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山中有道
    农历四月,春去夏来。

    山外的百花凋谢,而南山鲜花怒放。

    就像是两个世界,山下是人间、山上是桃花源。

    下山入世,红尘滚滚大浪滔滔。

    媒体对李长青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宣传铺天盖地。

    上山出世,青山翠竹兰花相伴。

    李长青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悠闲地读着圣贤书。

    燕京数学研究所,李秉仁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个不停。

    各部委、高校、媒体都致电,来询问李长青的真实身份。

    数学界老一辈的泰斗们亲自跑到数学研究所,要求务必找到李长青!

    “小黄啊,李长青还没有回邮件吗?”

    李秉仁前脚将泰斗们送走,后脚又接到宣传部的电话焦头烂额地道。

    “发上百份邮件,一封都没有回……。”

    黄广轩强行打起精神,有些无奈地回答道。

    “按说都上新闻联播啦,就算是山里也应该看到了!”

    李秉仁眉头深锁,费解地道。

    “主编,要不我再去盯一下?”,黄广轩道。

    “投稿没有留下有用信息,作者可能是不太愿意露面吧!”,李秉仁想着道。

    “证明哥德巴赫猜想摘下数学皇冠上的明珠,可是无上的荣耀还有人不愿意?”

    哥德巴赫猜想的论文足以让作者一飞冲天,黄广轩难以理解地道。

    “世上的高人多着呢,看淡名利的也不少!辛苦你啦,去休息吧!”

    李秉仁以前跟着华老拜访过些隐世高人,有些纠结地道。

    黄广轩离开后,李秉仁拿起电话拨打个特殊号码。

    几分钟后,手机收到条短信:谷阳县,岭下乡!

    “中江省的山区,莫非真是隐世高人?”

    李秉仁用电脑查下地址,疑惑地道。

    隐士们都喜欢清静,冒然打扰可能会引起对方反感。

    但李秉仁压力山大,实在没有办法。

    打几个私人电话后,悄悄坐上前往中江省的航班。

    省政府杨怀鸣副秘书长在机场准备好车辆,李秉仁上车后直接上高速去谷阳县。

    谷阳县县领导接到通知,但不清楚具体事情,在高速路口等候着。

    “你们谁对岭下乡比较熟?”,李秉仁直接问道。

    “谷阳县常务副县长顾存明,李教授您好!”

    顾存明经常听李长青读书身上带着浓郁的儒雅气质,站出来道。

    “顾县长,对岭下乡很熟悉?”

    李秉仁见顾存明与其他官员相比,更像一位学者亲近几分问道。

    “呵呵,一个星期总会去几趟!”,顾存明笑道。

    “顾县长公务繁忙,怎么有空经常去岭下乡?”

    李秉仁心里咯噔,预感可能接近真相问道。

    “山中有道,只要能挤出时间就去!”,顾存明道。

    “山中有道?”,李秉仁疑惑地问道。

    “岭下乡有位国学大师,在山里宣扬圣贤之dao”,县长熊怀远道。

    “咱们顾县长每天清早赶过去,比上班都积极!”,书记陈潮平道。

    “不可能啊,怎么会是国学大师呢?”

    一路风尘,李秉仁不远千里而来,却遇到位国学大师失落地道。

    “李师的书声非常有渲染力,将儒家经典讲解得深入浅出。”

    “听众们可以从中领悟修身、齐家、治国的道理,确实可以担当得起国学大师的称号!”

    顾存明从李长青的书声中领悟儒家经典的奥理,心甘情愿地对李长青执以师礼。

    “你说的李师,可是李长青?”,李秉仁听着眼前一亮道。

    “呵呵,是李长青,但估计跟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不是同一个人!”

    书记陈潮平大致清楚李秉仁等人的来意,对李秉仁笑道。

    “来之前查过啦,岭下乡姓李的不少,但叫李长青的却只有一个!”

    杨怀鸣接到任务后,就做好基础工作。

    “难道你们口中的国学大师李长青,就是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李长青?”

    李秉仁眼前一亮,不敢置信地道。

    “证明哥德巴赫猜想,却只留一个简单的名字,还真是李师的风格!”

    顾存明仔细一想,大为惊讶地道。

    岭下乡的国学大师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终结世界三大数学难题?

    书记陈潮平、县长熊怀远面面相觑,思绪一片混乱!

    “顾县长,能否带我去见李师一面?”

    李秉仁见顾存明喊李师,以为李长青是一位老者,显示尊敬道。

    “可以,但这个点李师一般在山上,可不一定能见着!”

    顾存明想起当初自己去三次才见到李长青的辛酸史,对李秉仁道。

    “没事的,只要有一丝可能性就行!”

    李秉仁皱着地眉头舒展,仿若看见黎明的曙光般。

    “李师为华夏在国际上争得荣誉,我作为谷阳县的书记,应该代表组织去慰问一下!”

    谷阳县有人证明哥德巴赫猜想,可是一笔丰功伟绩,陈潮平自然不会错过。

    “李师的事迹对谷阳县的文化教育工作有相当大的指导意义,一起去!”

    熊怀远的政治敏感度很高,跟着道。

    “行,就一起去吧!”

    李秉仁知道陈潮平、熊怀远的意图,但毕竟是人家的地盘不好拒绝。

    山路迢迢,九转十八弯。

    李家坳村委会,李建国正摆弄着自己破旧的收音机。

    突然接到通知,省委领导、燕京来的教授、县委书记、县长、副县长都在来李家坳的路上。

    李建国茫然四顾,李家坳怎么突然来这么多大人物?

    县委书记、县长还能理解,怎么连省委领导、燕京的教授都来了?

    难道说青娃的书声,都传到燕京去啦?

    李建国虽然疑惑,不过却非常镇定,继续摆弄着自己的收音机。

    当初顾存明只是教育局局长,李建国却组织大批人欢迎。

    如今省委、燕京来人,李建国反倒异常淡定,每天的读书声没有白听。

    “老李,这几位是燕京来的李教授、省委的杨秘书长……”

    顾存明跟李建国已经非常熟络,介绍道。

    “你们是来找青娃的?”,李建国瞥眼平静地问道。

    “青娃?”,李秉仁蒙圈。

    “额,李师是老李的侄子!”,顾存明尴尬地道。

    “啊,幸会幸会,我也姓李,三百年前是一家!”

    李秉仁惊讶地道,瞧着李建国年纪可能比他还小,他的侄子能有多大?

    ps:{圣贤之道(dao)”,县长},道字打成中文的话,居然会显示成圣贤之d县,有老司机可以解释下原因么?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