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用心栽花花可开,无心插柳柳不成
    “你叫什么名字?”

    “李思秀!”

    “告诉老师,你将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我想成为一名歌星!”

    “有理想,看见那朵小白花没有?”

    “嗯嗯!”

    “把那棵小百花移栽到李前进种的柳树旁边,花朵能够存活的话你将来就可以成为一名歌星!”

    李家坳九十多位学生,都在西涧插着柳枝或者移栽一朵小花。

    西涧边上多了一排排翠绿的柳枝,一朵朵娇艳的山花,这是种植在原野上的希望!

    “谁扦插的柳树或者移栽的小花存活,老师就告诉他梦想成真的秘诀!”

    希望的种子已经种下,李长青很和煦地对学生们说道,声音有种超然物外的自信。

    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

    本意为尽很大努力想做一件事却没有成功,不经意的事反而非常顺利得到好结果。

    是道家清净无为思想的体现,但也从侧面看出柳树具有极强的生命力。

    实际上扦插柳枝需要做很多准备工作,直接将柳枝插在地里的存活率并不高。

    李长青讲述地道理恰恰跟道家的阐述相反,用心栽花花可开,无心插柳柳不成。

    山里的孩子想达成自己的梦想就像是有心栽花,成功的概率相较其他人而言更为渺茫。

    但天下事有难易乎?

    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

    李长青想让孩子们明白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的道理。

    “你知道李校长想要表达的意思么?”沈若琳向孟云城问道。

    “大概懂吧!”,孟云城思索着道。

    “呵呵,李校长可真是个特别的人!”,沈若琳笑道。

    学生们回去的时候心里总惦记着自己种下的柳枝或者花草,因为那是他们的梦想!

    “哈哈,青哥你真逗!上任第一把火就是带学生去种树栽花……”

    李红豆在卫生所见李长青带着学生们从西涧回来,远远地就对李长青道。

    “下次,哥把你带上!”,李长青笑着道。

    “哼,我才不去呢!”,李红豆道。

    李长青经常路过李家坳小学,但此时的感觉却不一样。

    望着坑洼不平的泥土地操场,直接挂在竹竿上面挂的五星红旗。

    年久失修而斑驳即将脱落的石灰墙,破桌烂椅上一双双渴望知识的眼睛。

    李长青带着学生们已经种下道的种子,将来悉心灌溉能将自己的道传播得更远吧!

    孟云城正在给学门们上课,讲解普通标准九年义务教育的语文课本。

    “啪!”

    一位身体肥胖长相憨厚少年的桌子突然散架,发出一声巨响。

    “哈哈,石头又把桌子给压烂了!”

    “石头你这个桌子不能用了,让你爸找大江爷爷做个新桌子吧!”

    “月虎,你的桌子整天嘎吱嘎吱的,迟早也要散架!”

    ……

    教室里顿时热闹起来,同学们相互开着玩笑。

    “李大石、李月虎,把你们的桌子搬出来,老师给你们修理一下!”

    从西涧回来后李长青能叫出每个学生的名字,正好路过教室的门口,见状道。

    “李老师,你还会修理桌子啊?”,沈若琳听到响声跟李红豆过来问道。

    卫生所一般没什么事,李红豆比较闲,只要沈若琳不上课两人就在一起闲聊。

    “沈姐姐,青哥可是正儿巴经的木匠,得到我老爹的亲传呢!”,李红豆笑道。

    “木工活只要握技巧方法还是很简单的,这些桌子修一修还能用!”,李长青道。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工具、材料也是不行的,李长青去找了一趟李大江。

    “二叔,借点东西!”,李长青来到李大江的小作坊道。

    “要用啥自己拿!”,李大江正在忙着赶工很随意地道。

    “好咧!”

    李长青背着些工具、材料,再次回到李家坳小学。

    一顿噼哩磅啷,将散架成木头的桌子再次复原,还比之前更加坚实。

    “石头,过来试试!”,李长青笑着道。

    “嘿嘿,好啦!”

    李大石把手肘放在桌子上前后移动,桌子却纹丝不动兴奋地道。

    “青哥,你这手艺可以的嘛!”,李红豆也上去试一把道。

    “李老师,教室里还有些桌子都是坏的呢……”,沈若琳笑着道。

    “月虎,你去看看还有谁的桌子是坏的,都帮着搬出来!”,李长青对壮硕的李月虎道。

    “嗯嗯,老师。”,李月虎感觉自己被委以重任激动地点点头道。

    “青娃,你这手艺不比你二叔差啊,我们村委会有些破桌子,要不一起修修?”

    李建国从村委会的办公室凑过来,眼巴巴地道。

    “哈哈,建国叔,你这个还是找我二叔吧!”,李长青笑着道。

    日头落山,李长青也差不多忙活完了。

    “李老师,辛苦了!”,沈若琳给李长青到杯茶道。

    “做木工活也能悟出很多道理,不觉得苦!”,李长青笑着道。

    “听说你在山里养了很多鸡,还种了很多菜,忙不?”,沈若琳好奇地问道。

    “还好,不过我比较喜欢宁静,所以学校里的事主要还是靠你们了!”

    李长青的教育方式是在学生心中播下种子,并不想涉及到一些具体的细节。

    “你要是有自己的事,就可以去忙,学校的学生不多,目前的模式也是可以的!”

    孟云城从李长青的身上感受到淡泊宁静的意味,很理解地说道。

    “从明天起组织学生晨读,我来领读!”,李长青道。

    “好!”,孟云城也很好奇李长青书究竟能读成什么样子。

    “李老师,顾局长可亲自请你去到县里去讲书,很期待!”,沈若琳道。

    “我也就会读几本书而已……”,李长青谦虚着道。

    站在后山顶上眺望青翠的钟南山,想起自己第一次在锅底塘读书的场景。

    就是从那一天起,李长青发现自己就深深的爱上这片大山!

    虽然李家坳小学有可爱的孩子,也是自己播下理念种子的地方。

    但李长青还是更喜欢钟南山下自己的一方天地,才离开半天竟有些怀念。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