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妙蛙草种子
    新闻发布会暂时告一段落,李长青乘坐专车回到钟南山。

    记者们心中仍有许多疑问,有些人留下来想探寻书声中的奥秘。

    媒体的视频只能记录下李长青读书的影音,却没有浩然正气的渲染。

    视频上传到网上后,反响一般。

    振衣干仞岗,濯足万里流。

    李长青站在山峰上抖落衣服上的灰尘,于蜿蜒的小溪旁洗去脚上的污垢。

    山外弘扬圣贤之道,山中静修己心。

    李长青扛着锄头去钟南山下锄草,地里的妙蛙草长出一颗紫色的种子。

    紫色种子的边缘地带泛着一丝白色,中间就像一个花骨朵。

    李长青将地里的杂草清除后,再给妙蛙草、白菜、黄瓜等浇灌灵水。

    夕阳西下,百鸟归巢。

    山中的生活宁静安详,李长青依旧山上读着书。

    第一缕阳光透过木屋的缝隙,照射出彩色的斑斓。

    李长青支起画板,用手中毛笔描绘着山间日出时的美景。

    而李家坳小学则与往日不同,各种品牌的车将李家坳几乎挤爆!

    除谷阳县本地的居民外,一些媒体、附近县市的人都在人群之中。

    李长青照例领读,但将卖韭菜的事交给刘翠娥。

    媒体记者本想采访李长青,当清醒时却茫茫然不见踪影。

    黎善玉特意忍住没有去听李长青读书,早早地在山坡下等候。

    李长青带着准备好的妙蛙草,径直上车前往金珠药业。

    “李师,您带给我的惊讶真是太多啦!”

    “当初第一次见面,您在水果批发市场外面卖毛桃,三十块钱一斤!”

    “毛桃供不应求后,却坚持不加价。”

    “前些日子才得知您就是李家坳的国学大师,而且还是杏林妙手!”

    “不到几天时间,又爆出您证明哥德巴赫猜想!”

    黎善玉开着车,想到李长青的传奇赞叹不已。

    李长青听着只是微微一笑,不作言语。

    到金珠药业的实验室后,龚卫国的助理们见到李长青眼睛发亮。

    “李老师,能跟我合个影吗?”

    “李老师,能帮我在本子上签个名吗?”

    年轻的助理们拿着手机、纸笔兴奋地围着李长青,雀跃地说道。

    “咱们一起合张影吧!”,李长青道。

    “再好不过啦,以后就挂在实验室的正厅!”

    黎善玉认定李长青绝非池中之物,立即点头道。

    李长青站在中间,黎善玉、龚卫国分站在两边,由专业摄影师照相。

    “龚教授,准备工作做好没有?”

    插曲过后,李长青问道。

    “呵呵,就差你的一株活草了!”

    龚卫国对李长青证明哥德巴赫猜想是服气的,但仍不看好用活草来作溶剂。

    “草在黎总车上!”,李长青道。

    “我去拿!”,黎善玉道。

    “就这株草吗,学名是什么?”

    龚卫国是制药领域的专家,却第一次见到黎善玉手中抱着的草。

    “妙蛙草!”,李长青地道。

    “莫非是新发的物种,产自于哪里?”

    龚卫国在大脑中搜索一遍,疑惑地道。

    “钟南山的一株草!”,李长青道。

    “就是李师种植韭菜的山上?”,黎善玉问道。

    “嗯!”,李长青点头道。

    “但一株活草,怎么用来当溶剂呢?”,龚卫国道。

    “取一根针孔吸管来!”,李长青道。

    “给!”,龚卫国的一位助理将准备好的针孔吸管递给李长青。

    李长青接过针孔吸管,插进妙蛙草的紫色种子中。

    一种透明的未知液体,顺着针孔回溯到吸管里。

    “可以啦!”,李长青将针孔吸管交给龚卫国道。

    “啊,这就完啦?”,龚卫国拿着李长青给的针孔试管道。

    “剩下来的都只是常规工作,你们可以完成的!”,李长青道。

    “具体该怎么操作呢?”,龚卫国道。

    “溶剂提取法的原理是什么?”,李长青道。

    “每种溶质在溶剂中的溶解度不一样!”,龚卫国道。

    “将试管中的妙蛙草种子提取液,溶入到氢灯芯草酚与去氢灯芯草醛的混合物中。”

    “到入蒸馏水稀释,就可以将去氢灯芯草酚跟去氢灯芯草醛分开!”

    李长青从《神农百草经》中兑换出来的妙蛙草,是一种天然的提取剂。

    “就这么简单?”,龚卫国怀疑地道。

    “就这么简单!”,李长青笃定地道。

    “行不行,试一下就知道啦!”,黎善玉道。

    “我来操作!”,龚卫国想亲自验证。

    实验过程非常简单,龚卫国将针孔试管里的妙蛙草种子提取液滴入装有去氢灯芯草酚与去氢灯芯草醛混合物的烧杯中,再倒入蒸馏水!

    烧杯里的去氢灯芯草酚与去氢灯芯草醛,立即分成上下两层。

    龚卫国经过检测后,呆立在原地!

    钟南山上的一株活草!

    制药领域最常见的溶剂提取法!

    就解决困扰自己半年多的去氢灯芯草酚与去氢灯芯草醛问题!

    “龚教授,分离出来没有?”,黎善玉关心地问道。

    “嗯!”,龚卫国无精打采地道。

    “金珠药业的上千名员工终于可以继续过安稳的生活,感恩李师!”

    黎善玉积郁半年的一口气抒发出来,诚恳地朝李长青鞠躬致谢。

    “只是坐两次车而已!”,李长青平静地道。

    “惭愧啊,半年的薪酬回去就退给黎总!”

    龚卫国本是黎善玉请来解决去氢灯芯草酚与去氢灯芯草醛分离问题的专家,深受打击神情萎靡地道。

    “去氢灯芯草酚与去氢灯芯草醛分离本就是难题,耽误半年不能怪龚教授的!”

    黎善玉知道龚卫国已经鞠躬尽瘁,也没有将龚卫国跟李长青相比的想法。

    “以前黎总说李先生是山野高人,说实话心里是不太认可的!”

    “直到刚才知自己的可笑,向李先生道歉!”

    龚卫国一直对李长青持怀疑的态度,但现在是彻底的服了。

    “质疑是很正常的,龚教授没必要向我道歉!”

    李长青清楚自己的方法确实与众不同,而且龚卫国也没有过分的话语,避而不受道。

    年轻轻轻却不恃才傲物,龚卫国心里更加敬佩!

    此间事了,李长青再次回到钟南山时,却发现山上不太宁静!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