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谁指点谁?(感谢书友161228200202107的盟主)
    云来山更佳,云去山如画。

    高山之上,云雾缭绕,山色因云彩的飘忽不定而忽明忽暗忽隐忽现。

    云彩则因山的高低不同而有上有下,错落分布。

    高晓均极力想抓住钟南山‘山色有无中’的意境,屏气凝神静静地看着。

    沈若琳则从阳光照射着竹林,影子映在小木屋上来回扫动入手。

    王竹筠抓住山野里空谷幽兰的特质,着重笔墨来突出其中神韵。

    同一片景色,每个人切入的角度都不一样。

    高晓均底蕴深厚以巍巍钟南山下笔,沈若琳、王竹筠等对画面布局掌控能力较弱。

    只能抓住局部景色,想达到以小衬大的效果。

    李长青端着杯茶,静静地看着高晓均等人作画。

    几人中章俊文最先画好,李长青站在身后瞥一眼。

    只能说掌握国画用笔、用墨、用色、用水的基本方法,画出山、树、石的样子。

    潘雨婷较章俊文要好上一个档次,用笔能分出中侧锋、用墨能分出浓淡、用色能分出深浅、用水能分出干湿。

    孙琼燕、王竹筠水平相仿,能掌握稍复杂构图,笔墨较复杂有变化。

    罗雪芳身为瞌睡虫、小路痴平日里毫不起眼,却是在学生中除沈若琳外画技最高的一位,已经学会石分三面、树分四歧,山石皴法、墨色变化、树叶的点染,画出一幅较为完整的山水画。

    沈若琳笔墨运用熟练,色、墨搭配非常协调,想画出‘竹影扫街尘不动,月穿潭底水无痕’的意境,但却差临门一脚。

    高晓均画作中树、山、石、水安排合理,勾、皴、擦、点、染等技法炉火纯青。

    而且画出‘山因云晦明,云共山高下’的意境,完全能对得起中青年画家代表的称号。

    “高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达到您这种水平!”

    沈若琳将自己的画同高晓均对比,就知道自己相差在什么地方。

    来李家坳支教半年,那一张纸始终都捅不破,迈不出关键一步。

    “小沈,老师年轻的时候还不如你呢!你各项技法都比较为娴熟,火候得慢慢熬。”

    高晓均对沈若琳寄予厚望,但艺术上的事情不仅要天赋,还得时间的积累。

    “学姐,你这位天才画家还在这里感伤,让我们这群普通人怎么办?”,潘雨婷撇着嘴道。

    “尤其是我,早知道当初应该去学体育的!”,章俊文苦着脸说道。

    “哈哈……”,众人发出一片笑声。

    “李校长,最近总是在麻烦你,送一幅画聊表心意。”

    高晓均在画上题款‘赠钟南山下李长青’,写上时间盖好自己的印章。

    以高晓均在画坛里的声望,一幅山水画十几万的价格出售也并非难事。

    而且高晓均正值壮年,还有提升的潜力空间,可以说是一份很贵重的大礼。

    “谢谢赠画!”,李长青接过画淡淡地道。

    “李校长,你可能不知道高老师的一幅画有多么值钱吧?”

    章俊文见李长青反应平平,以为李长青不懂画提醒道。

    “记得上次画展,高老师的《山山水水皆春色》好像以二十多万成交的吧!”

    孙琼燕回想起画展的情景,眼睛里都是小钱钱,充满憧憬地道。

    “要是我有这么厉害,一年就画一幅画,其他的时间都用来睡觉!”,罗雪芳道。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一年只画一幅画肯定得废啦!”,王竹筠道。

    “性子就是这样,高教授勿怪!”,李长青道。

    “没事!”,高晓均也没自负道别人见他的画就非得神色大变。

    “不行,站得累死啦,我去抱一把草!”潘雨婷扶着腰道。

    “我也去!”,罗雪芳道。

    “咦,这里还有画板呢!”,潘雨婷见李长青放在门口的画板惊讶地道。

    “李校长画画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爱好?”,高晓均笑着问道。

    “业余爱好,自己学的画着玩!”,李长青道。

    “难道高老师来一趟,李老师可以让高老师指点一下。”

    沈若琳知道高晓均在校外辅导都是每小时以千计费,好意地提醒李长青道。

    “好啊!”,李长青对高晓均的实力还是挺认可的。

    “先画一幅图,看看你现在处于什么样的水平。”

    高晓均很欣然地答应,他也想知道能将书读到国学大师层次的人画画是什么水平。

    李长青在洗砚池旁将《云栖竹树茂幽兰满山》练习数百遍,布局、着色等已烂熟于胸。

    高晓均见李长青提笔的姿势很专业,心里想着莫非是位高手?

    但却见李长青连感受、思考的步骤都省掉,架起画板直接画起来,期待感就去掉几分。

    画画前不仅要通过细致入微的观察做到胸有成竹,更重要的是感受其中的意境。

    即便是自己经常居住的环境,也要在动笔前先扑捉到其中的意境。

    高晓均从李长青的流程来看,可能脑海里没有意境这个词的概念。

    沈若琳、潘雨婷等也都以为李长青只是业余水平,想看看存在哪些缺点。

    李长青手中的毛笔如行云流水,在白色的宣纸上描绘着钟南山的景色。

    高晓均从第一笔就看出,李长青的用笔很专业。

    当山形的轮廓出来的时候,可以看出李长青的用墨、用色、用水已经登堂入室。

    整座山的跃然于纸上时,高晓均可以感觉出其中磅礴欲出的气势,山体就像是耸立在白色的宣纸之上。

    通过纸张就能体会出钟南山重岚叠嶂的万千气象,这是钟南山山势的意境!

    高晓均已然震惊,能直接画出钟南山的意境,说明在山水画领域已经不弱于自己。

    这真地只是业余爱好,自己画着玩吗?

    关键是画的主人还是一位自称山野村夫的年轻人,给他这位大学教授活路么?

    高晓均心里在无声地呐喊,李长青展现出的水准已经让他相形见绌。

    由远及近,李长青还在专心作着画。

    带给高晓均的惊讶越来越大,照这样下去,谁指点谁还不一定呢……

    高晓均将目光从李长青的画作转移到李长青本身身上,这究竟是位什么样的年轻人?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