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构建鸡舍,收割韭菜!
    以前锯子、刨子、斧子、凿子、尺子、墨斗,是村里老木匠常用的工具。

    木工根本用不着电锯,单凭一把普通的锯子就能把木材分解成一块块平整的木板。

    但随着时代的进步,出现了台锯、手持电锯、方榫机、沙带砂盘机等新工具,可以直接通过机器来完成这些步骤。

    “这些老家伙有些年头没用过了,拿在手里还是这么顺手!”

    李大江从木屑堆里找出个牛皮包,掏出各种老木匠的工具笑着说道。

    “哈哈,我还有印象呢!每次看见二叔背着牛皮包从外面回来,就知道有糖吃!”

    李长青回想起以前只要李大江出门干活,自己傍晚就在村口守着等糖吃的时光笑道。

    “是啊!那时候的人多容易满足呀,一颗大白兔就能兴奋好几天!”

    李大江关掉台锯,在房梁上搬出一条老旧的长凳子,回答道。

    “二叔,这条凳子你还留着呢?”,李长青望着李大江以前做木工活用的长凳子惊讶地道。

    “嘿嘿,舍不得用掉!”,李大江抚摸着长凳子道。

    “又想二婶了吧……,这年头像你这么专情的人可不多!”,李长青小声地嘀咕道。

    “还是说正事吧,你只是想学学木工活还是很简单的,但想成为真正的木匠就需要时间的积累!”,李大江开始用老旧的工具给李长青做演示道。

    “嗯嗯!”,李长青在旁边很有兴致地看着。

    在山村里每逢嫁女,娘家必须陪嫁几十把椅子,所以木工做椅子的活最多。

    李大江从如何用锯将木材解板开始,到用刨子把材料刨平,再到用凿子打孔,非常细致地做着。

    李长青就在一旁目睹了一堆木材变成椅子的整个过程,思考着每一步的用处。

    接着李大江主要给李长青示范怎么样将木材分解成自己想要的材料,没讲任何怎么做的问题。

    “学会了吗?”,李大江问道。

    “懂了!”,李长青答道。

    “嗯,懂了就行!熟能生巧,多做几次就会了!”,李大江很满意地笑道。

    “懂了”是知道这么做的原因,“会了”是已经能够做好!

    李大江的教学不是简单的填鸭式,而是让你思考为什么这么做。

    拿最常见的木椅来说,在做之前,要思考为什么做木椅?

    木椅的作用是什么?怎么来体现出这种作用?

    当你想清楚了这些问题,利用老木匠的工具就能做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二叔,你真是个好老师!”,李长青很诚恳地道。

    “哈哈,第一次认识你二叔啊?这些老家伙就送给你了,那条长凳子也扛走!”

    李大江深深地吸口烟,指着牛皮包以及长凳大笑着说道。

    “好咧,反正二叔看了只会想起以前的伤心事!”,李长青不客气地笑道。

    “去吧、去吧,免得我反悔!”,李大江望着牛皮包有些不舍地挥挥手道。

    “那我走了!”,李长青扛着长板凳挎着牛皮包道。

    翻过后山,李长青把牛皮包以及长板凳都放在木屋的棚子下。

    在思考如何**舍之前,李长青需要先熟悉各种木匠工具的使用。

    当时搭建木屋的时候还剩不少木料,李长青都拿出来当做练习材料。

    李长青从最基础的用锯子分解木板开始,逐渐摸索刨子、凿子、尺子、斧子、墨斗的使用。

    刚开始总是不能控制好力度、方向,经常出现是锯偏了、刨不平、凿歪了等情况。

    但李长青最不缺的就是毅力,每天清晨读书、浇水,白天就专心致志地做木工活,晚上到竹林里练习书法、绘画。

    经过儒气灌体后,李长青对身体机能的控制力略强于普通人,不断地调整、尝试、改进后慢慢找到感觉,基本不会出现失误。

    在适应期,李长青给自己做了一把摇椅。

    单从外观上看很丑陋,不过躺在上面吹着凉风,听着鸟鸣欣赏青山绿水,还挺舒服的。

    李长青做好基础准备,开始思考为什么**舍?

    首要的功能就是遮风挡雨,该做多大的鸡舍、用什么木材?

    如果想放养鸡仔,那么怎么做有利于鸡仔日常习惯的形成?

    鸡舍里每天都会产生大量的排泄物,如何最简单有效的清理?

    ……

    李长青把能想到的各种问题都列在纸上,然后针对各种功能画出鸡舍的雏形!

    又细分成详细的步骤,只需要按部就班地来完成就行。

    李长青到村里收购了些木材,用李大江送的老木匠工具开始忙活起来。

    十来天的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悄然而过,李长青鸡舍还没搭建好,种植的韭菜就已经绿油油的了。

    山风吹过韭菜地,翻起一阵阵绿色的波浪!

    每一株韭菜都像是亭亭玉立的少女,清纯稚嫩,美极了!

    李长青都有些不忍心割掉它们,好在韭菜割了还会长出来。

    “青娃,这是你种的韭菜?”,刘翠娥望着李长青带回家的菜篮地道。

    “是啊!”,李长青点点头道。

    “怎么看上去这么嫩,就像是能掐出水来一样?”,刘翠娥惊讶地道。

    “呵呵,大概是我每天早上都浇水吧!”李长青笑着道。

    “咱家以前种的韭菜,我一天浇好几次水也没这样的!”,刘翠娥道。

    “那就可能是我开垦出的菜地土壤比较好,我去送点给二叔家!”,李长青借机道。

    “哟,青哥,你现在可真像个农民!”

    李长亮五一放假正好在家里,见李长青瞪大眼说道。

    “哈哈,老弟,你这可错了!咱家青哥哪是像农民啊,人家就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李红豆拍着李长亮的肩膀笑着说道。

    “红豆,别忘了哥还是木工呢,二叔吃饭的家伙都传给我了!”,李长青也笑着说道。

    “青哥,你个学霸咋还和我这个学渣抢饭碗呢?”,李长亮嘟着嘴道。

    “小亮子,你想学,二叔还不会教你呢!”,李长青笑着道。

    “就是,不好好读书,还想学木工!”,李红豆在旁边帮腔道。

    “哪青哥为啥就能学呢?”,李长亮不服气地道。

    “哼,你要是能跟你青哥一样从名牌大学毕业我就教你!”,李大江从作坊里出来插句道。

    “老爹,到底谁才是亲生的啊?”

    李长亮做出很委屈地样子道,非但没得到同情反而引起大家的一片欢声笑语。

    “二叔,我在钟南山下种植的韭菜,送些给你们尝尝!”,李长青把菜篮道放着道。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