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莫良于眸子
    深山里的一点火光,就像是一盏指路明灯。

    在漆黑的夜里,照亮玛丽、大卫、艾伦的求生之路。

    草棚之下干柴噼里啪啦地燃烧,红色的火焰宛若灵精起舞。

    李长青抱着一卷《孟子》,苍松般站立在火堆旁朗声读着。

    “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

    “孩提之童无不知爱其亲者,及其长也,无不知敬其兄也。”

    “亲亲,仁也;敬长,义也;无他,达之天下也。”

    书中声宣扬上孝下悌是人的天性,同时又是君子仁德的根本。

    但李长青刻意没有用浩然正气,书声只是能使人心神安定。

    玛丽、大卫、艾伦听着情绪逐渐平稳下来,循着书声找到小木屋。

    灰狼的眼神中残酷的兽性渐渐地褪去,但是难以察觉。

    李长青自顾地读着《孟子》,就像没有见到玛丽、大卫、艾伦。

    灰狼站在距木屋百米之外停住脚步,静静地望着李长青。

    “李先生,我们是环球时报的记者,请救救我们!”

    艾伦神色苦楚,用蹩脚地中文地道。

    “上帝啊,总算得救了!”,玛丽悬着地心终于放下来。

    “嘿,你这里有什么工具吗?那匹该死的狼还没走!”

    大卫的中文比艾伦要强上那一些,跟李长青打招呼道。

    “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恶。”

    “胸中正则眸子了焉;胸中不正则眸子眊焉。”

    “听其言也,观其眸子,人焉瘦哉。”

    李长青淡定自若地读着,将浩然正气渲染在书声中。

    玛丽、艾伦、大卫都立即沉浸在书声里,暂时忘记灰狼的威胁。

    灰狼则前脚撑地后腿盘卧着,神情专注,犹如小学生上课听讲。

    李长青读完《孟子》的最后一句话,负手瞧着玛丽、艾伦、大卫。

    “为什么听你的读书声,总是会不自居地会入迷呢?”,玛丽疑惑地问道。

    “大概是华夏文化比较有魅力吧!”,李长青淡淡地道。

    “不不不,你这肯定是魔术!”

    艾伦明显不相信李长青的说辞,摇头道。

    “见鬼,那条狼还没走!”

    大卫知道山里孤狼极其凶残、狡诈,一直非常警惕。

    “天呐,它走过来了!”,玛丽惊慌地站起来躲到后面去。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找家伙!”,大卫对艾伦喊道。

    灰狼一步步地靠近小木屋,大卫、艾伦手里都紧紧地握长木棍。

    “嚯!不要过来,走开!”,艾伦挥舞着木棍大叫着恐吓道。

    但灰狼继续一步步地逼近小木屋,相隔只有三米的距离。

    “艾伦,看我的手势,我们一起行动!”,大卫神情严肃地对艾伦道。

    “嗯嗯!”,艾伦握住木棍的手都是汗,紧张地点头道。

    当大卫、艾伦正打算动手的时候,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灰狼竟然主动地趴在地上,低着脑袋。

    大卫、艾伦震惊德面面相觑,相互对视一眼不知道该怎么办。

    “大卫,我们还行动吗?”,艾伦问道。

    “废话,当然要行动!”

    大卫只是片刻犹豫,眼神坚定地道。

    “等一下,狼是我们华夏的二级保护动物!”

    “在没有威胁到人生安全的情况下,杀狼是触发华夏法律的!”

    李长青站在大卫前面,组织道。

    “你干什么?它是在引诱我们过去,然后发动攻击,威胁到我们的人生安全!”

    大卫很清楚孤狼阴险狡诈的性格,愤愤地道。

    李长青能感受到孤狼的眼神里没有任何恶意,在身上凝聚一层浩然正气,慢慢地走过去。

    但为保险起见,李长青将右手缩到衣袖里。

    手腕上戴着一款袖里箭,只要李长青右手按一下按钮,箭矢就会发射出去,是李长青将诸葛连弩简化后的产物。

    以李长青的身体反应速度,加上浩然正气对灰狼的影响,即便是灰狼真的发起攻击,应该也可以在受伤前将袖里箭发射出去。

    况且如《孟子》中讲述“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恶。”,人都作为一种高智商的复杂生物,尚不能掩盖住眼睛里的邪恶。

    孤狼再狡诈,还能比人更善于伪装?

    “不要过去,你不要命了吗?”

    大卫焦急地吼道,李长青可是他们上山的主要目的。

    而且李长青可是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数学家,在国际上有一定影响力。

    如果跟一群外国人在自己居住的地方出现事故,到时候很难讲清楚。

    “李先生,危险!”,玛丽担心地道。

    大卫想冲上去将李长青拦住,但又害怕激怒灰狼。

    艾伦在一旁拿着根棍子,手足无措。

    李长青蹲下身子,先将右手扣着袖里箭,搭在灰狼的背上,以防万一,然后用左手抚摸着灰狼的脑袋上的毛发。

    灰狼温顺得像一条家犬,用脑门蹭着李长青的手掌。

    “上帝啊,我看见了什么?”,艾伦惊讶得丢连手中的木棍掉了都不知道。

    “天呐,这真地是一条荒野里的孤狼吗?该不会是一条长得想狼的狗吧?”

    玛丽见李长青跟灰狼非常友爱的互动,吃惊地道。

    “难道说我们三个人,被一条狗撵着在山上到处逃跑?”,大卫竟也忍不住产生一丝怀疑。

    李长青身上的浩然正气,让孤狼觉得非常舒服温暖。

    “嗷~”,灰狼仰起头,对月长啸。

    “狼!真地是狼!他在摸一条孤狼的额头!”

    艾伦被灰狼的一声长啸吓一跳,慌张地道。

    “呼!”,大卫本能地举起木棍,提防着灰狼。

    “艾伦,赶紧用摄像机拍下来!”

    玛丽见李长青甚至在玩弄灰狼的耳朵,立即提醒艾伦道。

    “咔!”,摄像机的闪光灯短暂地照亮夜空。

    灰狼‘噌’地站起来,呲露着锋利的尖牙。

    身形就像是一张拉满的弓,随时准备攻击。

    艾伦吓得身体一颤脸色发白,差点没有站稳。

    大卫全身紧绷,马上朝孤狼举起木棍,调整防御的姿势。

    “他们不会伤害你的,坐下来!”

    李长青将浩然正气融入到说话中,向孤狼传达一种善意。

    孤狼虽然听不懂李长青的话,但是能感受到话里的善意。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