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神奇女巫 被蛇催眠
    “等一等”那个穿银色铠甲的中年人忽然走过来,满眼喜色的盯着我,“把这小子留下,他是我的!”

    “艹尼玛,你吃屎去吧!”知道不能幸免我也不在乎了,飞起一脚踢过去。

    这一脚是奔他的脸踢过去的,算他躲得快没踢到他鼻子、那也让他闻闻老子的汗脚味。

    中年人恼羞成怒,咬牙切齿道:“小子,老子这就挖了你的双眼!”说着便抬手抓过去。

    “住手!”突然传来一个威严的女声。说话之人似乎很有权势,原本喧闹的众多妖族人一下子安静下来。

    人群闪开,一老一少两个女人走过来。除了亚格斯王之外,其他人都躬身施礼、包括想挖我眼珠的中年人。

    哟!这两个是什么人?如此受人尊敬,惊奇之余我仔细打量起来。

    前面的女人五十来岁,个子高身材瘦皮肤白净,细长的脸型衬托着一双眼睛格外的大。

    她身穿黑色长袍、灰色长发披在脑后,左手拄着一根黄色木杖;奇怪的是木杖上盘着一条碧绿的小蛇,在木杖上上下游动。

    她的穿戴、她的长相和木杖上那条怪异的小蛇,使得她整个人都笼罩着一层神秘的诡异。

    后面是个十六七岁少女,她穿着黄衣粉裤,模样跟前面的女人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年轻些、胖了一些。

    “杜蕾斯,”亚格斯王说道:“他们三个人是叛逆派来的奸细,难道不该杀吗?”

    那个年长女人看了看我们三个人,最后把目光盯在我的脸上,忽然缓缓摇了摇头。

    “你的意思他们不是奸细?”

    “万能的神啊”杜蕾斯张开双臂仰头望向天空。

    这时已经到了黄昏时分,如血般的夕阳照在她的脸上更添了几分诡异。

    杜蕾斯忽然走过来,围着我和敖凝轩、索尼缓缓走了一圈,一边走一边嗅着空气。

    “我闻到了遥远而陌生的气息他们来自遥远的国度而我并没有闻到叛逆的味道,他们身上也没有仇视和敌对。”

    哦!这些言语显然对我们有利呀!我心中欣喜,小心脏扑通扑通跳起来。

    “这个人”杜蕾斯来到我面前,两个眼珠子轱辘轱辘的打量着我。

    她的眼睛是棕黄色的、还带有一点点蓝意,盯着人看有点瘆得慌;而且她打量我的时候面部表情阴晴不定的接连变换了几次,我不禁又担心起来。

    “你为什么来到这里?”杜蕾斯忽然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好像是空间门我们稀里糊涂就跑到这来了。”我尽量诚恳的说道:“我们真的不是奸细。”

    “我问的不是这个问题”

    “呃?”我有点发懵,心想明明你就是这么问的、怎么又说不是问这个,“那你是想问什么?”

    杜蕾斯忽然举起木杖,把杖头挨近我的脸。特么,那条碧绿的小蛇盘在杖头上,吓得我急忙后退。

    “不要动!”杜蕾斯威严的说道:“如果你心底坦荡就别动!”

    好吧!也许这个怪异的女人能够帮助我们,我强忍着对绿蛇的毛骨悚然的畏惧直立着不动。

    杜蕾斯再次把杖头靠过来,那条碧绿的小蛇尾巴盘在木杖上、昂着头凑近我的脸。

    特么,怎么是条瞎蛇啊?那小蛇的两只眼睛是白色的,跟睁眼瞎一模一样。可正因为此愈发让人感觉恐怖。

    其实蛇都是近乎于瞎子的超级大近视眼,它们是靠气味、热感成像来探路和捕捉食物的。

    奇怪的是这条白眼珠的蛇却似乎能看到东西,眨着眼睛盯着我看不对啊!蛇是不能眨眼睛的呀?这条蛇为什么如此特殊?

    它不仅盯着看而且越凑越近,嘴巴几乎贴到我鼻尖上、我甚至能感觉到它皮肤的凉意;我担心它随时会咬我一口,憋着气不敢呼吸、紧张的瞪着它。

    细看之下绿蛇的眼珠子带着一点点绿色,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它的皮肤映的;而且越看绿意越浓、由淡绿色变为浅绿最后竟然变成了深绿色。

    随着绿色越来越深它的眼珠逐渐变大、变得深邃,仿佛夜晚的天空广袤无垠、深不见底;又好像在绿色之后还藏着一双眼睛,正在悄悄的窥探着我。

    忽然,从那深邃的极深处传来一个声音,“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为什么来到这里?”

    那声音似乎没有经过我的耳朵而是直接进入了我的大脑,而且我也没有张嘴说话、只要去想就可以回答问题,那种感觉很怪异也很奇妙。

    那时我的眼中和脑子里只有绿色,仿佛这里就是绿色的世界,除了绿色没有其他颜色也没有其他东西

    那个声音问了好多问题,几乎都是关于我自身的、翻来覆去的问;但是我根本答不上来什么,因为我对自己了解有限,那声音还在不停的问问得我脑袋都快炸开了

    “我不知道别问了!”这一句,我应该是用嘴巴回答的,因为我自己都听到了后几个字。

    这句话一出口满眼的绿世界立刻消失了,眼前又出现了那条绿色小蛇和黄木杖;不知为什么那条绿色小蛇嗖的一下缩了回去,飞快的钻进了杜蕾斯的袖子里。

    怎么回事?感觉自己做了个梦,刚刚从梦中醒来。

    “你?”杜蕾斯瞪大眼睛惊讶的看着我,看得我心里没底直犯嘀咕,而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在盯着我们俩看。

    后来敖凝轩告诉我,我跟那条小蛇足足对视了五分钟,一动不动的对视、像两个雕像。

    我告诉她我当时的感觉后,她分析是杜蕾斯利用那条绿色小蛇给我催了眠。特么,被一条蛇给催眠、我是不是太没用了

    “那个”我想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对不起,你问的那些问题我真的不知道。”

    “啊?”杜蕾斯的表情更加惊骇了,“你你的意志力太强大了,还从来没有人能”

    她说了一半突然停下来,伸手抓住我脖间的绒绳、把那块玉牌拎了出来。

    特么!动我这个东西可不行,我立刻用左手抓住玉牌、右手准备好随时发动攻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