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画中有画,丹青圣手
    天地尽在吾手,日月略藏心中。

    李长青将钟南山勾勒在宣纸之上,继续画着山脚下的小木屋、竹丛、兰花。

    小木屋以巍峨壮丽的钟南山为背景,却丝毫不显得渺小。

    山野里竹丛坚韧挺拔、兰花高洁清雅,更衬托出小木屋的幽静深远。

    整幅画从未出现任何人影,但小木屋有人居住、兰花有人打理,可见是有人的。

    再联想到小木屋后的钟南山,营造出‘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隐士高人形象。

    并不单纯是钟南山、云雾、小木屋、竹丛、兰花的意境,融合在一起使人仿佛身临深山幽谷寻访隐士,可大山云雾笼罩隐士却不知去向。

    将几重意境叠加在一起,又形成一种动态的意境。

    高晓均重新将目光转移到画作上时,几乎感到窒息,只能用出神入化来形容。

    想着自己洋洋得意地将画作送给李长青,不禁老脸一红。

    他的‘山色有无中’体现出云山共高下的胜景已属非凡,但却仅是山、云的意境。

    而李长青的《云栖竹树茂幽兰满山》却将钟南山、云雾、小木屋、竹丛、兰花整体有机结合在一起,产生另一种深层次的意境。

    两者有天壤之别,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

    想将画中的多种意境相融合,就需要拿捏好其中的韵味。

    李长青整天待在钟南山,对钟南山一草一木的领悟非高晓均可比。

    而且李长青将《云栖竹树茂幽兰满山》练习数百遍,逐步改进其中的不足才逐渐完善。

    高晓均第一次来钟南山,却能在短时间内就画出钟南山‘山色有无中’的意境。

    若换个背景重新作画,李长青可能就不如高晓均。

    可见李长青即便有诸子百家这样的作弊利器,短时间内也难及高晓均几十年的苦功。

    但李长青没有过多解释,将全部精力集中在手中的毛笔之上。

    “天呐,好想住到画里去!”,罗雪芳幻想着隐士生活羡慕道。

    “说好的业余爱好呢?”,孙琼燕不可思议地道。

    “只能说真大神,无需解释!”,潘雨婷做膜拜状道。

    “臻于化境,丹青圣手啊!”

    高晓均对画的鉴赏能力远超潘雨婷、孙琼燕、罗雪芳,叹服道。

    “这是,传说中的画中有画么?”

    沈若琳美目圆睁着,难以置信地望着李长青的画板。

    她从小就展现出绘画的天赋,来鲁美后进步飞快,离能画出意境也只差半步。

    一直是众人口中的天才画家,但李长青似乎才比她大几岁,却有着丹青圣手般的实力。

    “恐怕就算是高老师也不如他吧!”,沈若琳在苦涩地想道。

    “画好啦,请高教授点评!”,李长青收笔道。

    “呵呵,李校长说笑了!您这水平,指点我还差不多,哪敢班门弄斧!”,高晓均尴尬地笑着道。

    “高教授是专家,大家交流一下。”

    李长青知道自己的情况,诚挚地道。

    “那麻烦再添杯茶!”

    高晓均见李长青天纵之姿,却不恃才傲物欣然答道。

    李长青重新给高晓均倒上茶,分坐在木桌子的两端。

    两人从国画的古典理论,到时代变迁中的技法革新无所不谈。

    沈若琳、潘雨婷、王竹筠等在一侧神情专注,非常认真地听着。

    李长青对古典理论的深刻见解,直接让高晓均耳目一新。

    而高晓均将时代前沿的理念,融合到国画创作中也给李长青一些启发。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过中午十二点,两人兴致正浓。

    “呜呜!”

    两只黄鼠狼幼崽肚子饿极,不合时宜地发出低沉的声音。

    “不好意思,有点事得处理一下。”,李长青起身道。

    “好像是小动物的声音,你养的么?”,罗雪芳问道。

    “嗯,两只黄鼠狼的幼崽!”

    “哇,我想看看!”

    罗雪芳、潘雨婷、孙琼燕都跟着李长青进屋,很好奇黄鼠狼幼崽长什么样。

    两只黄鼠狼幼崽在个箩筐里伸出肉乎乎的头,黑葡萄般的眼睛希冀地望着李长青。

    “黄鼠狼幼崽这么可爱啊!”,潘雨婷抱起一只放在胸前道。

    “好想养一只当宠物。”,孙琼燕抱着另一只道。

    “给我抱抱!”,罗雪芳焦急地道。

    “它们有名字吗?”,潘雨婷问道。

    “白色的叫欢欢,灰色的叫喜喜。”

    李长青熟练地冲泡好奶粉,放在凉水里降温回答道。

    “欢欢喜喜!”

    王竹筠、章文俊也加入逗黄鼠狼幼崽的大军,只有高晓均、沈若琳在屋外。

    高晓均给沈若琳讲解李长青《云栖竹树茂幽兰满山》的玄妙,刨析其中教科书般的意境。

    李长青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也有种别样的感受。

    “一些拙见,李校长见笑。”,高晓均见李长青道。

    “高教授讲得很有道理,点评很专业。”,李长青较为认同高晓均的观点道。

    “以后多向李老师请教!”,沈若琳笑着道。

    “呵呵!”,李长青只是微微一笑。

    “李校长,有个不情之请,能把这幅画卖给我么?”,高晓均恳切地问道。

    “高老师买回去,估计不到半个月,李老师就能扬名华夏画坛。”

    沈若琳很清楚高晓均的影响力,况且《云栖竹树茂幽兰满山》本身水平极高。

    “钱也不是问题,李校长尽管开口。”,高晓均见李长青沉默不说话道。

    “只不过是练笔之作,没有卖的打算!”,李长青摇摇头道。

    “能理解!”

    高晓均只是尝试性地问一下,也没抱多大希望。

    毕竟很多画家对成名作都视若珍宝,但李长青纯粹是不想破坏目前平静的生活而已。

    小木屋容纳不下七个人吃午饭,李长青带着高晓均、沈若琳等回到后山的家里。

    刘翠娥见李长青带沈若琳回家吃饭,劲头十足做一桌子的好菜。

    一幅看儿媳的眼光,引得潘雨婷、孙琼燕、王竹筠都来调戏沈若琳。

    虽然高晓均带领着学生写生的第一站没有登上钟南山,但也收获颇丰不虚此行。

    李长青吃完饭后,就独自回到钟南山读书。

    四书《论语》、《大学》、《中庸》、《孟子》,李长青已全部读完。

    李长青把躺椅搬到竹阴下,吹着凉风悠闲地躺着将四本书在脑海里都过一遍。

    确认每个细节后,才进入诸子百家。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