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隐士?村民!
    队伍中的人感受到书卷气息,内心恰似风吹麦浪异常宁静。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

    抑扬顿挫的读书声,恍若圣人在时光隧道中训导喊话。

    每位跟读者脸上的都流露着非常虔诚的表情,追随着先贤们的遗训。

    高晓均以前读过《论语》,但没有多大的感觉。

    现在才听到第三句,每一句中的真意犹如醍醐灌顶直击心灵深处。

    并非因《论语》为儒家经典而认同,而是在价值理念上觉得许多事情就该那么做!

    潘雨婷、王竹筠、孙琼燕等人本是抱着热闹的心态,却不自觉得跟随李长青一起朗读。

    当听众们开始排队购买韭菜的时候,潘雨婷、王竹筠、孙琼燕等人才清醒过来。

    “才读一遍《论语》,怎么感觉跟读几遍似的,其中的意思就都记住啦!”

    潘雨婷瞪大着眼睛,惊讶地张着嘴道。

    “要是以前读书的时候遇到李校长这样的语文老师,也不至于高考语文不及格啊!”

    瞌睡虫罗雪芳捂着额头,痛心疾首地说道。

    “重点是读书时会本能地对君子行为产生认同,对小人行径感到厌恶,真是有魔性!。”

    章俊文捏着自己的下巴做思考状,很认同地点点头道。

    “国学大师!”,高晓均心里却咯噔冒出四个字。

    要将儒家经典读到如此程度,也只有一些毕生专研的国学大师才能做到。

    高晓均望着正在卖韭菜的李长青,心里估摸着肯定不超过三十岁。

    但每一位国学大师,都是皓首穷经,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呢?

    一位大山深处的小学校长震住鲁美的教授,高晓均自嘲地笑着。

    李长青确实不是国学大师,起码在知识渊博的程度上相差甚远。

    单论对《论语》、《大学》、《中庸》等诸子百家出品书的理解,却非普通国学大师可比。

    李长青对这一切却毫不知情,卖完韭菜收拾东西打算回到钟南山。

    “刚才你读书的样子好酷啊,可以加个微信不?”,潘雨婷在孙琼燕、王竹筠、罗雪芳的怂恿下鼓起胆气对李长青说道。

    “不好意思,我基本不用微信的!”

    李长青在山里连手机都很少用,更不用说微信等社交软件。

    “好吧!山里头都通网啦,你还不用微信?”

    潘雨婷大美女一枚,第一次主动找异性要微信却被拒绝,受挫地道。

    “嗯!”,李长青只是点点头,没有过多的解释。

    山中天地青山石潭小溪为伴,书里乾坤今古圣贤成友,其中的快乐又有几人能懂?

    “哈哈!”,孙琼燕、王竹筠、罗雪芳等人见潘雨婷吃瘪笑成一团。

    “青哥,这要是大娘知道,能追着你说半天!”,李红豆适时地道。

    “呵呵,李校长对《论语》的见解鞭辟入里,受益匪浅!”,高晓均也笑着道。

    “高教授过奖。”,李长青道。

    “李校长独自一人住在山上?”,高晓均问道。

    “嗯!”

    “想带着学生去山里写生,又没有向导怕迷路,不知李校长方不方便?”

    “等我去山里的养鸡场喂些食,就带你们去!”

    “没问题,我们同你一起去!”

    高晓均在心里将李长青定位成隐士,很好奇山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嗯!”,李长青点头道。

    站在后山顶上,可见钟南山最高峰有云雾萦绕。

    “还没到么?”,章俊文搀扶着膝盖问道。

    “就在那座山的山脚下。”,李长青指着钟南山道。

    “我们几个女生还没喊累呢,你就不行啦?”,潘雨婷鄙视地道。

    “谁说不行啊?我就是问问!”,章俊文悻悻地道。

    “继续走吧!”,高晓均身体状态还不错。

    从后山到小木屋的路两边杂草丛生,只有一条羊肠小道。

    “这路怎么像迷宫一样呢?”

    罗雪芳个子比较矮小,在草丛中恰能露出个头道。

    “哈哈,视线不好!”,孙琼燕笑道。

    “咦,好香,是兰花!”

    王竹筠平时喜欢养些花花草草,立即就闻出空气中的花香。

    再转一个弯,就是小木屋,有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即视感。

    阳光照射在竹林里,影子映在小木屋的墙上,一阵清风吹来竹影随之晃动。

    竹林前有一片兰花,花瓣极薄带着几分透明,在日光中熠熠生辉。

    山坡上还种植着茶树,一株株如守山的卫士。

    “哇,太美啦!”,罗雪芳惊呼道。

    “难怪连微信都不用呢!”,潘雨婷看到小屋世外桃源般的环境道。

    “知道山里这么美,早该过来玩一下。”,沈若琳道。

    “看来我们暂时不用去山上,第一站就是这里吧!”,高晓均很满意地道。

    “山里没有什么好待客的,只有自己做的粗茶。”

    李长青用自己闲时做的木杯子泡好茶,端放在草棚下的木桌上道。

    “闻着就很香,味道肯定不错!”

    高晓均端一杯,热气腾腾的水汽入鼻道。

    “只有一把椅子么?”,潘雨婷也端着杯茶问道。

    “山里就我一个人,确实只有一把椅子,想坐的话可以到屋里抱一捆干草将就一下!”,李长青道。

    “李校长,你是隐士么?”,章俊文在新闻上见过一些在深山里苦修的隐士问道。

    “我就是李家坳的村民,只不过是住在后山的反面,其他村民们住在后山的正面!”,李长青淡淡地道。

    “这哪是粗茶啊,就算是极品西湖龙井,也不过如此吧!”

    高晓均抿一口,茶水入口清香甜爽回味绵长,惊叹道。

    “喝完后感觉神清气爽,没那么累了!”,章俊文喝完后浑身轻松道。

    “确实有效果!”,罗雪芳道。

    “呵呵!”,李长青只是微微一笑。

    “喝完茶,架好画板开始吧!”,高晓均道。

    沈若琳、潘雨婷、孙琼燕等都支起画板,仔细地观察周围的景色。

    高晓均一时技痒,也架好画板,想画一幅画来答谢李长青的招待。

    ps:感谢书友161228200202107的十万打赏,成为本书的第一位盟主,感谢!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