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猴儿献酒
    李长青似乎忘记身处危险的深山中,忘情地读着书。

    书声就像是在讲述一种道理,鸟雀、昆虫都停止鸣叫。

    提倡礼尚往来,有礼仪就安全,无礼仪则危险。

    不管平穷还是富贵,礼仪都是必须要学的。

    猿猴们本来性子浮躁,喜欢嬉戏、打闹。

    此时却都有序地坐着,认真地听李长青读书。

    李长青读完书后,神清气爽疲劳一扫而空,背起药框继续上路。

    白毛猴子似乎听懂刚才书声里的真意,指着一棵树‘唧唧’地乱叫。

    李长青没有在意,径直往前走着。

    “唧唧!”,白毛猴子焦急地叫着,指一下李长青,再指一下其中的一棵树。

    “额,你是让我去看下那棵树吗?”

    李长青颇为疑惑,用手指自己然后再指着那棵树笔画道。

    白毛猴子见李长青明白它的意思,惊喜地点点头。

    “难道说树上有什么东西,要送给我?”

    李长青走近白毛猴子指的树,望着直入云霄的树干想道。

    白毛猴子抓住一根树藤,一个跳跃后飞身抱住树干。

    指着树干上的一个洞,然后望着李长青。

    树洞约在离地三米高的分叉处,李长青借住树藤轻松地站稳在树上。

    在树洞里有一汪黏稠的液体,散发着浓烈的酒香。

    “猴儿酒?”

    李长青脑海里蹦出三个字,一种只出现在小说里的奇酒。

    白毛猴子指着树洞,又‘唧唧’地乱叫起来,好像在催促李长青。

    “呵呵,别急,慢慢来!”

    李长青下去一趟,拿出自己的水壶,将灵水到在树叶上,示意白毛猴子过来。

    白毛猴子过来后,端着李长青手掌上的树叶,伸出舌头舔干上面的灵水。

    喝完后提着整片叶子,想倒出更多的灵水。

    见没能倒出灵水后,便将整片叶子都吞下去,眨着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李长青。

    “水没啦!”,李长青将自己的水壶到过来给白毛猴子看。

    白毛猴子才舔着自己的嘴唇,回味灵水的滋味。

    李长青再次爬到树叉处,把水壶伸到树洞里去。

    装满一壶后,树洞里的猴儿酒所剩不多。

    水壶里的猴儿酒泛着琥珀色,犹如琼浆玉液一般。

    李长青拿起水壶浅尝一口,味道甘甜,酒劲柔和。

    浓浓的果香融入酒里浮动在唇齿之间,回味绵长。

    李长青大概清楚,白毛猴子可能从自己的书中领悟到‘礼尚往来’的道理,吃了韭菜饼后,就用猴儿酒来报答自己。

    韭菜饼换来猴儿酒,李长青心想着以后有空可以再带一些吃的给猴群。

    跟猴群辞别后,李长青再接着向第八峰发起冲击。

    一路披靳斩棘,李长青身上的衣服划出许多道口子,终于登上第八峰之巅。

    李长青站在山巅之上放眼望去,云海中雾气萦绕,宛若在人间仙境。

    浮云象白衣裳,顷刻又变得象苍狗,不断翻涌着变化成各种形状。

    一阵山风吹来,云开雾散,才露出莽莽青山。

    山峰挺峻,深壑幽秀,苍松附壁,清泉铺涧,悬径旋险,自云纵飞,怪石嶙峋,好似一幅立体山水画。

    李长青眺望远处,苍青色的起伏群山,一座叠着—座,就像是奔腾的浪潮。

    甚至有的山峰只剩一个绿点,李长青有种会当凌绝顶,一览纵山小的感觉。

    壮丽山河的气象,李长青铭记于心,用石头在石壁上刻下‘山高绝顶我为峰’七个字。

    已到下午时分,天色略微有些晦暗。

    李长青冒险从陡峭的山坡笔直而下,才堪堪在太阳落山前赶回小木屋。

    欢欢、喜喜饥肠辘辘,一天没有吃东西。

    见李长青回来后都摇摆着走过来,抱住李长青的鞋子啃起来。

    李长青将两只毛茸茸的小家伙拎起来,放在桌子上。

    架起干菜生火烧水、冲泡奶粉,扮演着奶爸的角色。

    忙完后,李长青进入文武堂练习射箭,力道、准头都提高不少。

    半夜下起大雨,噼哩叭啦地打在小木屋上。

    李长青躺在床上静静地听着雨声,呼吸着带着泥土湿气的新鲜空气。

    直到红日初升时,雨水才停歇。

    小木屋外的树林就被雨水洗刷过后,叶子翠绿欲滴焕发出动人的生命活力。

    钟南山下地里的韭菜、白菜、萝卜、辣椒、黄瓜,沾着雨水傲然挺立。

    李长青割好韭菜,去李家坳小学读书,再回到家中等待刘旭阳。

    “青子,说实话你怎么能把书读到出神入化呢?”,刘旭阳进门口问道。

    “书读百遍其意自现,诚心读书领悟其中的奥理!”,李长青平静地道。

    “这样就可以了吗?”,刘旭阳道。

    “嗯!”,李长青道。

    “算啦,你们学霸的世界,我这个学渣不懂!我们什么时候去山上,想看看比市场价贵几十倍的白菜、萝卜、辣椒、黄瓜有什么特别!”

    刘旭阳听着更加蒙圈,索性不去理会。

    “再拿几个蛇皮袋,跟我走吧!”,李长青道。

    “好的!”,刘旭阳道。

    两人翻过后山,来到小树林的入口处。

    “旭阳,要跟紧我走,否则你会迷路的!”,李长青叮嘱道。

    “青子,太小瞧我了吧!就这么个小树林,我还能迷路?”,刘旭阳道。

    “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在前面带路,我跟着你走!”,李长青微微一笑道。

    “行啊,走吧!”,刘旭阳自信满满地道。

    两人进入树林后,刘旭阳沿着弯曲的山路往前走。

    “旭阳,你要是不想掉到水坑里去的话,最好是停下来!”,李长青对刘旭阳道。

    “前面是路呀,哪有水坑?”,刘旭阳疑惑地道。

    “你身上有什么不要的东西吗?”,李长青道。

    “只要一个烟盒,里面还有两根烟……”,刘旭阳道。

    “把烟盒仍到你前面的路上去!”,李长青道。

    “咦,明明仍在路上啊,怎么凭空消失啦?”,刘旭阳疑惑地道。

    “你再往前两部有一个水坑,要是你再往前走,跟烟盒的下场出不多!”,李长青道。

    “青子,太神奇了吧!”,刘旭阳惊讶地道道。

    “一些障眼法而已,还是跟我走吧!”,李长青淡淡地道。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