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独乐(yue)乐(le)不如众乐(yue)乐(le)
    终日看山不厌山,买山终待老山间。

    从返乡后,李长青除中间去了趟岭下乡,就一直呆在山里。

    非但没感到厌倦,反而渐渐不太适应城里的生活,回到李家坳整个人舒坦很多。

    “青娃,咋弄得这么晚才回来?桃子卖不出去也要回家嘛!”

    刘翠娥系着做饭的围裙在村里的大槐树下翘首盼望,见到李长青后责备地道。

    “嘿嘿,都买完了,钱给你!”

    李长青从裤兜里把钱掏出来,都放到刘翠娥的手中。

    “啊呀,青娃,你都干啥了,咋这么多钱呢?”,刘翠娥拿着一把钱担忧地问道。

    “当然是卖桃子的钱,难不成是抢的呀!”,李长青笑道。

    “不可能吧,你卖多少钱一斤?”,刘翠娥惊疑地问道。

    “三十!”

    “啥,就咱家菜地里的毛桃你卖三十块钱一斤?那么贵,有人愿意买吗?”

    “喏,两只蛇皮袋都在这里,总共一百六十多斤,卖了四千九百多块钱!”

    李长青拍拍绑在摩托车上的蛇皮袋,努着嘴说道。

    “还真是一个都不剩,卖了四千九百块!”

    刘翠娥摸着两个空蛇皮袋,既兴奋又新奇地道。

    在很多人眼里四千九百块不多,但对于李家坳的普通农家来说,是全家辛苦劳作三四个月的收入!

    现在两袋毛桃一天就挣了这么多,刘翠娥都笑得合不拢嘴!

    李长青载着刘翠娥回到家,把摩托车停在偏房里。

    “今天怎么样呀?卖出去没有?”李大海正好从外面回来问道。

    “卖出去没有?给我站稳了,说出去怕吓你一跳!”

    李长青还没来得及说话,刘翠娥就赶在前面说道。

    “两袋桃子能值多钱?还吓我一跳!”,李大海自顾地抽着烟道。

    “值多少钱?四千九百五十块!”,刘翠娥道。

    “多少?四千九百五十块?”

    李大海拿烟的手凝固在空中,不是很确信地问道。

    “不是跟你说了四千九百五十块么,瞧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

    刘翠娥似乎完全忘自己刚才差点流哈喇的样子,很鄙视地说道。

    “我明天再去趟县城,还有两树毛桃呢!”,李长青笑着说道。

    “那哪是毛桃树啊,分明是摇钱树!青娃,我晚上跟你一起去锅底塘守着!”,李大海难得主动地道。

    李长青自然是拒绝,李大海在他就不好读书了!

    是夜!

    谷阳县一居民楼里,老王敲响孙子的房门,送上一盆毛桃。

    孙子拿着课本昏昏欲睡,勉强吃了一个老王送来的桃子。

    “咦,爷爷,你这买的是什么水果!吃完后头脑一凉,感觉清醒很多,一点都不困了!”

    孙子立马来精神了,惊异地问道。

    “就是老乡家种的毛桃!”

    老王道,心里想着明天一定要早起,再买点回来。

    另一户人家,老孙是三高人群,按照往常的惯例在睡觉前给自己量血压。

    拿出儿子给买的血压测量仪,在手腕上绑好,按开始按钮。

    “收缩压:135,舒张压:75”

    老孙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血压居然在正常范围!

    又测了几遍后才确认,老孙的饮食生活作息都很规律,就今天多吃了几个毛桃。

    老孙不禁想到,难道说老乡的毛桃吃了可以降血压?

    还有很多买了毛桃的人,生活或多或少发生了些细微的变化。

    而作为事件的源头,李长青却在终南山脚下的小木屋里挑灯夜读。

    古人说,人可一日不食肉,不可一日不读书。

    在城里忙活了一整天,李长青如饥似喝地读着《格言联璧》。

    《格言联璧》主要是先贤警策身心教导后人的语句,包括学问类、存养类、持躬类、处事类、齐家类、从政类等。

    “日日行,不怕千万里。常常做,不怕千万事。”

    “居处必先精勤,乃能闲暇。凡事务求停妥,然后逍遥。”

    “以恕己之心恕人,则全交。以责人之心责己,则寡过。”

    ……

    虽然不一定每一句都是对的,但认真研读总能从中有所收获!

    当第一缕曙光照射在大地上,李长青就很自然地醒了,先去扛着锄头去开荒。

    等李大海、刘翠娥来后,跟着他们一起又摘了一树毛桃,三个蛇皮袋都装得满满的。

    李长青骑着摩托车载着三袋毛桃直接开到水果批发市场外面,时间刚过早上八点。

    在李长青昨天摆摊的位置就已经排起长长的队,每个人手中都拿着袋子,站在第一位的居然是黎善玉。

    “哈哈,老乡,为了等你,我五点多就来了!”,黎善玉见李长青后笑道。

    “有心了!”,李长青道。

    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

    黎善玉作为谷阳县首屈一指的富豪能在五点就起床来到这里等,可见他的成功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今天可是带了个编织袋过来,先给我来一百二十斤吧!”,黎善玉扬了扬自己手中的编制袋道。

    排在队伍后面的人一听,心里凉了半截,总共才三袋毛桃,最多两百多斤,一下就卖掉一半,恐怕不超过五个人三袋就卖完了吧!

    李长青可以预想到这种情况,最终只有排在前面的几位可以买到桃子。

    其他人想要买桃子,就只能在前面已经买到的人手中花高价购买,那么李长青坚持不加价的原则就没有意义了。

    而且,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让少数人买去所有桃子,产生二级市场,最终只有有钱人能享受到毛桃。

    李长青得天独厚绑定了‘诸子百家’游戏,卖毛桃不仅是为了挣钱,更重要的事贯彻自己的思想信念,不愿意见到那种场面。

    “很抱歉,今天限购!每个人最多只能购买五斤!”,李长青道。

    “为什么呀,我一大早就跑过来,不就是为了多买点吗?”,黎善玉不解地问道。

    “独自娱乐的快乐,和人一起娱乐的快乐,哪一种更快乐呢?”

    李长青没有回答黎善玉的问题,反而问道。

    “不如与他人一起娱乐更快乐!”,黎善玉道。

    “和少数人一起娱乐的快乐,与和多数人一起娱乐的快乐,哪一种更快乐呢?”,李长青继续问道。

    “不如与多数人一起娱乐更快乐。”

    ps:幼苗需要呵护,希望大家能收藏一下,能投推荐票、有打赏的话海鲸会感到满满的幸福,动力十足!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