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若人心生病,何药可医?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夜幕下竹影摇曳花香浮动,皎洁的银辉洒满整个山谷。

    高晓均等人忙累一天险遇狼群,回到李家坳小学早早地睡下。

    李长青泡杯清茶端坐于月下,手中抱着《乐经》享受一人的独处时光。

    其中不仅论述音乐对社会人文的影响,还有钟、鼓、管、磬、羽、戚等的使用方法。

    又重点讲解舜制作的五弦琴,用来伴着唱诗歌《南风》。

    里面的内容繁杂,李长青大略的过一遍,慢慢研究细节。

    李长青每晚读完书后都会进入洗砚池练习书法、绘画,将在巨石山上见到的壮丽山河描绘于纸上,池中的清水带着淡淡的墨色。

    九宫学馆开启后,李长青又多一项学习途径。

    两边的书架陈列着《数书九章》、《测圆海镜》、《四元玉鉴》等古典数学巨作,书里的内容推陈出新极其超前。

    李长青翻看几本有如天书完全看不懂,只能从基础部分重新学起。

    诸子百家里的时间是无限的,但李长青的精力是有限的。

    李长青坚持到自己精神力能承受的极限时,才退出诸子百家。

    清晨,阳光明媚。

    李长青提着蛇皮袋走在山野的小路上,收割韭菜后去李家坳小学。

    从四面八方赶来读书、听书、买韭菜的人越来越多,偏僻的李家坳变得热闹非凡。

    李三德脑子灵活,在家门口卖起早餐,生意竟然还不错。

    “青子,吃早餐没,要不来一碗粥?”

    李三德见李长青路过问道,两人是发小只是路不同而渐渐疏离。

    “不用啦,已经吃过了!”,李长青笑道。

    “哈哈,生意这么好,还得多亏你呢!”,李三德也笑着道。

    “也得你自己有生意头脑!”

    “挣点小钱,哪比得过你五十块一斤的韭菜啊!”

    闲聊几句,两人间的隔阂消融一些,一起长大的情始终都是在的。

    李长青领着众人读完书后,韭菜抢购一空。

    “自从来李家坳后,从来没睡过懒觉。”,罗雪芳挺着两个鱼泡眼自豪地道。

    “有李校长领着读书,你想睡都睡不成!”,潘雨婷毫不客气地拆穿道。

    “就不能夸下我勤奋嘛……”

    “高教授,今天还上山么?”,李长青对高晓均说道。

    “就在村子附近转悠一下吧,山上有狼承担不起风险啊!”,高晓均无奈地道。

    “李家坳千山千水,小山丘、池塘还是很多的!”,李长青点头道。

    “嗯,也算是另一种风景!”

    李长青无需带高晓均等进山,就自己回到小木屋。

    从木箱子里翻出一只蛇皮袋,将里面的钱都倒出来放在一起。

    竟然有一小堆,李长青估摸着应该不止十万,便进入诸子百家。

    神农轩,朴素简陋。

    “小兄弟,是要兑换灵药种子么?”

    许行白色的门牙闪耀,咧嘴笑着问道。

    “是的!”,李长青道。

    “这是俺们华夏银行的账户,把钱转到这个账户上,你充值的金币就可以到账啦!”

    “呵呵,还挺与时俱进的!”

    “用金钱进行考核,也不能干扰世界的正常秩序嘛!”

    岭下乡除信合社外,就只有一家邮政银行。

    李长青骑着摩托车用蛇皮袋装着钱,赶往谷阳县城存钱顺便买些菜籽。

    以前在老转盘附近就有一家工商银行,但是拆迁后换新址。

    询问几位路人后,李长青才知道新工商银行搬到步行街。

    “咦,青子?是你!”

    路边一位身材中等长相帅气地青年男子见李长青,惊喜招手道。

    李长青隐约听见一道非常耳熟的声音在喊自己,便靠边停下摩托车。

    回头一望,是自己的高中同学,上下铺的那种。

    但是刘旭阳成绩一般,高考完后在北方一所普通高校就读。

    毕业后,刘旭阳却跑到淞沪市工作。

    虽然两人平时不怎么联系,但是关系一直都是在的。

    “旭阳,你不是在淞沪市么?”,李长青颇为意外地道。

    “淞沪市房价三四万,每天住着蚂蚁窝啃着外卖,一年到头存的钱半平方都买不起。”

    “还要忍受职场里的勾心斗角,待下去没啥意思,就回来了呗!”

    刘旭阳回想起自己当初抱着雄心壮志,想要在有魔都之称的淞沪立足感叹道。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哈哈,我现在也在家呢!”,李长青笑着道。

    “啥?还以为你是请假回家!学医七年,进省第一院也不容易,咋就辞职啦?”

    刘旭阳知道李长青当年学习有多刻苦,疑惑不解地问道。

    “以前想当医生是想治疗身体上的疾病,后来发现世界上心理有病的人似乎更多!”

    “现在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确实容易患精神疾病。青子,你是想转攻精神科么?”

    “算是吧!”,李长青淡淡地道。

    人的身体有病,医生可以用药物来治疗。

    若是人的心生病,何药可医?

    又有谁可以治疗?用什么治疗?

    当有圣人出,以大道教化世人!

    坑蒙拐骗、不孝敬父母、碾压儿童屡见不鲜,是世道人心生病了。

    李长青欲为往圣继绝学,以先贤之道为鉴来教化世人,也算是治疗人们的精神疾病。

    “你骑着辆破摩托,绑着个蛇皮袋来县城干啥?”,刘旭阳不解地问道。

    “到工商银行去存钱,顺便买些种子回去。”

    “用蛇皮袋存钱,可以啊,兄弟!你打算自己种菜?”

    “嗯!”,李长青点头道。

    “巧啦,我回家准备开一家农家乐,到时候你种的菜可以卖我!”

    刘旭阳家就在城关镇,不过是在郊区村落里,地理位置不错。

    “好啊!”,李长青笑道。

    “就这么说定啦,你先去忙吧!”

    工商银行里排队的人不多,李长青取一个号,须臾就等到了。

    “你好,请问办理什么业务?”,柜台的银行工作人员问道。

    “汇款!”,李长青提起蛇皮袋放在柜台上道。

    “先生,你这袋子里装的是什么?”

    柜台的银行工作人员略微有些紧张地问道,门口的保安也注意到这边的动向。

    “钱!”

    李长青将蛇皮袋里的钱都倒在柜台上,十块、五十、一百的都有。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