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哥德巴赫猜想,心不动就不会寂寞
    哥德巴赫在给好友欧拉的信中,陈诉其著名的猜想。

    欧拉将其命题简化,即任一大于二的偶数都可以写成两个质数之和。

    用通俗的语言来讲,哥氏猜想就是要证明一加一成立。

    哥德巴赫猜想貌似简单,但要证明其正确性却非不易。

    从十八世纪到十九世纪,所有的数论专家对哥氏猜想都没有做出过实质性的推进。

    直到二十世纪,才有所突破!

    挪威、英国、苏联的数学家先后证明,九加九、七加七、四加四等成立。

    华夏数学家王元、丘成桐相续证明,三加四、一加四、三加二成立。

    著名数学家陈景润在只有六平方的斗室里,耗尽六麻袋草纸最终攻克哥氏猜想中的一加二难题。

    距离哥氏猜想‘一加一’的目标仅有一步之遥,但却没能摘下数学皇冠上的明珠。

    李长青从九宫学馆的书架上找出相关资料,厚厚的摞在一起足有半人高。

    每本理论著作对于普通人而言无异于天书,李长青学习、研究同步进行。

    数学是自然科学的皇后,有其独特的魅力,李长青沉浸其中,倒也不觉得苦闷。

    许多理论需要用笔验算,导致进度缓慢,可收获同样颇丰。

    李长青在九宫学馆里坚持到极限,才退出诸子百家,喝杯灵茶休养生息。

    月光洒在竹林里,兰花的幽香沁入心脾。

    小松鼠闹闹抱着个坚果坐在门槛上磨牙,两只黄鼠狼幼崽欢欢、喜喜躲在桌子下酣睡。

    木屋的窗户外面堆放着木材,李长青挑选一块长短适中的料子用来制作古琴。

    制作古琴的工具,与木匠的家伙基本相同,但制作工艺更为讲究。

    李长青有木匠手艺做底子,成为一名斫琴师相对较为容易。

    按照《乐经》备注里的详细步骤,李长青用普通材料练习如何制作古琴。

    制作古琴的步骤程序非常严谨,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废掉整块木料。

    李长青将废掉的木料重新堆放起来,地上满是刨下来的木屑。

    晨雾像是一层薄纱,笼罩在山间。

    李长青读完书后,给韭菜、白菜、萝卜等浇灌灵水。

    带着韭菜翻山越岭,路过家门口时,放些在厨房备用。

    “青娃,你年纪轻轻的,每天都一个人住在山里,不会觉得寂寞么?”

    吴雄波习惯城市里的生活,难以理解李长青一个人住在深山里的举动。

    而且以李长青展现出来的能力,想要扬名立万并非难事,好奇地询问道。

    “听,有轻风拂过山岗!”

    李长青微笑着,聆听自然的声音。

    “嗯,树叶在动。”

    “不,是心动!”

    “什么意思?”

    “心不动就不会寂寞!”

    李长青低声说着,仿佛自言自语地呢喃。

    绑定诸子百家游戏后,李长青可以做许多事,同时面临诸多诱惑。

    却谨守着为往圣继绝学的信念不动如山,在钟南山下过着耕读的生活。

    “心不动就不会寂寞……”

    吴雄波念叨着这句话,陷入思考中。

    山坡下,一辆价值几百万的大众辉腾刹车停稳。

    黎善玉从车上下来打开后备箱,拿出一包草药沿着山坡往上。

    李长青则正好扛着几袋韭菜下坡,打算去李家坳小学。

    两人在山坡上相遇,四目相对都有些意外。

    黎善玉来给老战友送一批紧急需要的药材,结识在李家坳小学读书的国学大师。

    即将到在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却遇见当初在水果批发市场门口高价卖毛桃的老乡。

    李长青则没想到在自己家门口,穷乡僻壤的山沟里能碰到金珠药业的老总。

    “老乡,咱们可真是有缘,竟然不约而遇!”

    黎善玉只知道李长青的名字,不清楚具体信息。

    “坡上就是我家,要上去喝一碗水么?”

    李长青有黎善玉的私人名片,可从来都没联系过。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就请我喝碗水?”,黎善玉道。

    “君子之交淡如水!”,李长青道。

    “好,就去喝一碗水!”,黎善玉道。

    “老黎,药草都准备齐了么?”,吴雄波见黎善玉急切地道。

    “都在这里,一种都不少!”

    黎善玉拍拍药材包,对吴雄波道。

    “谢啦,等下青娃给你倒两碗水!”

    吴雄波听到两人的对话,揶揄着道。

    “两碗怎么够,来三碗!”,黎善玉也不在意笑道。

    “老黎来啦!”,刘玉莲出来打招呼道。

    “吃灵丹妙药了么,气色比之前有所好转嘛!”

    黎善玉在省城看望过刘玉莲,惊讶地道。

    “呵呵,都是青娃的功劳!”,刘玉莲笑道。

    “市里、省里都没办法,老乡却手到擒来,真是深藏不露!”

    黎善玉知道吴雄波带着刘玉莲求医的艰辛,愈发对李长青感到好奇。

    “哈哈,老黎,你不是想认识李家坳的国学大师么?”

    吴雄波想起当初自己的震惊,对黎善玉说道。

    “该不会李家坳的国学大师,也是老乡吧?”

    黎善玉瞧着吴雄波的表情,猜测道。

    “把该不会去掉,李家坳的国学大师也是青娃!”

    吴雄波见黎善玉面露震惊之色,心满意足地道。

    “真乃山野奇人啊!”

    黎善玉内心有准备,但任然诧异地叹道。

    “读几本圣贤书、看几部医家典籍而,没有什么好值得陈赞。”

    李长青并非谦虚,而是内心的真实想法,面色平静地道。

    “懂的,奇人都不靠虚名!”,黎善玉很理解地点头道。

    “你们先聊,我得去李家坳小学领着孩子们读书!”,李长青无奈地笑道。

    “走走走,一起去!”

    黎善玉、吴雄波久闻深山里的书声传说,兴致高昂地道。

    李家坳小学,李长青读书俨然成为一场文化盛宴。

    且李长青读书率性而为,随心所欲不拘于形式,声音极具感染力。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