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一株活草!
    种植普通桃树,含有微量元素。卖的家常韭菜,堪称壮阳仙草。

    诵读儒家经典,传播圣贤之道。学习西医专业,却能切脉问诊。

    黎善玉对李长青认知地愈多,越发觉得如渊渟岳峙深不可测!

    “普通毛桃含有微量元素,难道是地理位置的原因?”

    龚卫国听着更加疑惑,皱着眉沉思道。

    “哈哈,龚教授,等你见识过老乡的本事后就不会觉得奇怪啦!”

    黎善玉慢慢接受李长青各种非同寻常之处,笑着岔开道。

    龚卫国瞧着李长青非常年轻,认为黎善玉有些言过其实。

    无论在任何领域,都得靠大量的时间积累才能成为专家。

    可李长青是黎善玉盛情相邀的客人,龚卫国不好表现得太过。

    而且黎善玉是精明的商人,能得到他的赏识肯定是有些许本事的。

    “黎总可是对你赞誉有加,但中药提取是非常专业性的,可曾学习过相关知识?”

    龚卫国可不是不谙世事的老学究,也没抱希望试探性地询问道。

    “在医药典籍里见过一些,新药研制遇到的瓶颈可是有药用成分难以分离?”

    在《汤头歌》里有多种汤剂的制作过程,李长青其实对制药并不陌生。

    每种草药的成分都非常复杂,中药提取只需要其中的一种成分。

    传统方法很难解决纯度问题,目前制药行业都是应用高新科技。

    “新产品灯心止血胶囊,主药灯芯草中有一种药用成分去氢灯芯草酚”。

    “与去氢灯芯草醛分离不出来,但两者混在一起就会生成有毒物质酚醛。

    能直接问道关键点上,看来也不是一点都不懂,龚卫国稍微收起轻视之心道。

    “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老乡可有什么办法?”

    研发工作已经拖延许久,黎善玉焦急地问道。

    “或许可以试一下溶剂提取法!”,李长青道。

    “肯定不行的,各种溶剂都试过啦!”,龚卫国立马否定道。

    除溶剂提取、水蒸气蒸馏、升华等传统方法外,龚卫国尝试过诸多前沿技术。

    诸如超临界流体萃取、中药絮凝、膜提取,都没能分离出去氢灯心草酚。

    “溶剂的种类繁多,万一可以呢?”,李长青笑道。

    “莫非你有特殊的溶剂,可以用来提纯去氢灯芯草酚?”

    龚卫国见李长青迷之自信,想着一种可能问道。

    “一株活草!”,李长青淡淡地道。

    “一株活草?”

    龚卫国以为自己出现幻听,确认道。

    “一株活草!”

    李长青望着龚卫国,肯定地道。

    “若增加一味草药还能理解,但活草怎么能用来提取中药?”

    龚卫国研究制药大半辈子,从来没听说过可以用活草来提纯的。

    “没有尝试过,又怎么知道不行呢?”,李长青道。

    “违背常理,南辕北辙呀!”

    龚卫国实在想象不到存在的可能性,摇头道。

    “是有些惊世骇俗,可老乡的手段向来是不一般的!”

    黎善玉理智上认为不靠谱,但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

    “要是真的,我倒想知道是什么草?”,龚卫国悻悻地道。

    “再等一个星期吧!”,李长青道。

    “好的,大半年都等了,也不在乎这几天!”,黎善玉道。

    李长青又坐着黎善玉的辉腾回到村里,李家坳小学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村民们已经见惯豪车自然不会在意一辆大众,黎善玉的车子进村后也没引起注意。

    “真是奇怪啦,金珠药业咋突然要给咱们李家坳修路呢?”

    “一条路少说得几百万,咱们村可没有出什么达官贵人值得他们投入的!”

    “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他们老总听过青娃的读书声,然后善心大发?”

    “青娃的读书声是厉害,但也不是**药啊,听着就往外掏几百万!”

    “管他什么原因呢,反正只要路修通,咱们的好日子就要来啦!”

    李长青听着露出笑意,祖祖辈辈都困在山里,自己也算是做出一点贡献。

    “路是用金珠药业的名义建立的项目,没有透露出你的信息!”

    人生在世无非功名利禄,黎善玉之前听到李长青的要求颇为意外。

    “若是为声名所累,活着就没那么自在啦!”,李长青笑道。

    “跟老乡在一起就如坐在云端吹风,非常自在舒服!”

    黎善玉从李长青的一言一行中都能体会到出尘的意味,衷心地道。

    李长青回到钟南山后,割些韭菜道山上的鸡舍逛一圈,就在山上看着书。

    “昔在帝尧,聪明文思,光宅天下。将逊于位,让于虞舜,作《尧典》。”

    “日若稽古帝尧,曰放勋,钦、明、文、思、安安,允恭克让,光被四表,格于上下。”

    “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黎民于变时雍。”

    《尚书》是华夏第一部古典文集、历史文献,以记言为主。

    其中‘尚’即上是上古时的书,自尧舜到夏商周,跨越两千余年。

    里面记载尧舜禹汤等圣王的文治武功、贤臣事君之道,甚至有黄帝大战蚩、大禹斩妖龙治水、姬昌伐纣等上古神话。

    李长青读着既仰慕上古圣王的品德,又对其中的内容感到困惑。

    诸子百家出品的《尚书》里,上古神话是发生在地球还是其它的时空?

    若其中的神话故事是发生在地球,怎么又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李长青接着想到诸子百家中的道家,现实社会中是否有人获得真传?

    儒家职业的浩然正气,可以将人带入书声的意境中,道家玄术又有何种作用?

    “有空得去一趟道观,说不定还能开启道家职业!”

    日渐西沉,李长青在山中悠闲地读者书,思绪飘得很远。

    天色暗下来后,李长青回到小木屋,进入天元棋室同范西屏对弈。

    两人走过三百手过后,范西屏将手中的棋子放下。

    “少年人进步神速,棋盘是你的啦!”

    毕竟是让九子,范西屏到必输的局面后道。

    “承让!”,李长青将棋盘、棋子放入背包拱手道。

    “赢就是赢,下棋本来就是有输有赢!”,范西屏拿出一副更好的棋盘道。

    “再赢范老一次,可否能获得这幅新的棋盘?”

    “可以!”

    “让八子?”,李长青问道。

    “不让子!”,范西屏眉毛一瞪道。

    李长青撇撇嘴,要赢围棋国手路还远着呢!

    山中岁月悄然过,三天之后。

    燕京中科院数学研所经过精心准备,将登有李长青论文的特刊发布!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