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气可以养而致,种柳西涧边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一般用来赞美女性,形容其长相清新自然。

    但孟云城见李长青带着淡雅之气,不禁产生种类似的感觉。

    李长青流露出洗尽铅华呈素姿的韵味,让孟云城欣然神往却又如风云般不可琢磨。

    “小孟这眼神,莫非是跟青娃看对眼了?”,李建国心里咯噔一下不禁想道。

    “没想到你们居然是这样的人……,呜呜,难怪会对两位大美女视而不见!”,李红豆作出潸然泪下悲伤的样子道。

    “不见你个大头鬼!”,李长青在李红豆脑门上敲一下道。

    “哎哟喂,好痛的!”,李红豆揉着脑门道。

    “孟云城,字弘毅!”,孟云城回过神对李长青道。

    古代成人男子不便知乎其名,以字表其德,现在已经很少人使用。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好字!”,李长青笑道。

    “呵呵,李兄过奖了!”,孟云城道。

    “以后在一个学校,还请多多指教!”,李长青道。

    “不敢、不敢!”,孟云城摆摆手道。

    “我的天呐,孟云城,你该不会是真喜欢上我青哥吧!”,李红豆惊呼道。

    “红豆,你想多了!”,孟云城道。

    “认识你这么久,就没见你一次性主动说过这么多话咧!”,李红豆撇着嘴道。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人生苦短,又何必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交谈上呢!”

    “你不是跟我青哥第一次接触么……”,李红豆无语地道。

    “哈哈!”,李长青孟云城两人相视而笑。

    “呃,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基情满满啊!”,李红豆抚摸着自己的胳膊装作很冷的样子道。

    腹有诗书气自华,最是书香能致远。

    当书读得多,就会在身上形成一种气质。

    李长青是闲看庭前花开落,坐观天上云卷舒的淡泊宁静以致远。

    而孟云城却是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的孤芳自赏。

    但李长青内敛含蓄稳如泰山,孟云城仿佛无根的浮萍。

    “青哥,赶快走,就沈姐姐能不能把你给扳直了!”,李红豆见状把李长青强行拉走。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临走时,李长青对孟云城淡淡地笑道,算是一种提点。

    孟云城家学深厚,单论儒家经典方面的底蕴,远非李长青可比。

    但李长青却养出自身浩然正气开辟学海,能将自己的道理通过书声传达出去。

    孟云城在名师指点下刻苦研读诸多儒家经典,却始终只能停留在表象层次,为什么呢?

    “以为文者气之所形,然文不可以学而能,气可以养而致。”

    在《枢密韩太尉书》中,认为文章是气形成的。

    然而文章不可能学习就掌握,气则可以通过涵养而得到,简单地说只有养气才可真正得读懂文章。

    李长青所读之书都有历代大儒作注解,就《论语》中很普通的一句话,都有很多古圣贤从不同角度来阐述其中的道理。

    李长青又怀着一颗赤子之心没有偏见,直接汲取先贤中的相符合的理念来养自身之气。

    而孟云城所学虽多却只流于意思层面,能明白其中的道理。

    但不能从生活中得到印证,形成的气质比较浮夸,很容易遇到挫折而改变!

    这就是《枢密韩太尉书》中阐述的道理,文章并不是通过学习就可以掌握的。

    只有从中提取养分,来提升自身修养,养吾浩然之气,才能真正地走出自己的道路!

    “谢谢!”,孟云城知道李长青话有所指谢道。

    “沈姐姐,这是我哥李长青,之前跟你说过的,怎么样?”,李红豆抱着沈若琳的手臂笑问道。

    “红豆最喜欢闹着玩了,很高兴认识你!”

    沈若琳身材婀娜穿着淡黄色衬衫,容貌清艳头发随意地披在身上莞尔一笑道。

    恍若西湖六月的荷花亭亭玉立,淡妆浓抹总相宜,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美。

    “幸会,以后由我暂任李家坳小学的校长啦!”,李长青淡淡地道。

    “欢迎欢迎,正好我们人手不够呢!”,沈若琳浅浅地笑道。

    教室里的小孩见突然来冒出个校长,都瞪着大眼睛很陌生地望着李长青。

    李长青常年在外读书,此情此景想起贺知章的《回乡偶书》。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仿佛幼时的自己跨越时空,见到如今的李长青,一股乡情涌上心头。

    在这生养的土地上,无论离开多久,根都在这里。

    “青娃,这里就交给你了!”,李建国笑着道。

    李家坳总共才**十个学生,每个年级的都有,经常需要交叉上大班课。

    上小班课时会出现一批学生在上课,另外一批就只能等结束后再上课的情况。

    “沈老师,学生都在这里么?”,李长青问道。

    “这节课是大班课,全校的学生都在这里了!”

    “嗯,组织学生们到西涧去吧!”

    “好,同学们,这节课就上到这里,排好队到西涧去!”

    沈若琳对李长青的做法感到疑惑,但也没多问组织学生道。

    西涧是在对门山跟李家坳之间的一条小河,西涧两边是一排排的梯田。

    梯田里种着翠绿的庄稼还养着鱼苗,从李家坳小学有一条小道可以直接穿插到西涧。

    孩子们知道不用上课还可以到外面去玩都兴高采烈,像是一群小鸟般叽叽喳喳。

    西涧的水不深清澈见底,时不时可见鱼儿在翻个浪花。

    两边都长满幽深的杂草,在一处由淤泥堆积而成的小丘上长着五棵柳树。

    孩子们都眨巴着眼非常好奇,难道说新来的校长要带他们下河摸鱼?

    “你叫什么名字?”,李长青向一位脏兮兮的矮个小男生问道。

    “李前进!”,小男生答道。

    “很好,李前进,你长大了想做什么?”,李长青继续问道。

    “我想要有很多很多钱!”

    李前进很认真地说道,其他同学都发出哄堂的笑声。

    “想知道挣很多钱的方法么?”,李长青诱惑道。

    “嗯!”,李前进点点头。

    “能够得着到泥丘上的那棵柳树不?”

    “可以!”

    “去折下一根柳枝,种好!”

    “老师,我种好了!”

    “不错,柳枝能够长大成柳树,你就知道怎么才能挣很多钱了!”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