖北侧天界丘的那座破庙叫什么海王寺。”

    流水湖在城中山东南两公里处,湖面并不大,直径也就是一点五到两公里之间。

    城中山上有三四处泉眼,汇成一条小河叫天界河,这条河常年流水、便是注入到这流水湖里。

    但是,湖水总保持在一个高度、既不涨也不落,传说湖水流到别处去了、因此得名流水湖。

    为什么说起流水湖呢?因为它和天界丘之间有关系。据说有搞科研的人做过测试、把红颜料倒进湖里,结果天界丘上海王寺里的那口水井里的水变红了。

    天界丘下有暗河也不算什么稀罕事儿,让人感到不解的是天界丘只是个土丘,河水经年累月的冲刷它却没有坍塌!这就很奇怪了吧!

    还有更奇怪的呢!天界丘是个土丘,下面又有充足的水源,丘上却寸草不生、邪门不?

    要说丘上的土有问题,丘后却是百草丰茂、树木丛生,更有许多异常高大的五爪槐。

    丘后植物移到丘上便死、挖丘上土去丘后种花种草一样生长旺盛,没有人解释这个现象因此得名天界丘,意为天壤有别。

    故老相传,说丘下有海眼、从哪里能通往冥海,所以大明永乐年间朝廷在此修了座海王寺,目的是想镇住海眼隔断去往冥海通道吧!

    有些传说就是以讹传讹,有些传说却是无风不起浪,谁知道真的假的呢!

    “海王寺呀”我琢磨了一会儿说:“那好吧!等天黑了我陪你去看看。”

    天都是个大都市,人口稠密。万一碰到什么阴阳世家的人物或者是妖族人,我跟个鬼一起走路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简单吃了晚饭赵平安又跑了过来,跟他闲扯到天色见黑,我推说困了要早睡、把他赶走了,然后和初雪出门直奔天界丘。

    流水湖中有荷花、有睡莲、岸边垂柳成荫,景色算得上怡人、这时候也还有人消暑纳凉。

    但是只相隔一里的天界丘却是人迹罕至,这里只是一个光秃秃的大土丘、海王寺又年久失修都快倒架了、丘后虽然树木青脆却多有蛇虫出没,谁会到这里游玩呢?

    顺着湖边路岔过去,不大工夫就来到天界丘,好在今晚月光皎洁、看得清路径。

    刚踏上破败的石阶初雪忽然贴到我耳边说:“快走,那人好像就在上面!”

    我抬头看去,果然有个人影在寺前闪了一下。这个时候来这种地方不可能是阴阳世家子弟,应该是妖人。

    我尽量放轻脚步迅速走上去,可是等到了上面却又看不到人;丘上除了海王寺光秃秃的,有人无人一望而知。

    寺院的院墙早就倒塌了,大殿里也没有什么动静,初雪自己不敢进去看做手势让我去。

    唉,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谁让我是善良与正义的化身、英俊和智慧并存的五好少年呢!

    少年是不是有点黄瓜刷绿漆——装嫩的嫌疑呀?嘿嘿,到今天晚上为止还我未满十八岁,应该还算少年吧!

    我轻手轻脚的走进残破的院子,一边四处打量一边向大殿走去。没等我踏上大殿前的台阶,忽听有人喝道:“站住干什么的?”

    声音听起来有些距离,我回头看看没有人啊?两侧、大殿里、大殿屋顶看遍了也没有人呀?

    我正纳闷呢,又有人说话了,“闲着没事干,遛达玩不行吗?”这次的声音似乎年轻了许多。

    先前的声音说道:“你们走开吧这里有毒蛇,别再咬了你们、那可是要死人的。”

    这次我听清楚了,声音是从海王寺后面传过来的。

    初雪轻声说:“就是刚才说话的人欺负我我记得他的声音。”我点了点头,转身绕向寺后。

    海王寺建在秃丘边缘,后院墙北十米便是草木丛生,我贴着大殿山墙张望一番却没有看到人。

    耳中听到一个女人说话,“谢谢你了,我们有蛇药。”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先前的声音严厉起来,似乎带着几分怒意。

    “我们是来抓蛇做标本的,怎么、不许呀?”女人有点针锋相对的意味。

    我听了心中颇为纳闷,抓蛇制作标本也算正常,但是为什么不白天来呢?难道黑天更容易抓到蛇吗?

    隐隐感觉有点蹊跷,我好奇的来到半塌的院墙前;见一个男人站在树丛前,距他十多米还有一男一女。

    树丛前的男人中等身材、不胖不瘦,月光照在他侧脸上、是个中年人,这时沉声说道:“我是为了你们好,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快快离开吧!”

    “为什么?”对面的男青年不客气的问道:“这里又不是你家,管得着吗?”

    “嘿嘿,我还就管得着!”中年人喝道:“快滚!再特么废话老子可就不客气了!”

    “不客气怎么样?”那个女生从青年身后走出,“你太霸道了吧?这是公共区域又不你家后院!”

    月光从正面照在她脸上,长眉毛、大眼睛、挺刮的鼻梁,带有几分阿拉伯血统敖凝轩?怎么说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