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编辑部的震惊
    整篇论文零瑕疵,堪称经典模范。

    难道是自己的职业素养不够,检查不出其中的错误?

    黄广轩盯着邮件怔怔出神,内心如翻江倒海思绪万千。

    还是说某位大师真地证明哥德巴赫猜想,摘下数学皇冠上的明珠?

    黄广轩不禁产生个大胆的想法,连忙将邮件下拉到最后一页。

    然而却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具体信息,只有个简简单单的名字。

    “李长青?”,黄广轩看到落款的名字后疑惑不减反增。

    数论领域有两名负责初审的编辑,金启华正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金子看下你的邮箱,有一份新收到的稿子!”

    一人计短,两人计长,黄广轩对外一名编辑金启华道。

    “根本不用看肯定是伪论文,哥德巴赫猜想哪有那么容易证明?”

    金启华只是扫一眼标题瞬间就没兴趣,都懒得看正文的内容。

    “貌似真地证明哥德巴赫猜想,而且是一位不知名的新人!”

    黄广轩认为论文是正确的,仍然有些底气不足地道。

    “一位不知名的新人证明哥德巴赫猜想,摘下数学皇冠上的明珠?”

    金启华听着就像天方夜谭,充满怀疑地道。

    “本以为是恶作剧,谁知道是真的呢!”,黄广轩苦笑着道。

    “怎么可能,上课没认真听讲吧?”,金启华打趣着道。

    “具体什么样,你看眼就知道了!”,黄广轩瞥眼道。

    “给我一分钟!”,金启华自信地道。

    黄广轩瞧着金启华将邮件点开,神情从不以为意到震惊万分。

    “十分钟都过去啦,找出论文里的错误没有?”,黄广轩笑问道。

    “还真是没有任何错误!”,金启华叹服道。

    “李长青呢,听说过没有?”,黄广轩继续道。

    “额,也没有……”,金启华窘迫地道。

    “你我都没有听说过,难道是近来出现的新秀?”,黄广轩猜测道。

    “数学新秀攻克世纪难题,摘下数学皇冠上的明珠,一般人只会以为是炒作!”

    金启华没找出论文中的错误,但不看好论文的前景。

    “按照流程两位负责初审的编辑没有发现错误,就要将推文推荐到编委会的。”

    黄广轩想将论文推荐上去,但需要得到两位初审编辑的一致认同。

    “哥德巴赫猜想的水很深,杨昌玉院士一直反对将精力投入到哥德巴赫猜想中,认为那是无用功!而且就连华老晚年都误以为自己得到证明,说不定论文真的存在错误,只是咱们水平有限没发现而已!”

    金启华沉思后将事情理得很顺,对黄广轩分析道。

    “将论文推荐上去可能会闹出笑话甚至得罪人,但也有可能错过重大的科研成果。况且咱们本来就只是初选,犯些错误也能接受,按照正常程序推荐到编委会,把事情交给编委会跟主编去决定吧!”

    黄广轩有着自己的坚守,劝说金启华道。

    金启华不想承担责任,只好勉为其难地同意将论文推荐上去。

    华夏数学学会理事长杨昌玉、水木大学数学系田广文院长、燕京大学张恭如教授等知名专家学者组成《数学学报》的编委会,专门负责初审推荐上来的稿子。

    每位专家收到黄广轩、金启华推荐过来的论文反应各异,有人认同、有人反对!

    杨昌玉院士曾今在公众场合告诫年轻人,不要将精力浪费在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无用功上。当看到数论领域的编辑将一篇关于哥德巴赫猜想的论文推荐上来时,皱着眉头心中不悦。

    《数学学报》是一部科学专业的期刊,而哥德巴赫猜想根本是不可能证明的。

    审稿人居然将一篇必然错误的论文推荐到编委会,肯定是水平不行难以察觉其中的错误!

    田广文曾今是黄广轩的导师,两人的关系一直都不错。

    黄广轩在电话里将事情又叙述一遍,田广文立即引起高度重视。

    在办公室坐下带起眼镜,重新打开电脑将黄广轩发来的论文仔细研读一遍。

    “不仅没有找出任何的错误,里面的内容还带动数论工具的发展!”

    田广文看完后心惊不已,倒吸一口凉气。

    “田院长,广轩发来的论文你看完了吧,有没有发现什么错误?”

    张恭如与杨昌玉恰恰相反,从学生时代就对哥德巴赫猜想极其感兴趣。

    但直到成为燕京大学数学系教授都基本没有进展,看到李长青的论文时犹如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兴奋地给田广林打电话道。

    “暂时还没有发现错误,你对哥德巴赫猜想研究比较深入有什么见解吗?”

    田广林是华夏知名的数学家专家,却没有任何头绪尴尬地道。

    “论文对哥德巴赫猜想的阐述,基本符合我之前设想的方法!可我的设想有许多不完善的地方,没想到有人能真地将整个论证过程完整严谨得写成论文。”

    张恭如对李长青的论文赞赞不绝口,用很钦佩的语气说道。

    “这篇论文确实是有可能证明哥德巴赫猜想,不过咱们还是召开编委会商量一下如何处理吧!”,

    田广林研读几遍后,认为论文极有可能是正确的,但还是保险地道。

    杨昌玉接到田广林、张恭如加班召开编委会的提议时,铁青着脸查看下收到的邮件。

    迅速扫一眼后,又认真细致地将论文多反复查看几遍,接着整个人呆若木鸡。

    且不说论文对哥德巴赫猜想的证明,浑然天成无懈可击!

    单是论文对数学工具的发展就有巨大的贡献,应用到某些领域可以产生质的飞跃。

    李长青却在钟南山苦练斫琴技艺,似乎将淡忘给《数学学报》投稿的事。

    丝毫不知自己一时兴起研究出哥德巴赫猜想的证明,将会对数学界造成何等风暴。

    百年雷击梧桐木可遇而不可求,甚至比华夏名琴焦尾更加难得。

    李长青不断地磨练斫琴的技艺,只有到达炉火纯青时才敢动手。

    用一把普通的七弦琴端坐在竹林下,弹一首《郑风》唱着诗经中的词。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