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
    两蛇皮袋的毛桃,总共才一百六十斤左右,遭到哄抢后,很快就只剩小半袋子。

    “老乡,你这半袋子我都买了!”

    一位穿着西装留着平头身材略微发福拿个黑色大皮包的人指着李长青面前的袋子道。

    “不卖了!”,李长青看着所剩不多的毛桃道。

    “为什么不卖了啊?你打老远的地方进城一次不容易,总不可能自己带回去吧?”,那人不解地问道。

    “刚才有人预定,他们找袋子去了!”,李长青道。

    “他们又没交定金,怎么能算预定呢?万一他们一去不复返,你这半袋桃子不就留自己手里了吗?老哥做了几十年的生意,相信老哥,不会算你违约的!”,那人继续道。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无论他们是否会守信用,反正我会守信用的!”,李长青道。

    原文出自《论语·为政》,后面还有一句‘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

    大概意思是说人要是失去了信用或不讲信用,不知道他还可以做什么。就像大车没有车辕与轭相连接的木销子,

    小车没有车杠与横木相衔接的销钉,它靠什么行走呢?

    “哈哈,老乡,还咬文嚼字之乎者也!这样吧,你上称,咱凑个整数一百块一斤!”,那人觉得很有趣,笑着豪气地说道。

    “呼!我一天挣的钱还不够买一斤毛桃呢,真是有钱任性啊!”,周围的人一听,不由得惊呼道。

    “不卖!”,李长青摇摇头,淡淡地道,丝毫不为所动。

    人无信而不立,‘信’在儒家思想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如果李长青在日常生活中做不到‘信’字,读再多的圣贤书又有什么用呢?

    “啥,一百块钱一斤都不卖,是不是疯了?”

    周围的人都很不理解,他们的想法跟那人差不多,反正是口头约定,又没交定金,有人出高价为什么不卖?

    “一诺千金,老乡可以的呀!现在的人都掉钱眼里去了,像你这么讲信用的人太少了!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来县里可以找我玩!”

    那人经商多年,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可以看出李长青不是装的,而是真的没被利益驱动,从皮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李长青。

    名片很简单,中间有个姓名,下面是电话号码。

    “黎善玉?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呀!”

    有人眼尖,在递的过程中看见名片上的名字,思忖道。

    “黎善玉不是咱们县的前任首富,金珠药业的老板吗?”

    “对,就是他,以前金珠药业还是咱们谷阳县的龙头企业,我在电视上见过他!”

    “都说黎善玉很随和平易近人,经常在路边摊上吃东西,没想到还真碰见了,难怪那么豪气!”

    “其实越是这种不显山不露水的人,就越骄傲!一般人很难入他们的眼,这老乡以后跟着黎总怕是要发迹啰!”

    “李长青,没有名片!”,李长青接过黎善玉的名片,看也不看就放在裤兜里。

    “哎哟,老乡有个性啊!县领导见到黎总都要客客气气的,恐怕黎总在谷阳县还没受过这种待遇吧!”,旁边的人笑道。

    “哈哈,好,老乡,我记住你的名字了!今天就算了,你明天还来不,我早点过来!”

    黎善玉很久没有碰见这么有意思的年轻人了,也不生气,笑着说道。

    “来的!”,李长青道。

    “加价不?”,黎善玉又笑问道。

    “不加价!”

    “行,我走啦,明天来这里等你!”

    黎善玉虽然没有买到桃子,仍带着笑意离开了。

    刘华是城北初中的二年级的学生,本来跟同学约好去踢球,但是更想去网吧玩游戏。

    见水果批发市场外面围了一群人就跑过来看热闹,将李长青跟黎善玉间的对话都看在眼里。

    虽然刘华不是很理解李长青说的‘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是什么意思,但他能感觉到黎善玉这种大人物很欣赏李长青身上诚信的品质。

    “大哥哥,谢谢你!”

    刘华若有所悟,朝李长青鞠一躬,然后掉头就跑,怕赶不上跟同学约定踢球的时间。

    李长青望着刘华离去的小背影,嘴角露出丝微笑。

    “以身教者从,以言教者讼。”

    李长青虽然不是刻意做出诚信的举动,来教化世人,但在某种程度上确实起到这样的效果。

    但能从李长青的行为中有所感悟的人毕竟只是少数,更多的人只会认为李长青傻或者运气好,不会意识到诚信对人与人之间交往的重要性!

    之前去拿袋子的人回来后见李长青还在,又听旁边的人说起黎善玉刚才百元买桃的事,对李长青竖起了大拇指。

    还有一个人在找袋子的时候给老婆打了个电话,老婆嫌贵不让买,只好站在外围观望。

    此时也深受触动,不就是跪遥控器吗?又不是没跪过?

    一咬牙,拿着袋子挤进人群,兑现自己的诺言。

    “咦,这毛桃不但闻着香,吃起来更香,三十块钱一斤绝对值!等婆娘吃过后,看她还嫌贵不?”,那人从装好的袋子中拿出一个毛桃吃得津津有味,就连腰杆都挺直了。

    天色渐晚,李长青的两袋毛桃也卖光了,口袋里多了四千九百块!

    李长青发动摩托车,准备在太阳完全落山前赶回家。

    “老乡,等一下!我是鑫宏水果批发的老板,之前见过面的,你那毛桃还有么,四十块一斤有多少我收多少!”,之前对李长青爱理不理的水果批发店的老板气喘吁吁地赶出来说道。

    “我说你还要不要脸,你四十收老乡的毛桃,转头就卖八十以上,你当老乡傻啊!老乡,六十块一斤,你有多少都卖给我!”,另一家水果批发店的老板也赶出来毫不示弱地道。

    “不好意思,我答应过别人,明天还来这,给多少钱也不卖!”

    “老乡要是对着价钱不满意,还可以商量的嘛,要不晚上我做东,请你顿饭怎么样?”

    李长青的破摩托车轰鸣而去,在原地留下一团黑烟,两位水果批发店的老板面面相觑,都怪早上看走了眼,恨不得狠狠地给自己一个巴掌。

    但李长青已经跟黎善玉扯上了关系,他们可不敢打歪主意,只好作罢!

    路上李长青担心没油,去了趟加油站把油箱加满,七点多才赶回家里。

    ps:幼苗需要呵护,希望大家能收藏一下,能投推荐票、有打赏的话海鲸会感到满满的幸福,动力十足!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