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儒气拟形,接任校长
    露白日微明,天凉物景清。

    山野一片静谧,但可听见露珠窸窸窣窣的声音,从树叶上滑落到泥土里。

    李长青故意在屋内磨蹭许久,才穿好衣服打开房门。

    顾局就在小木屋外静静地站着,身上凝聚的水气把衣服都沾湿了。

    “老乡,还认得我吗?”

    三顾木屋在晨露中等待,顾局终于见到李长青惊喜地问道。

    “呵呵,当然记得,你是第二个买我韭菜的。”,李长青笑着道。

    “哈哈,不过这次可不是来买韭菜的,相信您应该知道我来的目的吧?”,顾局试探性地问道。

    “山里水气很重,衣服沾湿了么?”

    李长青避开顾局的问题,反而笑着问道。

    “是有点,不过没事的,等下就干了!”,顾局尴尬地答道。

    “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

    李长青从袖口里掏出一支古色古香的毛笔,同时吟诵书写着白居易的《观刈麦》。

    点朱笔以存储在泥宫丸中的浩然正气为墨,营造出《观刈麦》中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

    顾局仿佛置身于炎炎烈日之下,脚踩在蒸腾着闷热的土气上,身上的衣服虽然没干但却不觉得湿冷!

    “老乡,真乃神人也!”

    顾局抚摸着潮湿的衣服,嗔目结舌地感叹道。

    “雕虫小技而已,顶多是多读几本书罢了,不足为外人道也!”

    李长青研究点朱笔后发现的妙用,能以浩然正气为墨模拟出诗词中的场景淡淡地道。

    若不是李长青学海里储存的浩然正气不够,甚至能够直接显化出现一轮红日。

    顾存明顾局长本以为自己三顾木屋,又在木屋外等待到衣服都湿了已经很礼贤下士。

    但是见识到李长青以一首诗歌将他带入《观刈麦》的意境中感受不到衣服的湿冷后,才觉得自己所做的远远不够!

    “明白的,不过您太谦虚了,这哪是雕虫小技呀?用神乎其技都不足以来形容您的手段了!”

    顾局长知道如李长青般的隐士高人,虽然有大本事却不愿意太多人知道,心里既敬佩又折服地道。

    “顾局长想请我去县里的文化广场去讲书?”,李长青没接话问道。

    “我是县教育局局长顾存明,正式地邀请您到县里新建的文化广场去讲书。”,

    顾存明不清楚李长青心里的想法,神情端正地说道。

    “我只不过是一介山野村夫,哪有资格到县里的文化广场去讲书呀?”,李长青道。

    “您要是没资格,谷阳县谁又会有资格呢?”,顾存明诚恳地说道。

    “要说资格,以前读书的时候闲着无聊到考取过教师资格证。到县县城文化广场讲书可能不够格,但在李家坳教小学还是勉强能行的!”,李长青笑着说道。

    到县里文化广场讲书,能在很大幅度上宣传李长青从诸多经典中悟出的道。

    而且以李长青讲书的水平,要在谷阳县乃至温安市声名远播也不是难事。

    但是县文化广场可跟东门菜市场不一样,是有众多眼睛盯着的官方行为。

    到时候难免会为盛名所累,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就接踵而至。

    李长青‘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生活,就会沦为梦幻泡影。

    不过顾存明三顾木屋,又在门外等待颇有程门立雪的意味。

    李长青不好直接拒绝,就提出较为折中的方法。

    “您不想到县文化广场去讲书,反而愿意在李家坳教学?”

    顾存明能听出李长青话外婉拒的意思,惊讶地道。

    “嗯”,李长青点头道。

    “不过经费有限,可能聘金不会太高!”

    顾存明虽然是教育局局长,但是乡村教师的工资也是要遵守规定的。

    “没事,一元足以!”,李长青笑着道。

    “您要拟定一块钱的特聘合同?”,顾存明疑惑地问道。

    “顾局长,给我时间自由、行为自由、终止自由就行了!”,李长青道。

    “可以允许人过来旁听您的课吗?”,顾存明问出关键点道。

    “当然可以!”

    有人愿意来深山求学,李长青自然是愿意的。

    “回去后,我就拟定好特聘合同任命您为李家坳小学校长!”,顾存明道。

    事情虽然不圆满,但也已经尘埃落定,顾存明没有久留辞别离去。

    李长青如往常一样读书、割韭菜、浇灌灵水,然后骑摩托车带着进城。

    东门菜市场的小角落里,听众们静静地听李长青读书,接着排队购买韭菜。

    “各位,你们有的人从第一天起就听我读书,有什么收获吗?”

    李长青卖完菜后并没有立即离去,望着茫茫人群中诸多熟悉的面孔笑问道。

    “多亏听到您的读书声,我才幡然醒悟把给儿子找回来,现在我每天都带着儿子一起过来,儿子也比以前懂事多了!”

    王光勾搭着儿子的肩膀,不像是父子反而像是哥俩很欣慰地道。

    “我拉着媳妇过来听您读的读书声后,媳妇也明白孝道的重要性,很理解支持我把老娘从福利院接回来,这都是您的功劳呀!”

    刘旭左手牵着老娘右手搂着媳妇,满脸幸福地道。

    “以前没读过多少书,后来开厂挣了些钱,但也尝到没文化的苦,总希望儿子能够好好读书多学点知识,可是松文在学校整天就知道瞎玩,谁也拿他没办法!魏老师上次组织全班带过来听了您的读书声后,松文竟然知道主动学习,这不我也每天跟着一起来,还真是学到很多东西!”

    宋祖平抚摸着宋松文的头发道,很满足地说道。

    王光、刘旭、宋祖平只是诸多听众中的三个缩影,还有很多其他的听众也都有着自己的故事。

    “听到你们能够从我的读书声中能领悟一些对生活有用的道理,我感到很欣慰!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以后我可能不会再来菜市场卖菜读书了!”

    李长青声音李带着一种安抚的力量,现场并没有引起哄乱。

    “每天最快乐的时光就是早上在菜市场听您读书,希望您不要走!”

    “以后都不来了么,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听到您的读书声,购买到您的韭菜呢?”

    “您做出的决定肯定有自己的理由,无论如何都谢谢您在这嘈杂的闹市给我们带来一片心灵净土!”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