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金珠药业的困境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林深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李长青在竹林下弹琴高歌,琴声悠扬婉转歌声清脆悦耳。

    在林茂幽静的深山中无人聆听,只有明月慷慨地挥洒着银辉。

    似乎听懂李长青的琴曲、歌声,用自己的方式来鼓掌欢舞。

    琴音歇,一曲尽,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李长青兴致来时,站起身来读着《卫风》中的君子与竹。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身形挺拔与苍劲的翠竹融为一体,显露着风过不折、雨过不浊千磨万击仍坚韧的气质。

    李长青读完《诗经》后,又进入洗砚池练字画画、天元棋室里对弈。

    洗砚池的水一半带着浅浅的黑色,白梅犹如滴上墨点后散开的样子。

    天元棋室里黑白子似龙虎相斗,紧紧地咬和在一起厮杀异常激烈。

    李长青全神贯注的投入棋局中,两百一十三手后还保持着两颗子的优势。

    局面上占据主动,形成围歼之势,似乎看到胜利的希望。

    范西屏神色淡定抚摸着自己的胡须,从从容容的举棋落子一举反杀!

    “哈哈,范老棋艺惊人,佩服佩服!”,李长青笑着对范西屏道。

    “少年人明知是诱敌深入的棋局,却能够用光明正大的走法勇往直前以拙破巧,要不是多留一手还真保不住我的棋盘!”

    范西屏对李长青的刻苦、天赋、棋风都非常认可,点头微笑着对李长青说道。

    李长青将棋局复盘与范西屏相互讨论,受益匪浅才恋恋不舍得离开天元棋室。

    天际出现鱼肚白,朝阳染红白云。

    李长青扛着锄头去地里除草、松土,白菜、萝卜、黄瓜等长势良好。

    妙蛙草宛若碧玉雕成一般,有四枚婴儿巴掌大小的翠绿叶子。

    李长青上次诵读《诗经》后,书声神奇的效果传播开来。

    来的听众中情侣、夫妻党明显增加,李长青却结合众多典籍讲述如何修身养性。

    黎善玉的金珠药业几款新药研制都陷入困境,周期过长的话有可能导致资金链断裂。

    清早就开车来到李家坳听李长青读书,顺便验证一下药方效果寻求解决方法。

    读完书后,李长青给刘玉娥用火炉煮草药,黎善玉借着看望刘玉娥的名头也跟去。

    “青娃,这草药效果真不错,喝完感觉整个人都轻松许多!”,刘玉娥感激地道。

    “再喝一两次基本就可以全部排除体内的毒素,到时候再给你开一副固本培元的药。”

    李长青将药草放在火炉上,又抽空给刘玉莲把脉道。

    “老乡用药如神,有没有意向来金珠药业帮忙?开个价,就算给股份也成!”

    黎善玉对李长青的医术瞧得眼热,很殷切地道。

    “山里自在惯啦,不习惯出去工作。”,李长青婉拒道。

    “哎,要是老乡不帮我,金珠药业可能就要倒闭!到时候上千名员工就会失业,几百个家庭将陷入困境!”

    黎善玉是名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不怕失败但担忧员工的前途很惆怅地道。

    “呵呵,不一定要到金珠药业就职才可以帮你的!”

    李长青洞悉人性,瞧着黎善玉不似作伪笑道。

    《孟子》中有云: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李长青因诸子百家而获得绝世医术,能兼济他人自然是会去做的。

    “只要老乡愿意帮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的!”,黎善玉见事情有转机激动地道。

    “一条路!”,李长青竖着食指道。

    “什么路,股份还是现金?”,黎善玉疑惑地道。

    “从岭下乡到李家坳的路!”,李长青神色平常地道。

    “高风亮节,令人惭愧,路一定安排人修好!”

    黎善玉对李长青越发的敬佩,满口应答道。

    要想富先修路,但岭下乡政府能修前半截山路已殊为不易。

    后面到李家坳的半截,需要比前半截更大的投入,起码得数百万才能启动。

    山高坡陡就像是镣铐锁住李家坳,李长青能读书能改善村民们的精神面貌。

    但同步提高物质基础,给村民们创造致富的条件同样非常重要。

    “先别答应得太早,说不定我也不能解决你面临的困境!”

    金珠药业面临的困境肯定非常棘手,李长青没自大到能解决一切问题提醒道。

    “放心吧,不管能否解决问题,这条路我都修!”

    黎善玉想结交李长青,拍着胸口保证道。

    “嗯,过一两天去看看吧!”

    李长青对黎善玉的态度很满意,点头道。

    距离李家坳千里之外的燕京,中科院数学研究所某会议室内。

    杨昌玉、田广文、杨恭如等知名专家、学者、教授,都围坐在会议桌旁研究李长青的论文。

    “各位怎么样,有什么新发现没有?”,田广文笑问道。

    “论文应该是科学地证明哥德巴赫猜想,但是李长青是谁?”

    一干专家学者纷纷摇头表示没发现错误,又对论文的作者感到疑惑。

    “是啊,从来没在圈子里听说这个名字呀,难道是民科?”,某教授深有同感地道。

    “无论是从论文的严谨性,还是对定理、推论等的精确应用,都不可能是民科!”

    “要是民科有这水平,咱们这些专家、学者、教授干脆去撞墙算啦!”

    会议室发出一阵笑声,缓解现场压抑的气氛。

    “如果论文真地证明西方国家数百年都未能解决的哥德巴赫猜想,无疑将给华夏在国际数学界带来无上的荣誉!”

    田广文院长对李长青的论文非常欣赏,并不在意作者的身份。

    “可别忘万一给西方的数学家们挑出刺来,对《数学学报》的名誉也是中毁损!”

    杨昌玉不认为哥德巴赫猜想能有结果,反对道。

    “咱们都觉得论文证明哥德巴赫猜想,还是交给李秉仁主编过目吧!”

    张恭如很认可李长青的证明思路,提议道。

    其他的专家、学者、教授们都举手同意,杨昌玉也找不到具体的反对理由!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