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读书在闹市,而无车马喧
    一盘韭菜炒鸡蛋端放在桌子上,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每一片叶子都折射出青翠的亮光,比雨后的竹叶还要清新。

    “老头,吸气能吃饱啊,又不是神仙!”,刘翠娥对趴着闻菜香的李大海说道。

    “怎么除了韭菜跟鸡蛋的香味外,还有一股独特清香呢?”,李大海呢喃道。

    “瞎操那么多心干啥,青娃自己种的菜,天然无污染!”,刘翠娥瞥了眼李大海道。

    “嘿,别说这韭菜还真嫩!咬上一口,韭菜汁迸溅出来融合在温热的蛋黄上,将韭菜与蛋黄的味道完美结合,很不错!”

    李大海向来不爱说话,吃得眉眼舒张破天荒地夸赞点评道。

    “个没良心的,给你做了几十年的饭,没见你这样夸过!”,刘翠娥在一旁道。

    “妈,别光顾说话啊,你也尝尝!”,李长青笑着说道。

    “好好,尝尝青娃种的韭菜做出来的韭菜炒鸡蛋有什么不一样!”,刘翠娥也笑道。

    “怎么样?”,李长青问道。

    “你这韭菜还真是不一样,入口柔嫩辛香一点也不难嚼!”,刘翠娥吃着赞不绝口。

    “哈哈……,多着呢,想吃了就到钟南山下去割!”,李长青开心地笑道。

    一家人吃得快乐,对李长青来说就已经值了。

    何况韭菜更重药的价值不是它的味,而是对人身体的好处。

    韭菜不仅可以壮阳补肾益肝健胃,还具有调理肠道预防癌症活血化瘀等功效。

    晨光洒在绿茫茫的韭菜叶上,将菜叶上的露珠照射得晶莹剔透。

    李长青拿着两个蛇皮袋在钟南山下小心翼翼地收割韭菜,生怕伤到韭菜的根系。

    两个蛇皮袋很快就装满了,李长青扛着走回到家里。

    李长青把两袋韭菜绑好后,骑着破摩托车再次向城里进发。

    金水河堤坝上东风菜市场,李长青上次来买韭菜种子的时候在这里救人。

    一度引起热议,但是这个时代信息更新太快,才过去十几天人们就渐渐淡忘。

    整条金水河堤坝都是卖菜的人,稍微显眼的位置就有人占领!

    李长青也不在意,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停好车,将韭菜平铺开来。

    “老乡,你这里有青椒吗?”,一中年妇女提着袋子上前问道。

    “没有!”,李长青微笑道。

    人流量本来就极少,还是买青椒的……

    “老乡,你这韭菜看上去很嫩呀,怎么卖的?”

    “五十!”

    “这么多五十吗?”

    “不是的,一斤五十!”

    “别人卖三块钱一斤,你卖五十?”

    “我的菜值五十!”

    “有病吧!”

    ……

    来人用看疯子的眼神瞥了眼李长青,便很快的离去。

    “小兄弟,菜不是这么卖的!咱们乡下人自己种的菜,优势是无污染又不要摊位费,稍微比菜市场里面便宜一点,很好卖的!”,离李长青不远的一位满脸胡茬的中年卖菜男子好心提醒道。

    “呵呵,谢谢大哥的建议,但是我的菜真值五十!”,李长青对男子笑着道。

    中年男子见李长青不听劝,也没在说什么。

    面对喧闹嘈杂的菜市场,李长青想起陶渊明《饮酒》中的两句诗。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大概意思是说,居住在人群聚集的繁华街市,却从来没有烦神应酬车马喧闹。要问我怎能如此超凡洒脱,心灵避离尘俗自然幽静远邈。

    以前也有某位伟人在闹市看书,李长青似乎觉得在闹市读书比看书更有一番滋味。

    “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

    “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生以成仁。”

    “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

    ……

    在人声鼎沸的菜市场中,李长青静站在闹市之中诵读论语。

    书声抑扬顿挫慷慨激昂,就算是没读过的书人也能通过李长青渲染出来的气氛明白话语中想要表达的意思。

    此时,即便是李长青穿着黏满泥土的旧衣裳,头上还带着一顶泛黄的草帽。

    但远远望去,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很快就聚拢一片围观的人群,奇怪的是没人说话、没人用手机拍摄就静静地闭着眼聆听李长青的读书声。

    单单《论语》本身的篇幅并不长,李长青没用多久就读完了!

    “各位,买菜吗?”

    李长青微笑着,淡淡地问道。

    “呼,老乡,你读得真好!我都听入迷了!”

    “咱小学都没读过,不知道怎么用语言来形容老乡读的书,但是咱真的听懂了!”

    “哎,可惜了!刚才就完成沉浸在老乡的读书声里去了,忘了录个小视频回去听!”

    ……

    听众们意犹未尽,七嘴八舌地交谈着,都希望李长青能再读一遍。

    “我说各位,老乡是来卖菜的,又不是专门来读书给你们听的!”

    “对对对,就冲老乡刚才的读书声,相信老乡的菜肯定差不了,给我来一斤!”

    “呵呵,我的菜可不便宜!”,李长青笑着说道。

    “韭菜能贵到哪去,多少钱一斤?”

    “五十!”

    “啊,五十?五十就五十,给我来半斤,就当是给听书的钱了!”

    李长青抓一把韭菜用称称好,直接给到那人手中。

    “诶,还别说,老乡这韭菜拿在手里就能感觉出很鲜嫩,好像再用点力就要出水似的。”,那人接过菜后惊讶地道。

    “我说老乡,菜是贵了点,你再给我们读一遍《论语》,我也买一斤!”,旁边又有位带着眼镜看上去颇为儒雅的男子道。

    “哈哈,既然各位喜欢听我读书,那我就再读一遍!不过我的菜确实不便宜,但贵有它贵的地方,大家买不买随心所欲量力而行!”

    李长青笑着道,能让更多的人聆听圣人的教诲何乐而不为呢?

    “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

    “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距。”

    ……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